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委曲求全,该怎么改变?


静岛的关注者问道

我,男,17岁,大一,家里有妈妈,六年级的弟弟和七十多岁的爷爷。我初一那年爸爸去世,家境变差,妈妈变得斤斤计较容易发脾气,我因为受影响成绩一落千丈。我把自己封闭起来,告诉自己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抛弃属于自己的快乐去成全这个家。 高中的时候遇到过喜欢的女生,因为极其自卑而选择了放弃;高三毕业时我和几个好友一起打工,如今和他们也因为三观不同越来越疏远;现在读大学,家里万事听妈妈的,不敢像同龄人那样去花钱,哪怕是正当的支出,一旦抵抗家庭就会有罪恶感;我习惯委屈自己迎合他人,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害怕和别人起冲突,请问我该怎么改变这种心态?

静岛说

首先感谢信任,像你这样封闭自我、不愿意表达自己想法的人,能够整理出这些想法和我交流,应该是鼓足了勇气。

坦率地说,这真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花了三四个小时打了快4000字,告诉你应该如何把握大学时间好好学习,如何带着脑子兼职寻找机会,如何谨慎选择未来的工作并在业余时间以“一万小时定律”指导自己,取得超过平均水平的成功……

一句话,我试图告诉你,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摆脱贫穷,摆脱惴惴不安,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写完之后,我觉得心虚,我问自己,为什么呢?那些文字积极向上,鼓舞人心,也不乏可操作性,为什么不能这么回答你?

我诚实追问自己的自我怀疑,最后发现,一个初一时父亲去世的男孩,一个那时候就开始告诉自己已经是大人了、要抛弃自己的快乐去成全家庭的男孩,不可能不懂我所写的这些道理。

从初一到大一,漫长难熬的六年时间里,你这样早熟的人,一定一遍又一遍审视了命运,试图为自己找到一条最好的道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能够承担起保护家庭的责任,带着母亲、弟弟和爷爷过上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

所以,那些回答你应该都想到过,对你毫无意义。

我能做的,是告诉你一些你没有想到过的,或者想到了也不敢承认的大实话。

哪怕说了会被其他读者骂,说我三观不正,或者,哪怕说了会被你骂,说我不善良,都无所谓了,如果不能说自己的心里话,那么这个回答对我本人来说,毫无意义。而不诚实的话,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话,也不会有力量帮助他人,我是这样想的。

想通了这点,我终于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

我最想说的大实话之一是:没有人是完美的,你的妈妈也不可能完美,所以反抗她的不合理要求,是你的权利,不要觉得愧疚。

你父亲在你初一的时候去世,那之后,家中的经济来源只有你母亲。你和你弟弟的学习和生活费用,你爷爷的赡养费用,这是很大的经济压力,你母亲一定扛得很辛苦,所以她变得斤斤计较,脾气暴躁。

你在这样的家庭压力下开始封闭自我,选择压抑自我需求去满足家庭,你的妈妈对此有察觉吗?那个决定,类似于你亲手把当时十三四岁的自己掐死,逼迫自己告别自己的童年、少年,试图让自己一夜之间成为一个成年人,非常惨烈、残忍,而又不合理。

你所说的“现在读大学,家里万事听妈妈的,不敢像同龄人那样去花钱,哪怕是正当的支出,一旦抵抗家庭就会有罪恶感”,既然会有“抵抗”的想法,就说明了家庭对你有“进攻”,或者温和一点地说,有要求,而那种进攻也好,要求也罢,在你本人的立场,本质上是抗拒的。

你的妈妈很不容易,她一定尽力了,我只是说她并不是全能的、完美的——没有人是全能的、完美的——所以她一样会犯错,具体到对待你的态度上,她的性格、教育背景和生活压力状态,都让她有她的局限性,她可能在上面那些关键而微妙的地方,以及其他很多别的事情上无法完全理解你。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教育程度的提升,你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处理,是完全有可能比你妈妈更有道理的。下一次,在习惯性委屈自己满足妈妈的要求之前对自己喊停,理性客观地看待问题本身,妈妈的解决方案究竟是不是最佳方案?如果不是,你有没有更好的意见?有的话,勇敢表达你的意见,试着沟通和坚持。

这种沟通可能是有效的,也可能是无效的,有效当然最好,无效的话,如果你坚持自己想的是正确的,请你勇敢反抗。不要害怕这样的对抗,你和你的家庭(目前主要是你妈妈)必须习惯类似的对抗,从中寻找各自的位置,明确你们之间的界限。

我最想说的大实话之二是:其实如果觉得很累、很痛苦的话,不努力也是不要紧的。

初一的你,告诉自己“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抛弃属于自己的快乐去成全这个家”,这是一个不幸的孩子的早熟。

是的,早熟。早熟意味着,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试图承担起自己无力承担的责任。十二三岁的你,做出自我压抑的决定之后,能抛弃的是什么?名牌球鞋、和同学吃饭、游玩、旅游的交际、课外补习班……回头看,你应该承认,即便你抛弃了所有属于你那个年纪的小小任性享受,其实真正帮到家里的部分也是极其有限的。

现在的你17岁,弟弟才读小学六年级,爷爷已经七十多岁,未来十年,你和母亲将面对的是弟弟的学业费用、爷爷的养老费用,和你母亲年龄增长后可能的收入水平下降,客观说,你很可能要成为扛起家庭经济重任的主心骨。17岁的你,想到这样的未来,恐怕和初一的你一样,都会感到害怕和无能为力吧?

这样的恐惧是正常的,感到无能为力也是正常的,想要逃避也是正常的,无需有任何的羞耻感,你和初一的你一样,都在试图承担超越你的年龄和能力的责任,那几乎是注定会失败的。

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现在的你还无法扛起这一切,这不是你的错,给自己时间,慢慢来,先做你目前能做到的。作为一个大一的学生,首先能做的是好好学习,为未来的升学或者工作积累基础。其他的,边走边看吧。

山本耀司说过,“‘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我很喜欢这段话,因为我本性是个异常好强而追求超越的人,但我并不认为所有人都适合用这段话来要求自己,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受这样的压力碰撞,有的人就是会被压力彻底压垮,有的人则会在坚持-放弃-再坚持-再放弃之间反反复复循环,这都是正常的。

人生说到底啊,金钱这些,毕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身心健康才是一切的基础,如果天性不适合承担过大的压力却强迫自己面对,很可能动摇这一基础,得不偿失的。

世界上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人,其实很多人倾尽全力努力一生,也仅仅是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做个普通人没什么不好的,平凡是绝大多数人的命运。与其设定一个难以达到的目标,时时刻刻被自己和目标之间的遥远差距搞得悲观绝望,不如先设定一些力所能及的短期目标,比如早睡早起上课不刷手机,比如拿到学校的奖学金,比如打工收入能够负担自己的饭钱……一步步走就好了,走得慢一点也没有关系的。 

真的太累的时候,休息一下,也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最想说的大实话之三是:家人、朋友、爱人,都只能陪伴我们人生中的某个阶段,唯一会永远陪伴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摊开来想的话,这是一件悲伤又孤独的事情,但这也是人生必须接受的真相。既然我们永恒的陪伴者只是自我,那么像你这样习惯性忽略自己的人,就要先学会自私,要把自我需求摆到第一位,去直面自己的内心,去追问自己:如果不考虑家庭,不考虑他人怎么看我,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些想做的事情里,一定有些幼稚的、任性的、放纵的想法,别害怕面对那些想法,那就是真实的你的一部分,和那些负责的、上进的、无私的想法一样,它们构成了整个的你。别太看不起前者,也别太看得起后者。

试着去做那些你一直想做却为了家庭和他人压抑自己不要去做的事情吧,只要不违法,过火一点也不要紧,你需要去体会单纯为了自己而活是什么感觉的。

千万别把做这些事情的成本换算成能满足家庭成员的哪些需求,人不能这样时时刻刻只想着他人,当羞愧于自己对家庭付出不够的时候,请你牢记,成全自我是第一位的,首先让自己快乐,才可能进入良性循环,你进入了良性循环,才会有余力带着家庭进入良性循环。一个不自信、不快乐的人,是没有办法带着家庭走出泥淖的,一时一地压抑自我成全家庭利益的选择,长远看,很可能是大家捆绑着一起沉沦的开始。

此外,真的不要试图去讨好任何人。人都能够分辨出刻意迎合和自然流露之间的区别,因为回避矛盾而刻意隐藏自己,只会让他人觉得你自卑、怯懦、心机重。无论是在友谊还是在爱情中,人都不会和自己不尊重的、无法平等对待的人,达成深度的理解,进而产生长久的羁绊。

即使别人一时没有看出来你是在讨好他们,他们喜欢的你并不是真正的你,那种喜欢也毫无价值呀。没有一个人会完美到所有人都喜欢,如果真有这样的人,TA的完美本身,就足够让很多人讨厌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追求完美,只要做到自己喜欢自己就可以了,只要做到展示真实的自己就可以了,天大地大,总有人和你频率相近,吸引到那部分人就足够了。人际关系,原本就是重质不重量的。

祝你快乐,我说的是那种不管不顾他人的,仅仅因为自己而产生的快乐,请你一定,一定,一定要让自己感受到那些快乐。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回答者


静岛
静岛  @不过神仙
编剧,作家,中年闲散人员。

评论内容


橘子里的月亮🌙
所以我从不感谢贫穷。它让我变得自卑,变的敏感和小心翼翼。不敢大声说爱,哪怕心里已是千万次。我喜欢那些被偏爱长大的孩子,可是这辈子我就这这样了啊。但我还是在努力,和不完美的自己和解,人得允许自己快乐不是嘛。
斯托夫人
哪怕说了会被其他读者骂,说我三观不正,或者,哪怕说了会被你骂,说我不善良,都无所谓了,如果不能说自己的心里话,那么这个回答对我本人来说,毫无意义。而不诚实的话,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话,也不会有力量帮助他人,我是这样想的。 静岛(。・ω・。)ノ♡
Jessissimo
你只活一次。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