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与她之间


文/陈雪

以前他们三个人在学校同一个社团,后来大刚跟小雨进了一家公司,却是安娜与大刚谈起了恋爱。小雨一直没有交男友,节假日安娜跟大刚就约小雨去吃饭,大刚后升职,他们就租了一个有两间房的屋子,假日小雨来吃晚餐,大家聊得尽兴,小雨便留在客房过夜。那时三人在一起很融洽,安娜以为这份友谊会天长地久。

事情发生得猝不及防,不过就是有一次大刚电话响了,人却在洗澡,安娜帮他看看谁来电,结果看到小雨的短讯,“夹在你们中间我好痛苦,让我离开吧。”

短短几句话,却像轰雷似的,爆出了真相。

她想了很久,有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可是直觉告诉她,就是那样,大刚与小雨,超越了纯友谊。她把手机放下,很想假装没有这件事,她很气恼明明一切都很美好,为什么一通简信破坏了所有。

她在屋里来回踱步,她抓乱了头发,都不知道该怪谁。

大刚从浴室出来,看她脸色不对,问她怎么了。“我都知道了。你跟小雨的事。”她说,说完这句话,那件事就变成真的了。她忍不住放声大哭。

大刚问她,“你知道什么。”

她说,“我都知道,不要再骗我了。”

 

那晚,她收拾东西,离开了大刚的租屋。以前她跟大刚吵架,就是跑去小雨家,如今她可以去哪?她赫然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里,知心的朋友竟然算不上几个人,她提着行李去住旅店,因为不知道要住上几天,她挑了便宜的旅店,深夜里她脑子里嗡嗡鸣叫,都是她与大刚最后的对话。

大刚后来坦承了,他确实是与小雨偷偷交往,他一直想告诉她,却又怕她伤心,“真的怕我伤心,为什么要开始?”她说。

“感情这种事,人力无法控制。”他说。

“不能控制感情,可以控制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你至少可以选择告诉我。”她说,她知道自己有理,可是这种时候,有理又有什么用。

安娜甚至没有要大刚作选择,因为覆水难收,她与大刚已经不可能,她难过的是,大刚说,小雨暗恋公司同事,那段日子很难受,他因为安慰她,所以越了界。算起来那是有一次她到日本出差的时候,讽刺的是,那时她还叫小雨要好好照顾大刚。

发生这样的事,最令人难过的,不是背叛或谎言,而是眼看着自己爱着的人一点一点变得陌生。她想象大刚与小雨独处,他们吃牛排喝红酒,听音乐,小雨诉苦,大刚安慰,就这样在音乐、烛光、红酒与心事的催化下,“他们越了界”。她讨厌这个描述,越了界,好像只是脚轻轻一跨的事,她认识的大刚,不是会随意把脚跨到界线以外的人。她认识的小雨,对朋友一直那么仗义,为什么会对她这样无情。

“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要伤害你。”大刚说。

她心里更难过了。是啊,从头到尾与她无关,无论是隐瞒她私下见面,或者红酒烛光晚餐互相倾吐心事,又或者是他们彼此倾心,越了界,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当他们独自相处时,她是不存在的,无论是友谊或爱情,她都失去了。

好像有很多话想问,你喜欢她什么?她比我好吗?你们想要继续吗?你会讨论我吗?你们快乐吗?小雨的信息里说夹在两人之间很难受,所以他们也会感到矛盾吗?所以并不是肆无忌惮,他们也还是顾虑她的。这些问题每一个想起来都很可悲,她一点也不想说出口,可是脑子里却回荡着很多想象出来的话语与答案,每一句话都让她感到伤心。

“我退出。”她说,知道自己是逞强,可是不退出,等到大刚作出选择,自己恐怕更为难堪,以前不知在哪里读到过“如果无法作出选择,就选新的。”她一直不能理解这段话。但此时她可以理解了,若不是更加喜欢新的,为何要冒着伤害旧人的危险呢?

大刚表情一直木木的,似乎也找不到可以解释的理由,“事情发生之后,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吗?感觉像搭上一辆失速的列车,眼看要撞毁了,却没办法下车。”他说,他眼神空洞,好像思想被掏空了。“我知道我会失去你,可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这种事,我们不应该跟小雨走得那么近,我不该单独跟她见面的。”

最后的时刻,安娜收拾东西,大刚在一旁帮忙,小小的屋子竟有那么多安娜的东西,他们俩好像都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用急着都带走,再回来拿就行了。”大刚说。

“我怕我没有能力再回到这间屋子。毕竟里面满满都是回忆。”安娜说。她看到客厅电视柜上,有一张他们三人出游时的合照,安娜站中间,大刚跟小雨站在她身旁,那时他们时常三人出游,总是非常开心,小雨一直没交男友,她又跟大刚说自己暗恋同事,此时安娜心中突然想到,或许,小雨已经喜欢大刚很久了。那张照片她没有带走,屋里的照片她一张也没收拾。

手上大包小包,大刚说要开车带她,她说不用,大刚好像还要解释些什么,关于小雨跟他之间,有某种神祕的连结,“其实如果没有我,你们或许早就相爱了。”安娜说。

事后,小雨给她打了电话,她没接,小雨传来很长的信息,不断跟她道歉,她没回,那些字句看起来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忏情告白,小雨说,她第一次见到大刚,就爱上了他。后来发生的事,也都是她起的头,她主动,都是她步步进逼,大刚才越了界。

又是这句话,安娜啪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摔,连找借口他们都心意相通。

 

多年之后,安娜是从以前共同的朋友口中听说大刚后来跟小雨结了婚,小雨生了个孩子,她身体不太好,有点产后忧郁症,大刚换了工作,花很多心思在照顾妻子跟孩子,她想着这么多年了,不离不弃的,他们是真爱了。搬离大刚家之后,她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处所,认识了新的朋友,她逐渐发现过去三个人的关系是多怪异的组合,或许一开始就错了,有些人该当朋友,有些人才应该成为恋人,一开始,应该就是大刚跟小雨在一起,而她成为他们的知己,后来她才知道,自己一直没有理解过这两人。想到这些,她逐渐感到释怀,她没有否定这段恋情美好的部分。

朋友问她,被自己最爱的两个人背叛,是不是特别痛苦?但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恨,毕竟她对他们还是有感情的,她知道自己,即使做不到祝福跟原谅,至少还可以做到把那件事与自己隔开,别人谈恋爱,其实不干她的事,她与大刚恋爱,也不意味着她就拥有他,被谎言欺骗固然伤心,但至少说谎的人并不是她,她不需要为别人犯的错惩罚自己。

她心里没有恨,只是有一点遗憾,但后来她自己也走出伤痛,拥有了新恋情,或许因为她重视爱更多过恨,于是,告别了一段恋情,最终她还是有能力去爱人。

责任编辑:讷讷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编辑部微信:oneapp2020。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作者


陈雪
陈雪  
作家
关注

相关推荐


阅读
荡漾在泡沫里的鲜花墓碑
文 / 枨不戒
阅读
黄金烟火
文 / 狮心

评论内容


亦泫
告别了一段恋情,最终她还是有能力去爱人。
马路牙子
一个人的成全 好过三个人的纠结
*在水一方*
防火防盗防闺蜜、自古不变的真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