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我相逢 [♫]


文/苏更生

 

我们就耐心等待,等待着长久的疲惫被驱散,等待与新的自我相逢。


我该怎么描述南方的寒冷呢?此刻我回到了家里,窗外的桂花树依然绿油油的,睡前我站在窗口看了一会,低矮的屋檐,发出昏暗光晕的路灯,灯下扩散的光亮里飘洒的雨和雪,我躺进被子里,风吹得窗户发响,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桂花树上挂了白,对面的屋檐上铺了一层霜。好冷啊,一股从脚到头,从内到外的寒冷,只有我是暖和的,衣服和头发靠我的心脏发热取暖。这大概就是南方的寒冷吧。

回想起去年十月之前的生活,此刻简直恍若隔世。那时我在做什么呢?我模糊地记得我在隔离和等待,然后发生的事情轰然就将现实推倒,然后我就被时间赶到了此刻。终于要过年了,三年前,也大概是这个时间,我开着车带着猫,一路从北到南,夜途中遇到团雾,在高速上只能缓缓跟着前车缓慢移动,挪到一间加油站,灯火通明,站内挤满了大货车,还有我这样归家被耽误的司机。等了几个小时,天亮了,我琢磨着正巧路过武汉,可以拐进市里去吃份豆皮做早饭,但我当时很累,决定还是直接回家的好。我到家第二天,武汉出现疫情了,然后生活的现实被推翻,我又被时间赶到了今年。

 

之所以写下这些琐碎的事,是因为这几年里,时间的速度好像被改变了。现实要么加速要么放缓,我的体会已经不太真实了,如果不是因为南方这么冷,而又恰好要过年,这些事我不会再想起来了。那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到底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我时常思考,但又得不到答案,我也向别人提问,我发现他们比我还茫然。难道这世上发生的事,真的如流沙一样,没有任何意义吗?

有人告诉我,其实你长远来看,人类也是个偶然,文明也不重要。呵,这我当然知道,可我又不是一块化石,我活的就是此时此刻。我并不是很愤怒,也不是很生气,只是很茫然,这么多事情发生了,我也不能假装它们不存在吧?也有人告诉我,个体是很无力的,无数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可是我却总是不肯相信,也不愿意接受这种现实。

 

最近我读了一本书,里面有人写到这样一句话。她说,对于你在年轻时所经历的那些恶和污秽,我觉得很遗憾,因为这世界上其实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我当时停下来思考了片刻,觉得她说的真好,对于那些觉得个人无力的人,我也觉得很遗憾,因为这世界上肯定也有很多有力的事情,你只是没有看到。我们将目光投向哪里,决定了我们的前进方向,我是愿意相信渴望相信,这世界如此美好,值得我们奋斗。但我无法解释,甚至无法鼓励他人,因为他们目光所及之处的黑暗,我相信也是一种真实。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不是我们看到什么,也不是我们想到了什么,而是我们决定做什么。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只有行动才能决定我们未来是谁。我们听过太多的道理,但道理其实没有任何用处。人生的改变不靠任何智慧的话语,而是靠我们做出的每个行为。只有行动起来,改变才会真的发生。如果我们相信一件事,只有不停行动,才不会让生活停滞。

 

在某些时刻,我接受了一些遗憾和局限,比如说我们无法选择时间,也无法决定未来。生活里的偶然其实很庞大,但是在更多的时刻,我相信人的信心和力量,是,的确有我们无法决定的事,但我们依然有力量去决定另外一些事,不是吗?如果你说人生完全是偶然,那我不信,一定是有什么事是可以通过我改变的,我不相信人是这么软弱且无力的。我可能无法决定命运,但是我还不能决定我是谁吗?我如何思考如何行动如何改变,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吗?

我们当然不能改变世界,这有什么可遗憾的?早早接受现实,然后振作起来,我本来也没打算改变世界,我只打算改变我自己。我既不改变世界,也不打算融入它,我只是在我能决定的事情里下定决心而已。我总是反复地提起决心,是因为我知道这很难,我必须自己为自己打气。

 

可人生本身就是很难的,这世上就没有容易的事,想清楚了这一点,那我就彻底放松下来。既然到了年末,那我们就耐心等待,等待这一年过去,等待着能好好睡上一觉,等待着长久的疲惫被驱散,等待着新的一年,我们和新的自我相逢。

责任编辑:讷讷

苏更生全新专栏「此时此刻」,每两周周三于「ONE一个」APP独家更新。

作者


苏更生
苏更生  @假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相关推荐


阅读
人生选C [♫]
文 / 苏更生
阅读
大教堂的故事 [♫]
文 / 苏更生
点击可下载ONE一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