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这残损的世界 [♫]


文/海桑

  
06:24
我爱这残损的世界
朗读者-大卫


与万物恋爱


问 :如今,还爱得动吗? 

答 :现在,与万物恋爱。 

问,是半开玩笑的 ;答,是认认真真的。 

与万物恋爱,恐怕是这样的。而当我说起万物的时候,更愿意将数不尽的物物事事,一一地全都列举出来。比如一棵歪倒的枫杨,一朵无心的白云,一粒放进嘴里的豌豆,一个充满疑惑的思想,以及缺口的墙垛,弄脏的雪地,蜷缩的枯叶,打碎的碗。 

我爱这残损的世界,似乎比爱完美更多些。我明白,于万物当中,爱草木,爱虫鱼,爱天空大地,乃至爱高于人类之上的存在,却并不困难,爱人才是最难的。不是说爱人类,是说爱人,爱一个个具体到眼睛鼻子的人。不是在千里之外爱他,是在身边爱他,爱吃喝拉撒的他,七情六欲的他,爱一直向下堕落的他。这个时候,我说的与万物恋爱,已走出了狭窄的山谷,而水天一色了。

与万物恋爱,只能是这样。爱具体的事物,单个的人,把人类当作个体来爱。用恋爱的方式,与世界保持联系,世界不是他者,所有的存在,只是你和我,一对一,面对面,我永远不会转过身去。

 


与一盏灯说说话

 

托在手心的红草莓 

每一颗 

都是春天的小心脏 

那些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真挚又动人 

如今都不算数了 

夜深了 

与一盏灯说说话 

就是与菩萨说说话 

两只空杯子放在一起 

明日清晨 

它们会靠得更近些


 

孤单又落寞地走着

 

一个人活到了八十岁 

有些事 

也不过刚刚开始 

把碰见的每一只蝴蝶 

都当作春天的第一只 

就这样 

孤单又落寞地走着 

仿佛一直走下去 

就能走到天边似的

 


耳朵里的鸟鸣醒了

 

耳朵里的鸟鸣醒了 

屋瓦上还残留着薄薄的雪 

如想念一间小屋一样 

想念一个叫小屋的人 

昨天的雪人不见了

 


在呢在呢

 

小时候村里的两个傻子 

都喜欢找我玩 

姐姐总说我不在家 

我说在呢在呢我在呢 

就从屋里跑出来了

责任编辑:讷讷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本文选自海桑诗集《我爱这残损的世界》,果麦文化出品。

作者


海桑
海桑  
诗人。

相关推荐


阅读
就吃一口,一小口
文 / 读者
阅读
生活很累,也没能累出成就
文 / 读者
点击可下载ONE一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