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在亲密关系里却羞于表达和接受爱意?


硬核桃问道

为什么有些人在亲密关系里却羞于表达和接受爱意?

李驰翔说

已经很长时间了,我越来越喜欢看别人谈恋爱。不管是B站上年轻男女的vlog,还是微博上高中生谈恋爱的小段子,都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可爱。它们是恋爱中比较表面和轻松的那部分,我想应该没有人不喜欢。

但是,我却很难自己去恋爱。当我对一个女生有好感,并认真地以“恋爱对象”去审视对方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考虑自己能否让她的生活变得更好,能否给她想要的东西,或者,如果我靠近,会不会给她带来烦恼。这使我不敢有更进一步的行动。我改换思路,认为如果一开始只是想和一个女生做朋友,也许能让两人的关系有更近一步的可能……却发现在成为朋友后,更加不知所措——我害怕失去的,变成了一位朋友,而不只是暗恋对象。

这种纠结的心态,不仅仅表现在亲密关系里。当意外受到夸奖时,会下意识感到不安和羞怯,而被批评时,一方面会失落,另一方面也会觉得安心,仿佛事情本该如此。就把我丢在角落里吧!请无视我!我心声如此(一贯浪漫化的处理!)。而我的朋友一语道破,这其实是中国小孩的通病,因为长久以来,我们能从家庭里接受到的,永远是懒惰和刻薄的批评教育。

这让我开始审视自己的童年。七八岁时,我和别的小孩在球场上玩耍,为了逞能,我爬上足球门框,几分钟后,我在一片小孩子们的赞叹声中从一米多高的门框上摔下,左胳膊立刻一阵疼痛。一个叔叔将我送回家,像大多数父母一样,我的父母认为我在外面惹是生非,命令我去墙角罚站,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站在那堵属于我个人的小小“哭墙”面前,我一遍遍地思考自己错在哪里,直到胳膊的疼痛变得越来越具体,几乎让人晕过去,还是没想出结果。半夜,我叫醒父母,如实告诉他们,我摔伤了,送我去医院。在医院,医生指着拍出的片子说,左胳膊已经脱臼数小时。

难以想象一个七岁的小孩,是如何忍受那几个小时的剧痛,同时咬着牙反省自己错在哪里。我忘了当时有没有掉眼泪,如果有,也一定是掉在心里。

这几乎成了我之后二十年人生的写照,即惯于用近乎自残的方式来平息事端,很难感受到他人的爱意,能感受到的只有近似爱的“关心”,并且时常感到羞怯。

所以,与其讨论原生家庭是否会对一个人带来影响,不如讨论这种影响究竟有多大,要多久才能摆脱——对于许多人来说,几乎需要一辈子。我完全相信三岁看老的古训,不过不是看三岁的孩子,而是看他的父母如何对待他。比如单亲家庭或父母不和的家庭,小孩常常缺爱,要么,他会像追蜂蜜的熊一样一辈子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可努力,要么,就会彻底不相信爱,而更多地着眼于人和人相处时市侩的一面。我也同样看过有许多哥哥姐姐的孩子,因为小时候受到家长无视,成年后一直试图成为某个小圈子的“明星”。

令人诧异的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完全自知的情况下,选择以原生家庭将他塑造成的面目来度过一生。今早看见一个“彪叔怒斥漫画粉”的视频,里面提到一种观点,许多成年人自愿保持童稚状态,将动漫和游戏当作世界上最严肃和伟大的艺术,并以偶尔地“像个成人”,比如像个成人一样去了一次便利店而感到自豪。我当然不会为别人的人生痛心疾首,但还是忍不住思考其中的合理性——也许,卡在一个永远的童年里,也算是对原生家庭的抗议?好像宣布“我放弃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之后,一切过错就全到了父母那边。

但我还是觉得,人应该有两次出生,一次是生理上的,另一次是开始有意识地改造自己的灵魂。

在我和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后,经常会想“我到底错在哪里”,如果我换了正确的做法,结果会不会一样,然后我意识到这和一个从门框下摔下的小孩想自己错在哪里几乎没什么两样,明明摔断了胳膊,我应该立刻去看医生。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我再也没法一本正经地自我总结……事情变得可笑,甚至有些幽默。我想,是时候好好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把父母没尽到的那份责任好好承担下来了。

所以回到文章的开头,虽然我仍然不太信任亲密关系……我们能否假设,恋爱并不是像看起来那样,是件可怕的事?如果最终能留下些什么的话。就像前女友在某个午后邀请我去她家,像展示一枚深山中挖出的钻石一样,打开电饭煲给我看她煮给我的薏米粥。

即便是一段早已结束的关系,谁能说那一刻仅仅是近似于爱的“关心”,而不是更加真挚和宝贵的东西呢?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

回答者


李驰翔
李驰翔  @里吃香
编剧。公众号:吃香来福士

评论内容


方圆几里
害怕对方接收不了毫无保留又矫情作作的自己
安静1982
我喜欢两次出生的说法:人应该有两次出生,一次是生理上的,另一次是开始有意识地改造自己的灵魂。
老何
我知道有人爱我,但是我没有办法去爱别人。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