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猫


文/大王outsider

1.

我家小区物业楼这里有块布告栏,那是用来贴各种公告的牌子,上面有很多花花绿绿的纸被撕掉留下的痕迹,新的布告一层层贴在旧的痕迹上面。上面都是什么灭害虫的、停水的、社区服务之类的内容,也有一些找保洁阿姨和外语学习互助之类的小广告。

在布告栏的右下角,我看到一张小广告,用的不是普通的彩色A4纸而是一张米灰色的卡片,明信片的大小,上面用墨绿色的钢笔手写着:本人即将长期出差,急寻爱心人士有偿喂猫,非诚勿扰。还有一个微信号:LI-ZHUN1212。 

真有意思,自己出差不把猫寄养到宠物店也可以托付给朋友吧,难道这个人是没有朋友的人吗?我暗自猜测着。很久没看到手写体了,现在人们都是用打印的,字写得这么好看的并不常见。我试图拼出微信的名字:李准。1212大概是生日。 

一整天这个微信号一直在脑子里重播,失业已经5个月的我要是能找一份临时的工作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况且还在自己家小区里。终于我点开微信输入这个名字,头像是一个人投在地上的影子。我在申请栏里填上“喂猫”。通过以后我看他的朋友圈,他是三天可见的朋友圈,里面空空如也。 

“你好,我看到你的广告要找人喂猫。”

“是的,从10月20号到12月8号期间我不在国内,需要找一个人帮忙每天喂我的猫。”

“我就住在这个小区3栋802,我叫陈诩。你是几栋?你有什么要求吗?”

“我是1栋2301的业主,我叫李准。要求要有养猫的经验,每天定时去我家需要拍小视频给我。”

我暗暗得意猜对了他的名字。

“那么酬劳是……”

“每天100,等我回来一次付清。”

“什么时候面试?”

“不用了,你电话号码和身份证拍照发给我,回头我把家里密码给你你直接去。我的猫叫小卷,很温顺。”

真是个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态。我暗自想着。

但是他是业主,又是我去他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一天只要去一趟这个薪水也不低了。


2.

到了那天,我约了同学芝芝陪我一起去。 

这是个大户型的房子,目测超过200平方。挺干净的一间房子,房子空荡荡的除了黑色的真皮沙发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浅色的实木地板,贴着芥末绿色的墙纸。客厅的一面墙前面放着的一架立式钢琴看起来有点年份了,芝芝走过去打开琴盖用右手食指敲了几个琴键。钢琴发出清脆但又温润的声音。

“这琴好像挺贵。”

“你别乱动。”我小声制止她的鲁莽。 

另一面墙是整面的书架。芝芝走过去扫了一眼说:“这家主人品味可以啊,都看得挺大部头的书。” 

“猫呢?”

我们四下找猫,不见踪影,可能是害怕陌生人于是躲了起来。3个房间的门都锁着,角落里放着2大袋猫粮,一整箱的猫罐头还有2个小白瓷盆应该就是那只叫小卷的猫的食盆了。 

我在其中一个碗里倒上猫粮,另一个盆里倒上清水,我轻轻喊着:“小卷,来吃饭哦。”

我看到窗帘那边有动静,过去掀开看到缩在角落里的一只黑色小猫,耳朵别到脑袋后面,显然是因为紧张。它的额头中间有一小撮微微卷曲的白色的毛,看起来有点滑稽。我把它抱到食盆旁,轻轻抚摸着它的背,打开微信给它的主人拍了一个小视频。

他回复了一个谢谢加一个微笑的表情。这一天我的工作就完成了。 

第二天,我在同样的时间去到他家,黑乎乎一团的小卷已经蹲在门口等我。

“你好呀,小卷,又见面咯。”

小卷喵了一声跟我打招呼。 

跟昨天一样给小卷弄好食物,我走进洗手间帮它清扫猫厕所。洗脸台上除了一个白色的肥皂盒之外还有一瓶我不认识牌子的外国香水。打开瓶子按了一下,空气里瞬间充斥着雪松和檀香的味道,显然是男士的香水。打开镜柜,里面马着整整齐齐的二十块相同牌子的香皂,也是雪松的味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次我拍了小卷吃饭和清理后的猫厕所的视频发给他。他回复过来让我每隔一天给小卷加一个罐头。看小卷吃完饭,我打开客厅的玻璃门给房子透气,外面的阳台上挂着一件男士的白衬衫,纯棉的,还很新,洗得雪白,风吹过来衣架一晃一晃,我怕衣服被风吹跑就把衣服收下来,叠好。叠的时候发现这件衬衫的面料有一道道斜织的暗纹,摸上去很舒服,袖口有LZ的英文缩写字母刺绣。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在同样的时间去喂猫,有时候会在他的书架上拿一本书躺在沙发上看一会儿。小卷跟我熟络了,依偎在我怀里陪我看书,肚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有一天,我从书架上找到一本旧版的《施特劳斯传》,翻开的时候,有一页纸飘落在地板上。捡起一看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双修长的手在黑白分明的钢琴键上弹奏的样子。翻到背面,有墨绿色钢笔墨水写的字——于维也纳。我认出笔迹跟之前我看到的卡片上是一样的。 

那么,他有可能是钢琴师或者是音乐家。我细细端详着照片里的那双手,看起来像白鸽的翅膀,温柔却有力量,那样的手既能弹奏优美的乐曲,又写得一手好字。我忽然对主人的脸开始感到好奇。房子里没有照片,也没有画像之类的东西。 

我在厨房的柜子里发现2瓶红酒,还有2个水晶杯。用手指一弹杯子,发出清扬的声响,并且有悠长的余音,是一对好杯子。 

小卷跟我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它会在我走路的时候抱我的腿,我只要蹲下来就会站起来要我抱,就连上厕所也蹲在旁边看。 

我每天把拍的一段小卷的视频发给李准,他都很有礼貌的说感谢。有一次的视频拍的是小卷趴在我身上,我摸着小卷的卷毛,那个人回复:“真可爱,你们。”

就在那一刻,我感到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脸微微发烫。 

我试图多了解他一点,问他:“小卷这么可爱,为什么你不找朋友或者亲戚帮你喂猫呢?”

“我不喜欢麻烦别人。”

“你就这么放心我来喂它?”

“我相信缘分。”

 

3.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我每天去他家陪他的猫和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中流逝。很快就要到李准回来的时间。我对他家已经很熟悉,我翻过他书架上的每一本书,他喜欢西方古典文学,看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对佛教和哲学感兴趣,偶尔也会看侦探小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给他寄的明信片,他当做书签夹在书里。他可能有一点洁癖,每一本书都很干净,没有折页和卷边,就算是很早版本的书也保存得很好。 

在他回来的前一天,我决定打扫一下房间以显示我的教养,我把地上的猫毛拖干净,用软布擦拭钢琴,把那件叠好的白衬衫放在琴箱上。做完清洁,我坐在地板上看着小卷发呆,临走的时候把拖鞋摆整齐,并把整个环境都拍成视频发给他。 

一会儿,对话框里他回复:“给你带了礼物,回来给你。” 

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好像要跳出胸口。我在期待什么?简直疯了,虽然对李准已经有一个轮廓的了解,但事实上我们连认识都算不上。我不禁在心里嘲笑起自己来。 

我们的约定是到12月8日,所以在最后一天我干完所有的工作以后关上他家的门,很深地看了一眼门牌然后给他发了一张他家门口的照片。

这一次,一直到晚上10点他才回复消息过来:“一直在飞机上,到了。这段时间感谢你的帮助。”

还收到了他转过来的一笔钱,比我们约定的薪水更多了一点,凑了个整数。 

第三天,也就是12月12号,我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跟我看到他家洗手间里那瓶香水同样瓶子的一瓶玫瑰味的香水,很纯粹的玫瑰味,还有一张手写的卡片,上面用黑色墨水写着

“感谢生命中的天使。——李准”。 

我简直要昏过去,一整天都在玫瑰的味道里晕晕乎乎的,走路像踩在云朵里。我想起了那天可能是他的生日,但我没有办法确认,一直到过了12点终于还是没有发祝福的消息过去。 

我长得不算特别漂亮,皮肤算白但是鼻子周围有一些天生的雀斑。身材匀称但是属于江南女子常见的扁平身材,没有那种热辣的风情。过肩的头发没有染色,就是原本的黑色,常常会用一根黑色皮筋在后脑勺扎一根松松的发髻。看起来有点寡淡,总之算不上大美女。28岁了只谈过2次恋爱,一次是在大学里跟同系的学长,他是广播社的,声音很迷人,我们每天都在操场上散步,他还会弹吉他,但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家乡的公务员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次恋爱是工作以后通过同事认识的人,跟我一样长相平凡,他对我很好,走路会牵着我的手,过生日的时候带我去旋转餐厅吃饭,送我电视机,但不会送花,他说那不实用太俗气。他总是说:“过日子还是实在点好。”有一次跟他去看话剧他旁边睡着了,微微地发出鼾声,我把他推醒,他挠挠头跟我道了一整晚的歉。我的好朋友芝芝说他是个老实的男人,可以嫁。 

就在我发现眼角第一丝皱纹的时候,我决定把自己托付给这个男人。可是去年在我公司裁员的时候,我被排在了名单里,我在家待业时,收到了他一个要好的女同事的消息,那个女的说她怀孕了,让我成全他们。我没有回复那条消息只是把那个女的微信拉黑。然后给他打电话说:“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

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也没办法。小诩,我对不住你,我是个混蛋……”

我默默地听他说着,其实也听不清楚他究竟说些什么,后来好像听到他在电话那头抽抽搭搭的哭。

我挂了电话,给妈妈发了个消息:“妈,婚不结了。”

我把他的东西打包好发快递到他公司然后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不过他也没有来找过我,可能被车撞死了也不一定。

从那以后,我不太愿意见人,也不想找工作,除了父母和芝芝以外几乎不跟别人来往。

 

4.

李准再也没有给我发过消息。我有时候会打开他的微信,他始终不曾发过动态,我对着他的头像觉得心里有点失落。 

之后,我每天早晚都花很长时间手握手机在小区里散步。路过李准楼下的时候,我总是有想上去看看的冲动,但是我不是18岁荷尔蒙冲动的小女孩了,我不想看到他一脸错愕开门,那会让我十分的难堪。 

散步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个30多岁的男人也在散步,穿着黑色的毛衣,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呢子外套。瘦长的脸型,一点点的胡茬。他戴着一副黑色的框架眼镜,头上总是戴着一副全包的耳机听着什么。我注意到他的手指纤长,像一只白鸽的翅膀。他总是很投入地在听耳机里的内容,几次相遇都没看到我,哪怕是我尾随在他身后也没有发现。我几乎能确认是他,他长得真好看,有一双忧郁的眼睛和坚毅的鼻梁。 

他身上的味道,是我在他家闻到的那瓶香水的味道。

是他,我感觉就是他。 

有一天,我故意绕到他前面,跟他迎面走过,他终于看到我了,朝我微微点点头,我觉得他似乎认出了我,我几乎能听到心脏怦怦怦跳动的声音,喉咙发紧,连一口口水也吞不下去。我走过他的身边刚好一阵风吹来,于是我没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我差一点就喊出他的名字,但是我忍住了,这简直太疯狂了,我可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个疯子。 

要是他能认出我就好了,可他也没有给我发消息,他为什不给我发消息呢?他是不是故意不跟我相认,因为我实在太平凡吗?可是做一般朋友的话也不用想那么多吧,大家都是邻居也可以来往的吧,我还能偶尔去看看小卷。 

对,小卷,我好久没见到小卷了,不知道它怎么样了,我看我还是买一点零食去看看它吧,这样去敲门也不会觉得太冒昧,毕竟我看管了它这么久想念它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5.

在做了2天的心理建设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向李准家那栋楼。我穿着我质感最好的那件米色风衣,穿了一双擦的锃亮的黑色短靴,脖子上戴着妈妈送我的珍珠项链,头发散落在肩上,发着柔和的光。我用一个白色的纸袋装着从小区门口宠物店买的鱼片等零食,还在袋子上系了一个肉粉色的蝴蝶结。 

我笔挺地站在一楼里等电梯,等待的时候从电梯厅的门上看到自己,虽然不算是特别亮眼的美人但看起来气质怡人。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 

忽然我闻到一阵雪松和檀香混合的味道飘过来,有个人站在我身后一同等着电梯,我克制住激动的心情抬起头假装看着头顶电梯的数字,小心地瞄了一眼电梯厅门上印出的那个人。 

不不不,不是他,我不自觉地用手拍了拍胸口,嘘出一口气。那是一个看起来年纪有50岁左右的大叔,头发稀少露出头皮,脸颊上的肉有点往下垂,他的两只手交叉握着搭在他微微向前突出的肚子上。 

电梯到了,我和那位大叔进入电梯,我跟他几乎同时伸出手去按电梯的楼层按钮。他比我稍微快了0.1秒,他按在了23楼,差一点我就按在了他的手指头上。就在我收回手指的刹那之间,我注意到他露出的衬衫袖口上有斜条的暗纹,上面绣着两个大写字母:LZ

我那收回的手指迅速按了5楼的按钮,然后一直低着头,就在电梯停住开门的那一秒,我奔出电梯用最快的速度跑向楼梯间。

在楼梯间昏暗的灯光下,我大口地呼吸,像一只搁浅在海岸上无法动弹的鲸鱼。

责任编辑:专三千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作者


大王outsider
大王outsider  
情绪摄影师,被文字感召的创作新人。
关注

相关推荐


阅读
姑姑
文 / 小林
阅读
缝隙
文 / 宁不为

评论内容


泡面先生
期待是让人感觉很可怕的东西,越是美好结果就越是令人失望
Lune
这么高雅的品行,如果能配上好看的皮囊可能就完美了吧。不过世界上可没有完美的人。
Hlove
我们总活在自己的臆想里, 我想起之前的网恋,照片中他的手指搭在金毛的脖颈,阳光打下来,显得骨骼分明格外好看。 我一直以为他会是个特别帅的小哥哥,脑海里不知道给他画了多少次肖像画,林志颖的眼睛,吴奇隆的鼻子,苏有朋的耳朵等等。 等到后来足够熟络然后开了视频。。。 很瘦,头发有些长,而且很凌乱,鼻子有些塌,眼睛也小小的一条,于是毫不夸张的。我第二天就跟他说了分手并拉黑。 哈哈哈,想来还是想笑,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活在自己设定的框架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