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年轻人想逃离家庭?


runAWAY问道

快要过年了,很多人都害怕回家,我们害怕回家的时候害怕的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想逃离家庭?

行尸走肥肉说

在我的记忆里,表哥是一个炉火纯青的傻逼,如果傻逼能成为一项竞技运动,他能在12岁就进入国家队,16岁为祖国夺得第一枚世界金牌,现在应该已经是一名德艺双馨的退役老傻逼了。

他能有如此天资和实力,多亏了二姑从小对他孜孜不倦的灌溉。

13岁那年,我还在和校外的混混们在江湖上漂泊。能在豆蔻年华选择混血雨腥风的江湖的人,大多头脑比较简单,所以我身边的傻逼也很多。其中佼佼者要属田哥,他比我大四岁,矮一头,十分具有事业心,每天下午的放学时间他一个人都会准时去高中门口劫钱。

我对这种送死行为十分不理解,混混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是人多欺负人少,你一个一米六不到的混混自己去劫富济贫,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呀。他说:“现在的学生学业压力大,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都要吃很多的零食,等放学的时候零花钱基本被花得所剩无几。我怕我带的人太多,钱不够分。”他当时就触动到我了,我说你还真是对学生们关怀备至宠爱有加,可是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自己,凭你现在短小的身体素质,你觉得谁能给你钱?

他矮矮地笑了,狂妄的声音从下而上传到我的耳中,他笑道,上面的人听着,你真当我是傻逼吗,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能天天坚持往那跑,无利不起早,其实我早就成功了!

他说有个身高体壮的大傻子,他要钱就会给,他已经从那个大傻子手里拿了一个多月钱了!我听到后还挺高兴的,四处奔走相告笑话这两人,说哈哈哈哈哈哈能被这个傻逼骗钱的人,得有多大傻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我发现那个大傻逼是我表哥。

人行走江湖混的就是面子,没了面子,这个人就算活着,在江湖人眼中也是死了。所以我不能和那些江湖儿女们说,遵纪让人生更美好,守法使社会更和谐,请大家洗心革面,别再抢学生钱了,和我一起构建和谐社会共创美好明天,台下的各位朋友们大家好,这个大傻逼是我表哥,我们哥俩给大家拜年了。

因此,我为了保全面子羞于承认我认识他,任凭田哥放肆劫表哥钱。而表哥家是开小超市的,家里的收银台无人看管,这为表哥拿钱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再加上他不为名不为利要多少钱给多少钱的好名声,越来越多的混混慕名去找他要钱,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市场需求,有的混混还会提前一天和他预约:“你后天有人劫吗,没人劫的话给我准备100。”

他乖乖地遵守他们的规则,从没有想过反抗,只是一味听从。

到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偷偷暗示他,现在的这群小混混都是欺负老实人,家长一出面他们就都怂了。表哥听后,木讷的脸上出现了顿悟的神色,我欣慰地回家吃饭。第二天我就听闻了大傻子在被劫钱的时候,他爸突然蹦了出来喝止了他们,然后大傻子和他爸两人双双被劫了钱。

大家好,这个大傻子他爸是我二姑父,我们哥仨祝大家新年快乐!

你一定觉得这个故事特玄幻,可它是真的,换成那天我爸回家后叙述这事听着就真实多了,原来你表哥一直被校外的小赖子讹钱,今天你二姑父知道了,去找这帮小赖子,结果也被劫钱了,给你二姑气坏了,最后找的我去吓唬那帮小孩。

故事最后,大魔王终于出场了,那就是我二姑,这个教育出来木讷表哥和懦弱二姑父的幕后真凶,表哥在被劫钱的开始不敢说,是因为他知道说了二姑责骂的是他,以此次错误为名,日后还会进一步控制他的行动自由,所以他选择自己默默忍受。二姑父纯粹是做什么事都被骂,管怕了。她的控制欲毁了两代人。

前几天读到那篇《北大留美学生写万字长文数落父母“过度关爱”,12年春节未归》后,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角王猛某种程度上,就是翻版的表哥,都是在家人极端的控制欲下成长,不过王猛有能力逃离原生家庭,还可以发长文有条理地控诉,而表哥没有。

这个王猛,在父母的威慑下,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年幼时被母亲打扮成女孩模样,过度溺爱导致小时候连剥鸡蛋都不会,面对亲戚的嘲笑,父母从未保护只冷眼旁观,上大学前一直把他控制在身边,一言一行必须要遵守他们的意愿,上大学后还要被迫接受北京亲戚的“照顾”,他不能反抗,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他好”,于是他为这段关系里无力的自己感到痛苦,出国后拉黑了父母,12年不回家过年,写了这篇万字长文控诉那段过去。因为他后来受到的教育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人格缺陷都源自那段和父母的畸形关系里。

他能控诉,说明他已经从那段问题里走了出来,并且努力解决。他说,为了追求健全的人格,打算下一阶段主攻心理学。

而表哥呢,这个我身边生猛鲜活的例子,也是在二姑以“溺爱”为名的控制欲下,一步一步走向了沉沦。我记得表哥青春期的时候,被二姑知道了早恋,二姑的处理方式是杀到学校,当着全班级的面指责那个女孩:“少来骗我家儿子,女孩要知道自重。”然后哭着求表哥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我不知道那时表哥的内心是怎样的恐惧,谈恋爱是否在他心中变成了一件让人屈辱的事情,我知道他大学毕业后从未谈过恋爱,只是到了年纪便通过相亲匆匆结婚,二姑同意他结婚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婚后必须要和她和二姑父住在一起。

每个中国父母都有过度掌控的病根,有的人善用“这是为你好”当借口,有的人喜用“孝顺”压迫子女顺从,其实在我们长大后来看,他们不是为你了好,这也和“孝顺”无关,他们只是从来没拿自己的孩子当作独立的个体去尊重过,他们一直在意的是自己的感受。

二姑善哭,每当表哥不从她意时便会哭,不打不骂只自己哭个不停,委屈异常。表哥想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间时,她拧不开那道房门,便在门外哭;表哥贪玩回家晚了,她坐在客厅哭着等待,哭着问可不可以不要和那些“坏朋友”们玩了;表哥大学专业想选艺术,她问可不可以换成会计,艺术她不了解所以不放心,不同意就唉声叹气地哭起来。

表哥最后一次反抗是结婚前夕,身无分文离家出走半月有余。二姑十分焦急,她说表哥这些年没有朋友,担心会不会在外面饿死,她又哭一切本来好好的,为什么他要作。十几天后表哥电话终于打通,二姑不和他说话,让二姑父传话给他,你快回来吧,你妈要哭死了,她哭死了你就开心了吗?

去年过年回家聚餐的时候,二姑一家携儿媳妇也来了,她抱着刚满月的孙子,席间,她教育表哥说:“都当爹的人了,怎么还不会来事,用我在家教你的那些话给大家敬杯酒啊!”年近三十的表哥依然满脸木讷,站起来支支吾吾不知说了什么,干脆一杯酒一饮而尽,亲戚哄笑。二姑数落他“拿不上台面”,他微醺的脸上有屈辱和憨笑。

小时候我非常喜欢表哥,他在佛龛底下藏了很多漫画书,在我来的时候他会拿出来给我看,满眼放光地和我说他以后要当漫画家,他吹了非常非常多的牛皮,是他教会了我侧手翻,他机智幽默,时常蹦出来一句金句引得我俩哈哈大笑。我曾经很崇拜他,可是他后来被变成了傻逼。

在那篇《北大留美学生写万字长文数落父母“过度关爱”,12年春节未归》下,更多人留言的是:“你太不孝顺了,父母养育出来你这么个白眼狼也是悲哀。”

很多幸运的人,没有经历被亲情控制,就无法理解“孝”这个字压垮了多少人,家应该是给予人能量的存在,当一个人回家都需要勇气时,那里就不能算是家了,如果这个家只是一味地控制你,并非容纳你,记得找到机会要逃,你的一生是为了你自己。

只有相似家庭教育的人能理解这份痛苦,但好在现在有人能理解。你今年回家过年吗?不回去也没人怪你,没事。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回答者


行尸走肥肉
行尸走肥肉  @行尸走肥肉
一位拥有三双拖鞋的便衣诗人。

评论内容


妖七
还好,我的父母交给我的是如何独立,现在寒假,我睡在打工的宿舍里,父母时常电话问我吃饱穿暖否?从小在母亲的教导下,我能做一桌子菜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早安!陌生人~
青溪
要自由就得忍受孤独,要爱就不能避免被它绑架。这一生选择什么就要承担什么。有人愿意被妥善收藏有人选择四处流浪。别抱怨。
阿怪
很多时候都觉得很压抑 你知道你改变不了他们甚至自己都改变不了 现在就像身处一个巨大的悲剧中 你已经预见到了结局却不能暂停 你只能任由自己被巨大的洪流推着走 慢慢地掉进那个深渊 连哭都哭不出来
「ONE · 一个」

下载「一个」APP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