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面对代沟的?


乱糟糟问道

你是如何面对代沟的?

赫恩曼尼说

国庆假期回家,我爹在晚饭过后发了小脾气,说我好不容易回一趟家,也不知道和他聊天。于是我们展开了下面的几段对话:

 

“中美关系关注了吗?”

 

“唔,关注了一些。”

 

“你说特朗普怎么那么顽固?流氓一个。”

 

“嗯,和奥巴马比是没那么有文化。”

 

“咱们这次阅兵,特朗普肯定看了。”

 

“大概是看了。”

 

“中国真特么厉害!他肯定是这么想的。还贸易战,真打起来咱也能赢。”

 

“……”

 

“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有没有那种‘国家强大了,身为中国人我很自豪’的感觉?”

 

“不是特别强烈。”

 

“你这孩子,怎么不爱国呢?白培养你了。”

 

谈话结束。

 

 

“甲午海战你了解吗?”

 

“历史书上读到一些。”

 

“你知道咱们为啥输?”

 

“这个很复杂。”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腐败!国库虚空!海军的装备都跟不上!炮弹都没了!”

 

“邓世昌最后牺牲了。”

 

“那可不。你说国家强大重要不重要?”

 

“当然。”

 

“那你觉得现在幸福不幸福?”

 

“我觉得还好……”

 

“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感恩呢。”

 

谈话结束。

 

 

“记得不能吃小番茄和娃娃菜。”

 

“为啥?”

 

“转基因食品。是从美国引进中国的,转基因食品能改变人的基因你知道吗?”

 

“没听说。之前我咨询过食品学的老师,好像说人吃进胃里的东西改变不了基因。”

 

“都是阴谋。你们年轻人就是特别容易被骗。”

 

“这是为了啥呢?”

 

“当然是亡国灭种啊。亡你的国灭你的种,子孙后代都受影响。”

 

“吃小番茄和娃娃菜能亡国灭种?”

 

“所以说你们这代人啊,啥都没经历过,不懂政治,不知道世界局势的紧迫。还一天到晚吃吃喝喝,只顾玩乐,一点也不关心国家大事。”

 

谈话结束。

 

 

“爸,明年十一我带你和我妈去日本吧。距离近,景点还多。”

 

“我不去。”

 

“为啥啊?”

 

“老日本鬼子,可顽固了。那时候杀中国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现在不一样了。以前那是政府和军队,老百姓不一样。而且你去了就知道了,他们很有秩序,也很懂礼貌的。”

 

“我才不信。都是表面点头哈腰,背地里坏。”

 

“咱们旅游,又不是去定居。接触不到太多日本人。”

 

“那我也不去。”

 

“为啥啊?”

 

“你知不知道,日本军费开支有一大半都是中国游客贡献的。你去那儿消费,他转头去造航母打中国人。”

 

谈话结束。

 

 

“你为啥喜欢猫?”

 

“挺可爱的啊。”

 

“你知不知道,你把猫送人了,它转头就把你忘了。”

 

“我觉得也是,它应该是记不住。”

 

“那你喜欢它干啥?”

 

“就喜欢,没啥理由。”

 

“你为啥不喜欢小孩啊?小孩和猫比,可爱多了。”

 

“怎么说呢,我不喜欢那种没有秩序和理智的人类。能交流、会思考的小孩太少了。”

 

“然后呢?”

 

“不喜欢小孩以为全世界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的那种自我炫耀。”

 

“小孩是血脉的延续你懂不懂?假如我死了,看不到你的下一代,我都闭不上眼睛。”

 

“……”

 

“时间多快啊。人都是一天天变老的,而且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一天一个样。前两天领你姥姥去银行取钱,她连密码都记不住了。”

 

“嗯,岁数大了记忆力容易变差。所以你们要好好锻炼自己,少刷点抖音和微信公号。”

 

“你说那个都没用。我就问你,你啥时候生孩子?”

 

谈话结束。

 

 

国庆阅兵式开始时,我爹兴奋得像个孩子,瓜子、橘子、苹果都事先准备好,放进果盘,端坐在电视机前。全程称赞:“真特么齐啊”,“怎么这么齐啊”,“这得费多大劲啊”。看阅兵时我们有了如下对话。

 

“今年阅兵据说有10万人参加。”

 

“对,说是史上人数最多的。”

 

“10万人咋都没你呢?你咋没被选到队伍里?”

 

“可能太胖了,身材不过关。”

 

“长安街真宽啊。咱家啥时候能住进长安街的房子里?”

 

“长安街旁边民居比较少,而且不是新楼,你住不惯。”

 

“你努努力呢?”

 

“……”

 

“09年60周年阅兵就在眼前啊,一晃十年过去了,时间多快啊。”

 

“就是,那一年我才刚上大学。”

 

“你姨家孩子,92年的,都当妈了。你表弟,也是92的,都当爸了。和你同岁的那谁孩子都三四岁了。你从学校毕业也四五年了吧。你到底在干嘛啊?”

 

谈话结束。

 

 

我爹索要关注和爱的方式很奇特。晚上打完乒乓球回家,他脱下袜子,把一条湿毛巾连同袜子塞进我怀里:“给爸洗洗。”

 

正在我搓搓洗洗的时候,听见他对我妈说:“养孩子还是有用的。”

 

我猜我的作用大概不比一台洗衣机强到哪里去。

 

 

也许父女的缘分在很多年前就已消耗殆尽。那时,父亲伟岸,柔软,宽容,是母亲怒气抵达之前的盾牌,索要玩具的最佳人选,是一生中遇见的第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是在潜意识里影响挥之不去的伴侣模板。

 

直到时间改变了彼此。他不再费心理解你,你也放弃了和他交心。你们之间只有清清浅浅的一道湾,他看着你,你看着他,你知道他值得依靠,却不知以何种方式表达;他明白你不过是成年离家,只是不确定你们之间的羁绊是否牢靠。于是你们试探,争吵,猜忌。

 

最终的最终,我们成了只能聊国家大事的一对父女。

责任编辑:梅不谈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本文授权转自作者豆瓣:赫恩曼尼。编辑部微信:oneapp2019。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回答者


赫恩曼尼
赫恩曼尼  
豆瓣:赫恩曼尼
关注

相关推荐


问答
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
问答
是什么原因让你走出舒适圈?

评论内容


六朔
再大大,你会发现谈谈国家大事都是奢侈。有种关爱叫做投其所好。有种成熟叫做学会哄人。与代沟有什么关系?说得好像我们与同龄人之间没沟一样。
小一
“站在父母的肩膀上 感受她们未感受过的繁华”
梁屙屙
作者,要不下次假期你别回家了
查看更多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