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丧的情绪,变得积极而幸福的关键是什么?


穆莎问道

现在过得昏昏沉沉的,什么都没所谓,特别丧特别佛系,怎么样摆脱丧的情绪,变得积极而幸福?

刘轩说

用一句话来形容你的生活,这句话会是什么呢?

你觉得你的生活够好吗?

你觉得生活有意义吗?

你在过你想要的生活吗?

你,幸福吗?

这个问题一出口,一般不是尴尬就是笑场。几年前已经有人帮我们做过了大型实验。虽然我们祝福别人时都是脱口而出“祝你幸福”,但这事儿落到自己身上却又成了诗和远方,无限向往,又遥不可及。“幸福”就像一个大而虚的筐,什么都能往里装,但外头贴一条儿:仅供YY,请勿多想。

所以我们口口声声喊着“我要幸福”,羡慕着别人,感慨着幸福什么轮到自己坐庄,却又自动归入“丧”的队伍,给自己打上“佛系”的标签——是不是因为这样才不会显得那么尴尬和沮丧?


有人总结说,“丧”是一种“多无”的状态——精神无精打采,人生无可奈何,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对什么都无所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不努力一把,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就这样了,爱咋咋地。

如果说“丧”是对生活发起的一场“非暴力不合作”,那么“佛系人生”就是非暴力合作了——都行,随便,我OK。朋友圈随缘点赞,上下班安安静静,不爱不恨不撕,你看吧我都行。只不过,放下不等于放弃,看开并不是看破,不然为什么要喝个可乐要放党参枸杞,穿破洞裤还要贴着暖宝宝?为什么边熬夜边抹眼霜,大哭过后还要给自己倒杯盐水?

佛系也不是毫无原则。想吃点儿什么?都行。吃火锅?太热了。吃农家菜?太远了。川菜?长痘。那你想吃点什么?都行。——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这根本就是我们和男友的对话实录。只不过以前我们想用“都行,随便”跟男友撒个娇,而现在的对象换成了生活。

这么看来,不管是丧还是佛,其实都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撒娇形式的消极反抗。表面上“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而内心os:“我也想过积极人生啊!我也想获得幸福啊!但现实是,臣妾做不到啊!”

等等,你说的“积极人生”是不是每天打三斤鸡血,头冒紫青烟,脚踩风火轮,脸上洒满阳光,每个毛口都在呼喊加油!加油!加油!!!……

你说的“幸福”是不是考试逢考必过,摇号一摇就中,狗粮无限量供应,工作如有神助,银行账户上数字后边有数不清的零?……


幸福到底长什么样?

对于幸福这个主题,心理学家们做了大量深入的研究。积极心理学创始人马丁·塞利格曼把幸福总结为五大方面:积极情绪(positive emotion),专注投入(engagement),良好的人际关系(relationship),人生意义(meaning)和成就(accomplishment),简写成PERMA。如果幸福是一座殿堂,这就是殿堂的五大支柱,这五个支柱又环环相扣,相互影响。比如拥有积极的情绪,你会善于改善自己的关系,提升你的工作表现;反过来,当你有成就感、找到意义的时候,也更有可能产生积极情绪,让你更投入地工作,获得更好的成就和关系。

“心流”之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通过10万份样本研究得出,幸福是你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达到忘我,并由此获得内心秩序和安宁的状态。这当中有几个要素:有明确的愿意为之付出的目标、挑战与自身的能力相匹配,有即时反馈,从而让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于此,获得巅峰体验。

如果觉得太学术,再来看一个大众些的解释。1999年版《辞海》中对“幸福”的释义是:“人们在为理想奋斗过程中以及实现了预定目标和理想时感到满足的状况和体验。”划重点:目标、奋斗过程、实现、满足感。

所以,“幸福”并不抽象,也不是由你同事的车有多豪房子有多大决定的主观感受。幸福是一个具体的可操作的定义,它有清晰的成分(PERMA),有具体的途径(明确目标,投入其中)。换句话说,幸福并不是什么终极愿景,而是你达成目标过程中的副产品。


这里说的目标,当然不是那种“一个亿的小目标”,而是切实可行、你真的可以做到的行动单位。

来看一组新年目标清单:

- 我要多运动!

- 我要好好复习,通过考试!

- 我要写完论文!

……

这些都是很好的愿望,却并不是很好的目标。一个好目标应该明确、可操作。什么叫明确可操作?比如,“收拾好房间”是个比较笼统的任务,你常常会不知从何下手,于是先刷会手机;而“把乱丢的玩具放到箱子里”就是非常明确的指令,就让人很容易开始行动。——我们的大脑就是这样,如果指令简单、清晰,大脑愿意立刻去干,而如果指令复杂、模糊,大脑就会拖着不动,陷入停滞。

同理,上边那些美好愿望,对大脑来说都太模糊了,执行起来肯定会当机。所以,跟自己换一个说法吧,比如:

- 不要说“我要健身”,而改成:一到下午5点钟,就去跑步机跑30分钟。

- 不要说“我要好好复习”,改成:今天看完第X章的第X小节,划出主要概念然后背诵。

- 不要说“我要写论文”,而是告诉自己:我今天要写完5页。

很少有人拿到一整个大蛋糕直接啃的,而都是先切成一个个小块。生活中你一样需要切分。如果一个目标拆分后仍觉得无从下手,那么继续拆分,拆到“立刻就能做”的那一步,也就是你行动的最小单位。

当一个又一个最小单位达成,累积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对生活的掌控感、对自己的成就感,就是幸福。


你也许会说,一辈子那么长,一个又一个小目标,得完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是一种典型的线性思维。

小目标不是一段又一段首尾拼接的绳子,而是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结成的放射状的网,是一棵不断生发出新的枝条、向土地和天空不断伸展的茂密的树。当无数个小目标达成后,们它的效应绝不会停留在加法,而会是乘法,是N次方,甚至是指数型增长。

幸福 = 最小目标 x 可行的最小付出

在《幸福的最小行动》中,我阐述过我的生活秘诀:“我自己非常相信行动的力量……通过微小的行为改变,慢慢地,一步步累积,可以带给你巨大的幸运。”

这不是鸡汤,不是小学生跳的活力操,而是以积极心理学为核心,以行动为动力,来帮助你优化自己、创造最想要的生活改变。当然,你没有办法期待自己因为读了一本书、上了一堂课,就立刻有本质上的巨变。即使今天受到鼓舞或是受到暴击,下定决心要发愤图强重新做人,可实际落实起来还是很难,因为在改变的路上,强大的动机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要想走到终点,需要的是坚持。怎么才能坚持呢?靠每天、每一步的最小行动。

所以,如果你愿意,请暂时忘掉“幸福”这个会吓退你的宇宙级哲学问题,而专注于每一天、每一个即时就能做的小行动。

当再有人问你“你幸福吗”,告诉他,我正在努力的就是幸福的最小单位,所以我很幸福。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

刘轩《幸福的最小行动》现已上市。

回答者


刘轩
刘轩  
哈佛心理学者,著有《幸福的最小行动》。

相关推荐


问答
如何看待“小确丧”?
问答
吃多少苦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评论内容


周蓉取了个好长好长的网名
每天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不是微商就是传销
霡霂氤氲/yl
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泥沙俱下,是自己的意识构建了各自的世界。大道理人人都懂,小情绪不好把控。
拓海
关键就是,您要认清【丧】才是我们小人物来到这个世界的永恒常态。。。😂😂😂
「ONE · 一个」

下载「一个」APP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