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刚发的刚发的问道

“老实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孙振宇说

我在收到这个问题时,问题后面有备注说可以聊聊“老实人这个词背后的歧视”,我先是感到奇怪,然后是无奈——“老实人”这个词为什么要被歧视呢?

这个疑惑,我最早是听到我的一位老师提出的,他曾在课堂上讲过类似的话,他说:“现在这个年代,为什么连老实人都是骂人的话?”

彼时在课堂上的我被流行话语影响,也贼兮兮地以为“老实人”在当今已是个嘲讽人的贬义词,傻瓜才心甘情愿做老实人,直到听到老师那句话,我才醍醐灌顶,仿佛受到了某种古典的反拨。

先说老实人是什么样的,词典的解释,无非是“朴素”“善良”“诚实”“安分守己”,这是老生常谈了,而我有个更直观些的形容,那就是只要你回想自己的小时候就明白了——每个人曾经都是老实人,因为每个人都当过孩子,孩子就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老实人。一个大人老实,或是因为他被保护得很好,或是因为他内心坚韧,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还记得和保有自己孩子时的经验,记得自己童年时是以怎样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的。

 

那是什么让原本都是老实人的我们不再老实了呢?也以孩子的角度切入好了。我常见一群大人围攻一个孩子,把他当公共的玩具,对他调侃道:“你妈妈不要你了。”孩子没有大人这么机灵,他们老实,会下意识地据理力争:“妈妈要我,她对我很好。”那群“幽默”大人就又会得寸进尺:“但是你看她都不给你买玩具,她是不是不喜欢你,真的不要你了。”

在那个瞬间,孩子哑口无言,觉得自己孤独极了。我以为,用此刻相对的智力差距降维打击一个孩子,恐怕就是那些大人人生里为数不多的优越时刻。

那些大人一开始便是这样吗?未必。只是他们小时也被如此对待过,长大了就不自觉地对孩子施以欺负的传统罢了。欺负的传统,又何止于此呢?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不同事件里,我们都曾做过那个孤独的孩子,先是老实地处世,受伤后才醒悟,哦,原来不老实才能让我过得更好,于是社会变成了不是比谁更老实,而是比谁更不老实。是的,我们从小在丛林环境里浸润太久,被欺负得太多,知道被欺负的不堪和危险,也明白欺负人的爽快和安全,许多人就如这般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把老实人当作压抑生活里的沙袋,要把怕硬时受的气在欺软时发泄出来,也爱从高底线的老实人身上榨取出自己低底线的福利,并美其名曰“生存法则”。

老师的那句话让我反省和思考,为什么“老实”——一个在我们父辈看来如此美好的形容词——到了我们这一代,却突然化褒为贬,发生了词义的异变。我不想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么严重的词来解释,但的确,比起从前,在今天的社会意识里,在每个人内心深处,总是相信谋略多于规则、相信伪饰多于诚恳、相信精明多于老实、相信有用的利益多于“无用”的道德。在这样的环境里,老实人当然和笨拙、懦弱、不知变通所挂钩,也当然被歧视。

但不该这样的。污名老实,只会让你甚至也让整个社会错过真正的好人。《小王子》里说:“真正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对人,要见迹见心,我见过很多讷于言,心地却朴实善良的人被误解和漠视,被施以死板、愚蠢、无趣的讥刺。而很多所谓灵活精明的人,反而是虚伪、功利、自私的。我见过那些被欺负的老实人,即便人情上笨拙些,但都很真诚。而那些城府深的人善于藏敛自我,喜欢用自以为高深的优渥嘲弄老实人发乎本能的恳切,他们一边剥削老实人的不设防,还一边把这种不设防当作笑料,以突出自己的老道来。你老道什么呢?你就是坏。

 

老实人是什么样子?我想,老实人就是我们本来的样子,也是我们应该的样子,是父母或老师教给我们真善美我们就真的去坚信和践行真善美的样子。是有笑泪的畅快、有爱恨的真挚、有喜怒的纯粹;也有不厚黑的简白、不城府的平坦、不勾心的相连;更有不被利害所负累的赤诚、不为得失所牵绊的信念、不由损益所左右的原则。老实人应该是这个社会的模范,是所有人的心向往之。

我们总对常常作恶的人宽容和忍让,却又总歪曲那些压抑到极点而爆发的老实人,洋洋得意地表现自己的看透姿态:“我早看出来他其实也不老实,什么老实人,都是装的。”当我们把温和预置为虚伪,那这个世界就真的只剩虚伪,而不再有温和。我们应该问的,并不是为什么老实人都是假的,而是到底是什么毁灭了那些真的老实人;我们应该警醒的,并不是老实人也许都是“潜在的坏人”,而是这个社会为什么容不下明显的好人;我们应该反省的,不是我们为什么没在某个时刻防备住暴起的老实人,而是我们为什么在无数日常里总是压迫和贬低平和的老实人。

 

我想,只有我们不再认为“老实”是一种缺陷或一种劣势,而真正认同、尊重、善待和赞美老实,自己也身体力行地去做老实人,我们才能还老实人以原本的样子,这个词才不会被扭曲。今天,当“聪明人”越来越多,老实人在我看来就越发可贵,他们负担着吃亏的成本,坚守着孩子的本心,他们捍卫着人类应该的样子,他们更值得被保护、被爱。

今天,当话语权被“聪明人”们掠夺和垄断,老实人因为太善良而被他们随意揉捏践踏时,我愿意永远帮老实人说话,我愿意永远站在老实人这边。

责任编辑:讷讷 onewenti@wufazhuce.com

编辑部微信:oneapp2020。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回答者


孙振宇
孙振宇  @孙大棒goku
青年作者,公众号:宇宙酒

相关推荐


问答
告白的意义是什么?
问答
“水逆”是真的吗?
点击可下载ONE一个app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