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要怎样才能成事?


刘文文问道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成事?

冯唐说

如何成事?少数人为什么能成事?为什么能持续成事?为什么能持续成大事?这些问题一直困惑许许多多的当代中国人。

我也有很多相似的困惑,这些问题都源于中国,但给我最好帮助的,也还是中国古书和先贤。这其中,我读曾国藩的书最多、最勤、最有收获。纸的背后写满了:成事!成事!成事!

在我看来,曾国藩是成事学的千古第一人。他为师为将为相,立德立功立言,救过中国几十年,写过几千万字(不确定多少是他写的、多少是幕僚写的)。更重要的是,他做实事,在非常难做事的晚清,他持续做很多很大的实事,而且他写的东西都围绕着如何成事,提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论和修炼法门。 

曾国藩是很一个传统的人,传统的儒家精英。他的时代是一个读四书五经的时代,他的儒家精英意识、领导意识、使命感、救世感非常强烈,这是我们无法体会的。我们的时代,精英们都在变着花样“割韭菜”。

曾国藩眼中的成事,很传统,就是马三立的“三立”,立德立功立言

立德,通过言传身教,公德无量,私德无亏,给他的部属、他的家人以及晚清的中国士人们树立起了一个社会精英的标本。这种精英意识,从曾国藩的时代一直延续到五四前期。他是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立功,结束了太平天国,开启了洋务运动,给大清朝续命五十年。

立言,这方面他不够文艺,有点失败,没有名篇名诗流传下来。

古往今来的大成就者都是这样。立德立功立言一边做事,一边唠叨,一边修炼着三观和方法论(“德”)。生前身后,事功、文章、三观和方法论哪个更加灿烂,那就要听天由命了。孔丘是这样,司马迁是这样,苏东坡也是这样。

从曾国藩身上,我们也能学到如何避免做一个油腻企业。

油腻,不仅是人的事,也是结构的事。政府如是,企业也如是。人到中年,容易油腻,企业发展到稳定的阶段,更容易油肱。

如何避免做一个中年油膩男,如何避免做一个油腻的企业,重点都在管理,前者管理自己,后者管理他人。

曾国藩成事的方法,简单说就是管理自己、管理团队、管理事情。

管理自己,管好自己能做的,管好自己不能做的;管理团队,他给团队提了两个基本要求:不睡懒觉,不撒谎;管理事情,他的名言是“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成事,最难的是“认识自己”,认识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还是一句老话,“取人为善,与人为善”。这句话的意思和我们平时理解的不同。简单说就是,集取团队认定的好,把团队的每个人变得更好。

曾国藩最擅长的是,在成事的同时,也成就别人。有雄心,无私心,这一点很难。管理者应该学的是这个:内心最深处要有一股蛮荒之力。

成事不易,修炼成一个成事的人更难。一个成事的人想成大事,还是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在不朽的路上九死一生,“一将功成万骨枯”。

曾国藩早期打仗,屡战屡败,被人骂死;中期也想过退出,沧海一声笑、不问天下事,但自己已经把这么多人忽悠起来了,怎么好意思走?当时起兵的初心是不贪财不怕死,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被人骂?本来不是投机取巧的人,不是荷且自全的人,如果苟且巧退,看着被忽悠起来的人为了忠义冲锋陷阵,丢不起人啊。丢不起人,做不到,只有继续干下去,不走回头路。

他说:“魂魄犹有余羞!”这不是“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的诗意,而是任重道远、誓不返顾的决绝。前面是必然的辱骂和很可能的死亡,后面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个修炼成了的成事人,还能一往无前,除了对成事方法论的谙熟、对不朽的渴望,内心最深处还得有一股蛮荒之力。这股蛮荒之力要靠基因、靠命里有,靠念这本书不行,靠念什么书都不行。

今天,知道“魂魄犹有余差”,丢不起人,几人能做到?

成事,可以让人身心自由。最近几年,“焦虑”成了一个关键词,描述我们的社会的关键词。一个亿成了小目标,三十岁就要财务自由。每个人都在想如何成功,每个梦都在想成功了后如何如何。这不正常。

正常的社会,没有那么多成功者。成功,三分力气七分运气。没有成功这个胡萝卜,人生还有何意义?

我的结论是,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做事,做你自己的事,一件件一桩桩地把它做成,做好。

成事,不能让人财务自由,可以让人身心自由。身心自由的爽,是类似宗教的体验,持续做事,持续成事,持续自由,持续爽,人生就充满了意义。

我总结了一个成事公式:成事=诚x(勤+慎)。

诚的意思是不欺,诚心正意。欺骗自己多了,最终会被自己欺骗;欺骗世界多了,最终会被世界抛弃。

在不欺骗的基础上,如果还想成事:那就只能谨慎自谦,不过分涉险,不过分满足,总觉得自己的修为还没登顶,心心念念,惴惴不安;那就只能勤苦耐劳,用尽笨功夫,绝不走捷径,把其他人吹牛逼、泡妞和吹牛通泡妞的时间用来读书、行路、修行、做事。

而做事的不二法门则是:大处着眼,小处下手。

南宋儒家两大宗师,陆九渊讲“立乎其大”,朱讲“铢积寸累”。曾国藩融合二人,“大处着眼,小处下手”,这是做事的不二法门。

如果只记曾国藩的一句话,就记“大处着眼,小处下手”。

做事情,做项目,要有一个整体规划;做管理者,要时刻看到全局,掌控到全局;做一个好的管理者,还要看到自己的局之外,更大的局,整个产业的走向,整个社会的动态,哪里是风口,那里是陷阱,哪里是未来。这都是“大处”。

但事情是一件件做的,局面是一点点突破和完成的,风起于青萍之末,这都是“小处”,要扎扎实实地做好。

“大处着眼”需要更多的天赋,“小处着手”不需要太多天赋,俯下身段,埋头苦干,时间长了,就会了。

“小处着手”掌握之后,再练抬头看路、“大处着眼”,效果也很好。即使练不会或者练不好,还是有“小处着手”看家护身,还是一个能成事的人。

当然,成事也要高明、精明。在成事的诸多要素中,如果排除“命”“运”等等非自身要素,“明”是第一重要的元素。

“明”字有两层意思:高明和精明。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高明和精明与现代汉语常用的词义不同。

高明是指有大局观,能跳脱具体事物、具体人物、特定时代、特定心性,看到不变的规律、问题的核心、处理的原则。能高明,能见山河之旷远、人心之顽固、世间之轮回,也就能降心抑志,窥见万事万物寂静涅的底色,也就渐渐归于平实。

如今,佞人太多,虚招太多,太多人混了太久了,更多人被晃点太久了。行胜于言,质胜于华,既是曾国藩做事的特点,也是用人的慧眼。

精明是指有精密度,调查研究获取足够详尽的信息,不想当然,多方推理、反复论证,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不拍脑袋。能事事求真、求精、求准,俯下身段,实事求是,从不“我以为”,从不走捷径,也就渐渐变得实在,也就渐渐归于平实。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高明是大处着眼,精明是小处着手。做事没有真正的捷径,于高明和精明两个角度反复做实事,反复磨炼心性,就是捷径。

还有一点,真正的精英,其实都是精力上的超人。

成事有很多理论,但所有理论都有一个前提:精力旺盛,精力过人,精力持久。真正的精英都是精力上的超人,没有体力和脑力著谈什么做事和成事?不能吃苦耐劳内心强大到混蛋,奢谈什么带千军万马走过雪山和草地、走过一个又一个经济周期?

心神是君,胴体是臣,如果做到累身不累心,再怎么累,也累不垮,甚至还很快乐。

曾国藩讲养生,也是大实话:少操心,少纠结,少烦恼;多走路,多健身,多运动。这句话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我观察到的行之有效的简单方法一一“省思虑,除烦恼”:少看手机,把平均每天看手机的时间控制在四个小时之内,省出来的时间,读书、思考、喝酒、聊天、发呆、滚床单。

“行步常勤,筋骨常动”:一周至少集中锻炼两次,每次一个小时,约饭约在三公里以内,饭前疾走去餐厅,饭后疾走回住处。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一脑门子心眼和心思,一刻都不停止。每个人的心思都不一样,同一个人不同时候的心思也可能不一样。

每个人的三观形成之后,因为基因的力量、原生家庭的影响、教育的积累,非常难被常规手段改变(洗脑等等非常规降维攻击手段除外)。

作为一个想要成事的领导者,尊重以上事实,不要妄图改变每个人的想法,不要妄图在每件事儿上形成共识,更重要的是,甚至不要让不同人的不同心眼和心思(特别是那些负面的心思和心眼)影响到自己。

领导者身处高位,笃定不易,不去想周围人的心眼和心思,既然想也没用,那就索性不想。把力气花在能使得出力气的地方。

难得糊涂,吃得下,睡得着,老实最安全。绝大多数的心眼和心思会如浮云放去,绝大多数的矛盾和不祥会在置之不理的懵懂中消失。

责任编辑:张拉灯 zhangchi@wufazhuce.com

冯唐新书《成事:冯唐品读曾国藩嘉言钞》即将上市

回答者


冯唐
冯唐  @冯唐
诗人、作家、商人。
关注

评论内容


Jasmine🍒
自律
Dket
00后的我就想着活的开心就行,做人做事就保持外圆内方的原则。
Roar
谋事不可不慎,见事不可不明,处事不可不恭,任事不可不勇。
查看更多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