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有“存在感”的人?


小熊饼干问道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没存在感的人,大家一起聚餐、聚会的时候,我走掉基本就是没人察觉。要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有点存在感的人?

达达令说

从前看日剧有个微妙的体验,日本的男人下班以后不会直接回家,而是更多的会去喝酒。这些场景,村上春树跟渡边淳一的文字里也都有提过。

 

后来看关于居酒屋的文化相关,说到是由于社会文化缘故——在日本,下了班直接回家可能代表着你这个人没有交际能力,反而是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才会被当做是跟上司应酬了,显得很能干。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日本的居酒屋的确是有能吸引人的地方。

这么看来,当然也是一种解压或者暂时逃避家庭压力的方式了。

 

看晚上有一个综艺节目,有一期关于“父母想去养老院该不该支持”的话题,蔡康永说了一个很别致的观点:一个有主意的人,他年老了以后也是一个有主意的老人。而一个没有主意的人,年轻的时候本就不是一个有存在感的人。

 

存在感并非在于一个人年纪大小,而是在于一个人对于自己的存在如何看重。如同蔡康永所说的,如果一个人享受自己在生活里可有可无的角色,那么便不需要探究其是否值得被敬重。

 

可是如果是一个在意存在感的人,他会自有一套获得自我认同的逻辑,而不是呼喊着为何别人不给自己一些尊重。

 

读李安导演的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说起有次他和太太林惠嘉到纽约法拉盛的华人区买菜。

那时候李安已经是很知名的导演了。有位台湾的老阿姨对他的太太说:“你真好命,你先生现在还有空陪你来买菜!”

结果林惠嘉回答:“你有没有搞错啊,是我今天特别抽空陪他来买菜的!”

台湾老阿姨一时气结,“半天接不上话”。

李安说在家里太太自有一套管家的原则,让他跟儿子们服服帖帖,而且服气。

 

读到这一段,脑海里呈现的是李安太太掷地有声的答复画面,这洋洋得意,全是心底的那份自我尊重。

 

连岳先生说过一个观点,男人过了四十就会有一股味道。不再收拾自己,也不再为谁而取悦。时间久了,所谓的“臭男人”就是这么来的——不仅是一种社会角色上的标签,更是一种气味发散而让人产生的厌恶。

 

时常觉得自己被忽略,是一种常态。在职场上,在家庭里,甚至是在公交车里。你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你只是一个过客,一个路人,于是感知不到属于自己的存在感。

 

我也曾经困惑过,关于这样东西,如何达到自我认同以及被他人认同的平衡统一。

 

还是有些思考收获的。

 

一是存在感是相对固定在一个环境中的。

这个环境中你所占据的分量大小,直接决定着你的话语权。

 

于是才看到《人民的名义》里,祁同伟无法仅仅满足于自己的公安厅厅长的位置。临死前躲进深山老林,遇见当年救过自己的恩人。老人劝说他:收手吧,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满足?

同样的逻辑。祁同伟的恩师,高育良不迷钱财,唯独追求权力。权力可以规划,布局,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可是成也权力,败也权力。一念之间,不过天翻地覆,如梦似幻一场的过眼云烟。

当然了,职场里很多人也会站在某个位置上,行使自己的种种职权。只是有时候那个位置的光芒万丈,远远超越了自身所能匹敌的能力。


于是混过职场的人都知晓,得是一个人从那个位置上卸任下来了,得是彼此之间不存在职场关系的维系了,这之后还能相互来往的,才是一个人自身的魅力所在。


无奈这世间,大多数人把自己背后的那一道光,当成原本就属于自己。于是将其当做存在感的来源。于是才会有那么多人,得到那么多的权力,名利,可是依旧不开心,甚至过得一塌糊涂。

 

二是存在感来自于向内探讨。在这一点上,人人都是平等的。

 

小说《遥远的救世主》里,警官员芮小丹审判一个杀人犯王明阳。王明阳是个高智商以及高情商,只是走错了路的知识分子。他无所畏惧,始终不肯开口。

 

而后在探讨《圣经》的教义逻辑时,王明阳直接上升到讨伐的角度,质问芮小丹:你有什么资格审判我?

 

她一一回复:人都是有羞愧心的,即使这一世你不奢望自己能有善终,可是只要在心里你还把自己当作一个人,想要敬畏自己一场,你就有义务,为自己的灵魂寻找一处安放之地——只有交代你的罪行,你才可以达成走向彼岸的那一条路。

王明阳瞬间松开紧紧拽着的拳头。他终于臣服——不是臣服于法律,而是臣服于对自己生而为人的敬重。


这段篇章我反复阅读,每一次体验都有着微妙的不同。

三是存在感是需要时间这个指标来喂养的。

前些日子有好友跟我说,一大早要从深圳飞到北京,给领导当面签一份报告,然后当天飞回。

这辛苦奔波,让我无奈:难道就不可以把报告快递过去吗?

她摇头:没办法,这是公司章程并且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其实即使我风尘仆仆赶到北京,赶到领导的办公室,给他呈上那一份报告,他或许也不会在意我是谁,我经历了怎样的劳累。我只是敲门进屋,他只是低头签字,而后我悄然离开。”

 

“在那个环境里,不论我是小张小刘,我都是没存在感的。因为我是一个职场小咖,我没有值得令对方说一句感谢的理由,毕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我于是问,那你怎么释怀这样一种工作状态呢?

她答复:不出三五年,我也会坐上那个位置,我也会在办公室里坐着等一个小菜鸟送上报告,冷漠地签字,面无表情。

“或许我现在会说,到了那个时候,我会说一句谢谢,安慰一下那个风尘仆仆赶来的小孩。可是谁知道呢?说不定等我坐上那个位置了,对这一切也就看得平淡了。”

 

“也是说,我要得到这一份存在感,我得先走到那个位置,成为那个人,通过外在他人的敬重,再来达成自我内心的敬重。而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酝酿的。”

我想起前些年为了为父母在家乡买房,因为刚参加工作没有多少积蓄,于是第一次开口向亲人以及好些邻居借钱。诧异的是,居然很快就筹到了足够的钱。


问起他们为何愿意借钱给一个没有任何凭证的姑娘。他们回复,我们认识了你二十年,认识了你父母四十年,是真好人还是假表面,这些我们心里有数。

难免会感慨,一个人,一个家庭,为了证明诚信这样品质,或许得是十几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可是一旦这份被敬重成立了,那么你存在于这些人心中的存在感,你对于自己这几十年成长里的克制跟保持善良,这些便是最大的自我认同。

 

存在感不是很大的一样东西,它起先形成于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继而在后来的人生里,很多的环境中,你需要结合时间作为药引,并且在其中投入自己的心力——包括努力,勇气,以及更多的品性——使得你呈现出来的自我,是有一份定力的人。

还想起家乡的一位阿姨。她二十四岁的时候选择跟酗酒度日的丈夫离婚,尽管在那个年代里是天大的一件事。可是她也不跟父母或者外人解释争吵,更不会去哭诉委屈。

她只是照旧默默地劳作,白日里去给别人家干农活,傍晚时分锄地种菜,家里还养了几头猪。凌晨时分在浓雾里,把青菜挑去菜市场卖了换钱,然后再去别人家干农活。周而复始。

一晃二十年过去,她的五个儿女全部大学毕业,陆续成家立业。她的儿女们过来找到我妈,希望帮忙劝慰他们的母亲——辛苦这些年,现在可以找个伴生活了,不用再为难自己了。

我妈回复说,她并没有为难自己,真的。

“从她当年决定离婚那一刻开始,她就从为难自己里解放出来了。你们的母亲,她去别人家帮忙干活,永远是最勤快那一个,谁家都抢着要她。她拿去菜市场卖的菜,从来不会把蔫黄的菜叶夹杂在大片菜叶的里面,每一天早上她的那一摊永远是最快卖完的。就别说家里养的猪了,健康好吃,从来不放饲料,喂的全是自己采摘煮好的食材。”

 

“你们的母亲,是我见过的,最有主意的人——我们这一拨女人里,没有一个比得过她——她无论在什么样的境遇里,都是靠自己辛苦劳作,挣来了那份被人敬重。”

“你们不用担心她会为难自己,她心里跟明镜似的,要什么不要什么,她比我们都有资格配得上这一句。”

在一旁的我心里突然一惊。

 

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这不就是自我存在感的最原始的呈现吗?多谢这些家乡的人们,也多谢我母亲的那一段表达——于是我得以知晓,这世间的道理,其实都需要回到发心。


发心在哪里?发心得是回到童年里,回到养育我们的家乡里,回到一开始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到底何为轻,何又为重?

当你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你已经赢得自己的尊重了。

此刻想起艺术家草间弥生说过的一句,“一生中所有的艰难我都亲力亲为。”

当你愿意承担起自己此生这一段旅程的步步扎实,亲力亲为,那么即使从婴儿跨越到年迈告别尘世,于我们自己而言,存在感才称得上,未曾缺席过。

以及,如果你发现它现在被你丢弃了,记得要把它寻觅回来才是。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

回答者


达达令
达达令  
达达令,电影策划,互联网民工,副业码字。

相关推荐


问答
真的朋友之间存在“添麻烦”吗?
问答
和女神在一起没有存在感怎么办?
@Juno_2015 答 桑晶

评论内容


喵了个咪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爱与诚
知道自己是谁,比知道别人是谁重要多了
精神分裂症患者
方法很简单,不要去想怎么让自己有存在感,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让自己变得优秀,只有变得对别人有利用价值,别人眼里才会有你,才有资格讲存在感,弱者是没有资格讲存在感的,矫情罢了。
「ONE · 一个」

下载「一个」APP

微信打开

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