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再难寻回儿时的快乐?


六六问道

为什么我们再难寻回儿时的快乐?

吕白说

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

1

某天同事买了一排AD钙奶,看到她撕开包装,拿出吸管喝奶的时候,我想起自己上幼儿园的时候,会因为喝上了一排AD钙奶而开心很久。

现在年纪大了,开心的事却越来越少了,就越来越怀念以前。

10岁:数学天才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是我学习成绩最好的时候,我在班内排第25名。当时学完数学课本的一个章节以后,有一道附加题:有若干只鸡和兔子,它们共有88个头,244只脚,问鸡和兔子各有多少只。

老师说,学习好的同学可以尝试做一下这道题,不强求大家都做。当时我就感觉老师在暗示我:你做,你赶紧做,你马上给我做。

那天,我中午没去吃饭,晚上也没吃饭,回到家里,做梦都梦见食物。后来算了一个星期,算了一整本A4规格的50页的本子,终于算出来了。

算出来那天,我们正上着语文课,语文老师在台上萎靡不振地讲,我同桌在台下昏昏欲睡。我大吼一声,把马上要睡着的同桌和上了年纪的语文老师都吓了一跳。

语文老师把我拎到讲台上,拿着小竹竿敲我的手。他打我,我笑着。

大家都以为我是傻子,被人打还笑。我说他们“白天不懂夜的黑”,他们根本就不懂数学带给我的乐趣。

2

14岁:校花杀手

初二那年,手机还不普及。

我特别欣赏学校的校花,有一天放学后,我和哥们儿一起走,正好遇见在门口等车的校花。

哥们儿跟我打赌说,你一定不敢要她的联系方式。我就受刺激了:不敢?我能不敢?我怎么会不敢?

两分钟后,我向校花走去。因为过度紧张,肌肉僵硬,走起路来都顺拐了。

走到校花身后,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哥们儿就喊了一句:“刘梦琪,你后面的同学想要你的联系方式!”校花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的脸瞬间就红了。

“那个……你可以……给我吗?”

说完这句话,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立刻低下头,怕听见她拒绝我的话。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大概20秒之后,她很温柔地说了一串数字。我抬起头来问她:“你能再说一遍吗?我刚才太激动,没记住……”

校花一下就笑了,她说我真可爱,然后就拿出带着兔耳朵的签字笔,在我手上写下了她的QQ号。

我很想快点加她为QQ好友,那天我骑着自行车连闯4个红灯,原本回家要花10分钟,结果我只用了3分钟。回到家,我打开电脑,让我引以为傲的40秒的开机时间就像一万年那么长。

开机,上网,找到桌面上那个“企鹅”图标,疯狂点击。登录之后,我一伸手,才发现她写在我手里的QQ号已经有一个数字看不清了。我打开添加好友的界面,把中间缺少的那个数字从0到9都试了一遍。

最后,我看到一个兔子耳朵的头像,又想到她拿的那支签字笔,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她。我点了添加好友的按钮,心里很忐忑。10分钟后,电脑中传来咳嗽的声音,屏幕右下角有一个白色的小喇叭在闪烁,她通过了我的好友添加申请。

我问她:在吗?你是刘梦琪吗?

过了1分钟,她说:是。

我开心地在屋里跳了起来,然后就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第二天,哥们儿问我和校花怎么样了,我得意地跟他炫耀了一番。

16岁:iPhone[1]“土豪”

高一那年,iPhone 4横空出世,成为“土豪”的象征。谁拥有了iPhone 4,谁就是班里最有钱的人。

为了拥有这个“土豪”的象征,我求了我妈近两个月,最后以期末班级排名进步40多个名次和一个月不玩游戏为条件,争取到了我妈的同意。

买来手机那天,我把手机盒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蹲在地上,一点点撕掉塑料包装纸。

我拿出手机,笑容映在了屏幕上。

装上电话卡,开机,第一件事就是下载QQ,然后赶紧发了一条空间动态:iPhone 4也没有你们说的那样好啊!配图是iPhone 4的盒子。

当时,我每天要发10条空间动态,没事就跟朋友聊天,让他们看看我的QQ状态是iPhone在线。甚至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用电脑登录QQ了,因为用电脑登录以后,就不显示iPhone在线了。

那段被iPhone“覆盖”的岁月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4

18岁:人在塔在

高三那年,《英雄联盟》游戏在国内非常火爆,我们班和另一个班比赛,约定输的班级要在学校的百度贴吧里开个帖子,说自己班里玩《英雄联盟》的都是傻子。

我们打比赛那天,一开始,双方势均力敌,人头和推的塔[2]的数量都差不多。

到了40分钟的时候,双方还处于胶着状态。45分钟的时候,我们队伍的ADC[3]去带线[4],被对面的刺客和打野[5]盯上了,我赶紧过去拖住他们,ADC跑了,我也“死”了。

对手看到我们这边已经有一个人“死”了,立刻开团,5人打4人,直接把我们队“团灭”。

他们带着兵线推到了高地,有千军万马,而我一人在塔下。

我把鞋和所有的攻击装备全卖了,买了5个狂徒和1个反甲。[6]我自己站在塔前,凭着7000的血槽,11.0的回血速度,还是架不住他们5个人轮番轰炸。快“死”的时候,我在所有人的聊天框里大喊:人在塔在!

我“死”了的时候,4个队友都在水晶旁边复活,漫天的技能飞向对面,“团灭”了对方。

“Aced!”[7]浑厚的女声快要跳出耳机,大家一鼓作气推倒了水晶。

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去学校西门的烧烤摊庆祝,我兴奋地站起来大喊:

为了21班的荣誉,

我将带头冲锋!

愿意为您效劳!

德玛西亚万岁!

国王万岁!

邪恶祸殃!

人在塔在!

别怕,我来啦!

我可以成为一个热血的傻子,没头没脑地燃烧自己!那时候真的很开心。

5

20岁:年少有为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豪情万丈,想当一个像推特创始人伊万·威廉姆斯那样的传媒人。

大二那年,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开了一家传媒公司,拿着自己好不容易赚的2万块钱往里砸,做了3个月,团队前后花了差不多20万,终于做出规模了,公司的业务覆盖了全国70多所大学,微信公众号有了80多万粉丝。

紧接着,我们接了一些广告,公司慢慢有了盈利,我们从居民楼搬到济南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世贸广场。

公司达到了一定规模后,CEO就开始跟大家签股权合同。轮到我的时候,我说大家都这么熟了,用不着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了吧。后来我们拿到了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的500万元天使投资,签完投资意向合同那天,我傻眼了:本来应该给我的10%的股份变成了3%。

我质问CEO,他说我没有任何合同或者协议可以证明自己的股份是10%。那时候,我从来没想到信任可以这么廉价。

一气之下,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座位上,我想起来之前COO[8]在办公室说我太单纯,社会不像我想得那样简单,人与人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关系。

从那之后,我开始和COO站成一队,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部分。后来,我跟着COO,不仅拿回了自己的部分,甚至还拿到了更多。但我当时还是不开心,因为我根本不满足,还想要更多,欲望变得越来越大。

那时候,我开始被欲望支配,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6

21岁:北漂失败

后来,公司因为派系斗争近乎倒闭,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开始了北漂生活。

看到自己觉得好看的电影,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曲,写出一篇满意的文章,吃到一次味道超出预期的外卖,我都会很开心,但这种开心转瞬即逝,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持久。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要划着一艘小船,在一片叫不开心的大海里找一座叫开心的岛屿。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边人的期待、过来人的教导让我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大,要求也越来越高,我过得越来越不满足,开心这种情绪的沸点值变得越来越高。

我再也不会因为喝上一排AD钙奶,就开心一整个下午了。

我再也不会因为做出一道题,就激动得拍桌子向同桌炫耀了。

我再也不会因为我喜欢的女孩回了一条消息,就手舞足蹈了。

我再也不会因为用iPhone手机,就到处找人聊天,让对方知道我用的是iPhone手机了。

我再也不会因为赢了一场游戏,就笑得像个傻子,没头没脑地燃烧自己了。

有人说,这就是成长啊,这说明你成熟了,长大了,你可以做大事了。

难道我很想成熟?想长大?想每天都不开心?

后来,我看到了一段话:

我慢慢明白了为什么我不快乐,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吃饭游泳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对人好期待它回应也好,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它被关注被安慰,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长舒一口气。如果没有实现呢?自怨自艾。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小时候不期待结果,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

思维落地:让生活慢下来,收获快乐

如果一曲交响乐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节奏,听下来可能会心悸,所以乐曲讲究节奏和韵律,在快慢之间取得平衡,给大家带来美妙的享受。生活也可以加入节奏感。

哈佛大学教授李欧梵就是这么认为的,他说我们应该从一味求快的心理惯性中跳出来,让生活变得更有节奏感,也就是“有快有慢”才好。比如,他每天会抽出一些时间,与自己对话,听自己的声音,这样可以让自己不随波逐流。同样,你也可以像我一样,记录下生活中微小的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快乐会越来越难以获得,但是时常回顾那些记录,你的心就能长久地保持柔软,从而拥有获得快乐的能力。

你还可以给自己营造舒适的氛围,在此给出几条建议供大家参考。

1.找一个星期日,坐在僻静公园的长凳上。

2.躺在星空下的吊床里。

3.无目的地散步。

4.点上熏香,洗澡。

5.在阳光很好的日子里打开笔记本。

随时让自己快乐起来的能力,也就是保持天真的能力,会在大多数人身上一点点消失,你无法刻意留住它,也无法伪装。天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你很小的时候就拥有这种能力了。而现在,希望你找回这难能可贵的天真

[1] 苹果公司研发的智能手机。

[2]推塔为游戏用语,指摧毁对方的防御塔。

[3]游戏用语,指物理伤害输出类型的英雄。

[4] 游戏用语,指把对方兵线清除,让己方兵线压制到对方那一边。

[5] 游戏用语,指通过击杀野怪来在前期获得金钱和BUFF增益。 

[6] 狂徒和反甲都是《英雄联盟》里的游戏装备。

[7] 在《英雄联盟》中,“团灭”的时候就会有“Aced”的音效,意思是“被击溃”。

[8] Chief Operating Officer的缩写,首席运营官,又称运营总监。

责任编辑:木南 onewenti@wufazhuce.com

转载自作者新书《底层逻辑》。编辑部微信:oneapp2019。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回答者


吕白
吕白  @吕白White
新书《人人都能学会的刷屏文案写作技巧》
关注

相关推荐


问答
怎么才能让近视度数不再变高?
问答
你听过的最人间清醒的话是什么?

评论内容


cy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辛弃疾
白落沫
儿时是在探索,长大了总觉得在重复。
唯一
刻舟求剑🗡️ 小时候刚刚开始认字,喜欢看成语故事。看到一个故事叫“刻舟求剑”心里觉得这个人好傻,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不知道剑在江中央掉下了水,跑到江边是找不到的?然而长大后发现,在这条岁月的长河里,很多人在某个节点遗失的东西,之后一次又一次返回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只是站到船边徘徊,江中央早已回不去了。
查看更多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