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地震时你在做什么,现在的你过得怎么样?​​​​


一个App工作室问道

汶川地震事隔十年,许多细节仍然历历在目,很多人当时茫然失措,还不知道这件事将会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当时你在做什么,现在的你发生了什么改变,过得怎么样?​​​​

网友说

@糖油饼_CC:那年初二,操场上做操呢,谁能知道,就那么几分钟,全世界都变了样了。

@没手的咸鱼:初三,体育课在教室写作业,其他同学在睡觉,突然房子竖向抖动了两下,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开始剧烈摇晃,还伴随着从地里冒出的轰隆声,我们跑出教室,在操场上蹲都蹲不稳。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身边所有人都不敢回家睡觉,随时都有余震,半年内稍有晃动都会下意识地跑,到现在只要摇得不厉害,该干吗干吗。

@SIMON派大星:记得特清楚,当时上小学,刮大风,旗杆吹得直响,天也特别吓人。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做梦一样!

@南之鹿:在四川南充,六年级。被称作“世界末日”的那一天, 一分钟的时间,足以摧毁所有。在恐慌中混乱奔跑的人群,街边震碎的玻璃和瓦片,无家可归,学校的操场挤满了比开运动会时还要多的人。电话的信号一直不好,彼时的我并不知道,在几百公里外,与我们同住在巴蜀之地的汶川人民的家,早已满目疮痍。

@欧阳小眷村:当时坐标成都,小学三年级,课间休息时我以为是后桌摇我的椅子,直到班主任跑进教室说:“地震了,快跑!”我才反应过来,被人群裹挟着到了操场。因为怕余震,大家都待在操场和小花园,通信也因为地震变得格外困难,很多小朋友都疯狂地哭着找爸爸妈妈,我只是默默地坐在一边,没有吵,等着妈妈来接我。

@2018了可以改名了:高一,“红五月”当天,在同学宿舍午休刚醒,准备去参加合唱,整个楼都在晃,所有人都在跑,我跟同学慢悠悠走下楼去,我们边走边抱怨楼上打架太凶了,出去后还是晃得站不稳才知道地震了。第一反应是还有个姐姐在宿舍睡觉,然后给她打电话,她说她出来了才松口气,如果那个楼塌了,我会为我们的无知内疚一辈子。

@catchmeeeeeee:那时读小学,正好阑尾手术后在家休息,以为可以天天看动画片了,没想到天天都是新闻,还是黑白的。

@不听不听你王八念经:小学六年级,下午刚准备上课,就哐哐地震。当时是在一座旧房子顶楼,印象最深的是老师跑下去后又回去接那个智力有点问题的姑娘。大家都没什么概念,有个小孩哭了之后大家都跟着哭起来。之后几个星期都在外面搭帐篷。回到学校,抽屉里没吃完的面包都发霉了,衣服也发霉了。

@穆清醉墨:没有地震,或许我不会辞职不会离开。

@kylintsao:那个时候失业在家,准备赴京参加培训,才开始只是震惊,后来在京发现各种募捐公益活动,在能力范围内捐款,第一次无偿献血。很多天灾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始终祈祷这样的事少一些,损失少一些,人活一世不容易,平安平安。

@brochill:那天我过生日,上小学五年级,老师说全体起立默哀。

@双炽xi:那天我感冒得特别严重,走路喘不过气来的那种,下午学校放我们回家,出乎意料地好像有了一股力量,以飞快的速度回家。(家离学校远,要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晚上睡觉时在窗台上放酒瓶子,怕睡熟了不知道,酒瓶子落地了就说明地震了。

@Kmn_cc:今年我十七岁,十年前我七岁,四川绵阳市北川的小学生,那天我刚刚做完眼保健操,地震就来了,最后一个跑出教室,身后的房子轰然倒塌。我现在在北川中学读高二。

@不会说话的瞎子想要爱一个人:那年初二,地震时正在教室上课,那年经历了湖南雪灾,和家人守着准点看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一项一项获奖,奖牌数奇妙地对应着地震时间。嗯,当时还在想自己十年后会是怎么样,我国也在这十年变化迅速,大家都或多或少在认真生活吧。

@南超律师:位置甘肃庆阳,有强烈震感,玻璃碎了那一刻,我想我他妈这就要完蛋了吗,脑子懵了一下,然后拉着喜欢的那个女同学跑下了楼……

@杨凤捷-:那时候十岁,小学三年级,对地震真的没有一点点概念,只记得全校的师生都被集合到操场上,感觉站了很久很久后提前放学了。虽然茫然,但是对地震的记忆真的特别深刻,希望以后一切都好,下个十年一切都好。

@尹家小爽儿:五年级,担任学校的升旗手,亲手降了半旗。

@搞笑一汤:初二,赫山中学,在教室上自习,有老师说有地方地震了让我们整理好书包去操场集合,叫大家不要逗留赶紧回家,我不记得和谁一起去逛街了。想来,十年不过须臾。

@@张蝶蝶_:10年前亲历现场历历在目,10年后每次撑不住都咬牙坚持,生命不息,好好活好每一天。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相关推荐


问答
亲历地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鲸书 答 忧郁的鱿鱼
问答
你有什么关于地震的记忆?

评论内容


小九爷
我留了许多年的一段文字 人生的第一个手机还在,诺基亚1028,里面倒数第二条是她发给我的。接收时间是 2008年5月12日12点46分22秒 “真希望快点考完,累死了”。我回的“我也是,这边比在北川还累”。最后一条是妈妈发给我的。接收时间是 2008年5月12日18点52分07秒:“强娃子,你要听话哈,妈妈挺不住了” 。 这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从此我再也没见到过。我能把这个手机拆卸成最基本的零件,再组装上去。我要在有生之年都要这个手机都能开机,我能看到这两条短信。
毛脸儿雷公嘴的邵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多嘴
十年前,五年级,老爸生病住院一年多了,老妈不小心也生病了,家里只有奶奶在干活维持生计。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吧,记得512是刚好拿到学校的奖学金一共250元,我跟奶奶是说我要捐款,奶奶很支持,于是我拿出了一百给了奶奶,剩下的150都捐了。现在,在一个三流大学学着临床医学,不求成功,只求于人有助。震生,不管什么,困难后昂着头,就能重拾光明。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