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话,该不该听?


月半少女问道

我尊重妈妈,但是她时常喋喋不休的道理传授、人生经验总结,生活叮嘱让我很反感。在我看来,她的话很过时,我该听吗?

不辣说

昆明四季如春,而上海春如四季。从剧场出来已是晚上十点,我们几个裹紧了衬衣,低着头、弓着背、挽着手在春天的冷风里走向地铁站。华山路两边梧桐的沙沙声和牙齿的嘚嘚声此起彼伏,我们彼此用扭曲变形的脸来吐槽这该死的冷。只有一个穿着呢子外套的上海朋友,悠闲地抽着烟,见我们几个像看不见春天的蝈蝈,轻叹一口气说:“我和你们说,这就是听妈妈话的好处。今天我出门,我妈让我多穿一件。”我们听了,忍不住异口同声回应:“这就是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

在跌跌滚滚的笑声和调侃中,我们熬到了地铁站。这时候的我们,是一群奔向人生三十岁的社会青年。对于妈妈的话,我们已开始渐渐明白其中奥秘。而在我们十八岁的平行时空,或许还会因为出门前妈妈多塞在自己手里的一件外套而烦躁。那时候的我们,并不了解妈妈的话原来比天气预报还靠谱。更不知道,妈妈的话像是先知,可以预测未来。就像周杰伦唱的那样:“我知道你未来的路,但妈比我更清楚”。

青春期叛逆的弟弟,总是在妈妈絮絮叨叨的碎碎念中频繁发怒。早睡早起别早恋,少打游戏多读书的一句简单叮嘱,妈妈总是喜欢用不同的句式表达同一个意思,并像复读机一样循环播放,没有插播。而那些看起来是过来人的谆谆教诲和经验总结在弟弟看来,不过是已经过时的旧道理。旧道理就像是旧衣服,留着没用不如扔掉。如果要给“___的妈妈”填上形容词,弟弟的第一反应该会是“烦人”或是“唠叨”,正如曾经十八岁的我们一样。

去年,弟弟高中毕业,回家和妈妈说想纹身、打耳洞。妈妈的反驳是:“你想当黑社会吗?”,气得弟弟连饭都没吃,在网吧打了一夜游戏。

无论是十八岁还是二十八岁,我们和妈妈都会有太多价值观的冲突,妈妈不知道椰子不仅是一种水果还是一款鞋,就像我们不知道00后说“我吃柠檬”原来是一句脏话。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二十八岁的我们因为体会到了风湿之痛学会了自己穿秋裤,感受到了未老先衰的发际线后移开始崇尚“早睡早起,少吃外卖多吃蔬菜,一杯红枣枸杞走天下”的养生经。妈妈的话,随着我们离家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小声,那些十八岁认为的唠叨,在二十八岁却成了此刻我们爱护自己的标准。韩寒说,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大概是因为,有些道理悟不到就始终不是自己的,就像是妈妈的话,等自己明白了才晓得那不是过时,而是经典。是枝裕和在电影《步履不停》中说:人生便是如此,步履不停,却总是慢半拍。所以,慢半拍明白是人的通病,也是生活最隐晦的哲学。

妈妈的话,该不该听?是个不该用“该”和“不该”来潦草回答的问题,如果认为正确的话就应该听,认为不正确的话就不该听,但是如何正确区分正确和不正确?成年人的世界,很少用肯定词和否定词,更多的是一些模棱两口的答案,比如“看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我能想到最好的回答是:不拒绝听妈妈的话。

妈妈的话不是世界的杂音,似乎不需用耳机来刻意隔离,更没必要用更高的分贝来压制。那些或许无聊,抑或重复的百般叮嘱和劝诫,是他们走过人生路留下的生命批注。他们愿意把这些批注,不厌其烦地娓娓道来,是因为我们是她们的爱人。漫漫人生路何其艰辛,城市套路深,农村都是坑。只有,妈妈的话全是爱。而我们对于妈妈最好的疼爱或许只是:你说,我听着。耐心地倾听她一路以来关于生命的批注,就好像留住了妈妈的时间、黑发和容颜。原来,她和我们一样曾经有过青春,而我们终将有一天会变成像她一样的大人。那一天,我们一定也会像她一样,把生命的批注,继续传递。

今天是母亲节,祝我们的妈妈:终身美丽,一直快乐!

责任编辑:张拉灯 zhangchi@wufazhuce.com

回答者


不辣
不辣  
青年写作者
关注

评论内容


苦瓜奶茶
“神不可能無處不在 所以他創造了母親” 今日推薦電影《一個復仇的母親》哭了
Roar
对的我照做,错的我听着不反驳。
张胖胖
Mom, thank you so much for not only giving birth to me but also teaching me how to be a good man. No matter what will be in the future, I will always love you!
查看更多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