为什么我们渴望爱情?


文/陈雪

"为什么我们渴望爱情,又害怕受伤?"

二十几岁时,心里像有一团火,这火莫名燃烧,使她坐立不安,她开始懂得恋爱,却不知道如何在关系里感到自在,那时的爱情,总是大火燎原似地,让人眼瞎目盲。

她曾爱着一个人,他是那么有魅力,男女老少,都围绕在他身旁,对于他的追求,她感到荣幸也觉得不安,但依然很快就陷落了。在他身旁,什么事都显得新鲜有趣,他是那么无拘无束,天地任他翱翔,可是她越爱越累,因为他越自由,她就越不安,只要他不在眼前,她就觉得惶恐,他会不会在其他地方,也爱着其他人?这份没来由的猜疑,让她自己受伤,也他感到拘束。

爱是什么呢?她问他。

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快乐。他说。

可是让你快乐的事,会让我痛苦,怎么办?她说。

什么事让你痛苦?他问。

你太自由了,让我不安。好像只有我也不够,好像什么人都可以让你快乐。她说。

你为什么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又问。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为什么我爱着你,却无法相信你?

后来证明她的预感是对的。他果然与其他人有所暧昧。

可是谁又知道,是不是她的预感将他推拒于外,是不是她的猜疑,使她变得不再可爱,当恋爱渗入了猜疑,一切都变质了。

 

她结束与他的关系,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五岁。

她想着,是不是不要去爱,就不会受伤。

可是心里有一团火,她是那么渴望爱情,那么渴望有一段美好的关系,她渴望她爱的人也爱她,如她爱他那样爱自己,她渴望得心都痛了。

爱情是什么呢?是不是爱得比较深的那个人,注定会受到伤害?

后来她遇见了一个人,一个比较老实木讷的人,心想,这样的人安全,不会招蜂引蝶。

与老实的他在一起,日子也变得老实了,她心里的火还是噗噗燃烧着,感觉他无法体会,她成为了被爱得比较多的人,为什么也没有变得更快乐?与他在一起,她感受不到自己是一个正在恋爱的人,她觉得心虚,就加倍对他好,可是她越是对他好,越觉得自己心里有愧疚,好像她知道爱情是什么,却故意给他别的东西。他没有追究,甚至对于他们的关系有点陶醉,“如果可以这样跟你一辈子,一定很幸福。”他说。她对于他竟是这么满足,感到惊恐,好像自己只要存在那儿,他就觉得开心,好像这段恋爱只有他一个人在爱,自己是被排除在外的。

好友说她不知足,有个老实的人痴心地爱着,到底有什么不好?

“你到底在追求什么?”友问她。

“我想要一段两个人都在爱里的关系。”她说。她知道自己很任性,她的想法对他不公平,可是爱竟是这么奇怪的事,你越是努力,越表现不了。深夜里,她问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到不满意?她仔细想了想,发现不是他的问题,一开始,她就没有在恋爱的感觉里,她只是找了一个爱她的人,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受伤。原来当你被爱时,如果你自己并不沉醉其中,你也感受不到快乐。

要离开一个爱你的人并不容易,但当你发现这样做对彼此都好,似乎就可以做到。

他对她说,你不是不会爱人,是你太害怕受伤了。

他们说好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


她去了一趟国内旅行,搭很远的火车,走很险的山路,磨破了脚跟,在旅途中她遇见一些人,大家都很年轻,都跟她一样在寻觅自己。她走着走着,发现心里那团火好像并不是爱欲,而是更根本的什么,她想起了年少时光,父母离异,争执着问她要跟谁,吵得涕泪纵横。她想起父母后来分别再婚,都有了各自的孩子,她有两个家,却也像是没有家的人。她心里的一团火,是对拥有自己的家庭的想象。

她渴望爱情,因为她以为那样,就会拥有不会失去的爱。

该想的事情还有很多,往事像潮水那样涌现,有时她走着走着,会突然哭起来。她继续走着,换掉了一双鞋,往事渐渐清晰了起来,与家人的疏远,也是自己惧怕的缘故,她总以为父母亲爱着后来生的孩子多一点,她总认为自己是那个家庭里不受欢迎的人,她一但害怕什么,她转身就逃。

旅途上有人对她示好,同行一段,她以为自己很快又会陷入新恋情,但她发现并没有,她想要跟人交朋友,原来友谊也是她生命缺少的,因为惧怕失落,学生时代她也没有太多朋友,所谓的姊妹淘,也就那一人而已。

回到生活里,恢复工作,他来找她了。

问她一切好吗?旅途上遇见了什么人?

他们在一家吃茶店里,她给他看照片,自己晒得好黑,没有化妆的脸,都是他没看过的样子,他说,“你那样好美,看起来好像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她静静看他,好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似地,她不再努力要对他好,没有谁爱谁多的包袱,她感觉自己可以坦然面对他,他是木讷了些,却也没有她想象中乏味,他对她总是真诚的,没有因为想要讨好或求和,而显露出逢迎。

她继续说着旅程上思考的一切,他问她老家在哪,要她说说童年。他们谈了很久,该流泪的地方她就流泪,生气的时候就生气,她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无法在他面前感到自在,而现在可以了。

“因为已经失去的,不会再伤害到你。”他说。木讷的他,其实是睿智的,她这才想到,因为她不再那么渴望爱情了,她心里的火,不再烧得她疼痛不堪。

把所有话都说完后,她感觉到无比的轻松,她挽着他的手离开那家店,好像这才是第一次的约会,她没有问他还爱不爱她,而是自己心里感觉到一股久违的,陌生的,甚至是初次品尝到的感情,单纯去喜欢一个人,想要对他说话,想要他一起行走,去某个地方,不去想着谁更爱谁,谁会伤害谁,那些恐怖的前提。

“我现在大概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了。”她说。“是一种无畏而可以一起前行的感觉。”

他牵着她的手过马路,她心里又想着另一句话等会一定要告诉他,“原来是要把心事掏空了,才有办法装进另一个人。”

责任编辑:崔智皓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编辑部微信:oneapp2020。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作者


陈雪
陈雪  
作家
关注

相关推荐


阅读
无花果丝
文 / 吕默
阅读
泡面男爵
文 / 王若虚
阅读
贾超人
文 / 章一龄

评论内容


Christmas
这种文章真的很空洞没逻辑,既没有叙事文章的紧凑剧情扣人心弦,也没有干货文章的引人深思,总有种无病呻吟的感觉
南珂
当我们知道了爱的难度,或者知道了爱的限度,我们就谈论友谊。 当我们知道了友谊的难度,或者知道了友谊的限度,我们就谈论孤独。 当然,谈论孤独仍然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29号站台
昨天晚上,刚和前男友分手,因为不安感害怕失去。我的家庭也如文章所说,父母离婚,再婚,而我从小就缺乏安全感,所以在一段亲密关系里总是因为害怕失去变成胆小鬼,变得脾气很差甚至无理取闹。 昨夜和母亲谈话,她告诉我没什么感情是万无一失的,你要做到的大概是既要满足爱情里带给你的快乐同时要承担它给你带来的风险。 我想我还不可以做到,所以中止了。其实经历了一两次恋爱之后,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变勇敢但是从小自卑敏感的情绪围绕我,所以变得唯唯诺诺,缺乏勇气。如果遇到下一次的恋情,请给予我继续前行的勇气吧。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