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得了腱鞘炎


文/刘诗璇

一.腱鞘炎

孟婆得了腱鞘炎。

一开始是酸痛。打了一天汤,手腕又肿又胀,弯曲到60度就会咔哒弹响。本来,这是多年的老职业病,但这次发作格外厉害。坚持工作的孟婆很快便发现,打汤时,自己掌勺的手开始颤抖。

手一抖,汤的分量,也许叫剂量更加合适,就出了问题。剂量不足,新来的死鬼忘不了前世的家人,喝了汤还哭着闹着要回家去找他们的,有几个。喝多了,喝到健忘,在奈河桥上分不清方向直直往回走的,也有。总之,最后的结果是,孟婆被领导约谈了。

孟婆的领导,奈何桥管理处业务一科杨科长,中年美妇。杨科长的丈夫在地府核心部门,阎王殿,担任要职,因此她说话时的中气比阳间人还要足。她伸出食指戳了戳孟婆肿胀的腕关节,安慰了一句,随即坐回办公桌前。

“你有问题的不是手,是工作态度。小伤小病,我们当年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克服一下。那年阳间地震、海啸,我挺着大肚子,来奈何桥上加班。确实累,坚持下来就好了。你也是奈何桥的老员工了,怎么还和那些刚进来的愣头青一样,拿请病假作借口呢?”

“我是真痛,而且打汤时要一直用手……”

“打汤的工作,谁都能干。为什么偏偏选了你孟婆?是公司对你的信任。赵婆、刘婆,她们想多轮些班,我还不愿意批呢!你这么多年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我只相信你的手艺,可千万别辜负了这份信任啊!我也干不了几年了,这个位置总要有人来接手吧?你是她们里最有希望的一个,当干部的滋味,不想尝一尝吗?”

“能不能让刘婆赵婆多分担点?她们总是不配合我……”

“那是你和她们的沟通问题。你可是打汤小组的组长,自然要负责管理好手下的团队,激励全体员工的气势。退一万步说,这汤是以你名字命名的孟婆汤,是信任,也是责任。要像爱你的孩子一样,爱这份工作。”

“可我没有孩子……”

“不要再说了。孟婆,我尊称你一声孟婆。你也一把年纪了,除了熬汤打汤,还能干什么?她们阳间的中年女性都举步维艰,何况我们阴间?回去后好好反思一下,明天晚两个小时来上班吧,不要晚太多。”

由于杨科长还要和其他员工谈话,孟婆被赶出了办公室。

孟婆怒了。她在工位上留下一张纸条,从员工宿舍拿了两件衣服,将小电瓶车开到最大速,驶离奈何桥——她工作了一百八十年的地方。其实,孟婆也记不清自己到底在奈何桥上工作了多久。最开始,时间过得太快。而之后每一天,又度日如年。

孟婆留下的纸条上写着:阴间虽然黑,我也想去看看。

孟婆第一个最想看的是彼岸花。她在阳间时便听说彼岸花极美。之所以阳间没有彼岸花,是因为阴间的人抗议,认为这摄人心魄的花应该是他们的特权,严禁出口。可孟婆投胎来阴间几百上千年了,一辈子都站在奈何桥边,从未抽出时间去看看彼岸花,完成上辈子的心愿。

没错,孟婆是阴间唯一一个记得上辈子经历的人。因为她一直为别人打汤,来不及自己喝上一口。

孟婆上辈子是个书塾先生(只要意念足够强,性别变化并非难事),带着未开蒙的七八九岁小孩念些子虚乌有。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但应当是在徐霞客这人之后的事。教书先生正是看到徐霞客的文章,才决心遍访名山大川,当即丢下圣贤之书走出学堂,不料被路过的几匹汗血马撞翻,惨死马蹄之下。这是几位纨绔在城中纵马嬉戏。末了,赔学堂几个钱便了了事。死前,教书先生的最后一念乃是: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要……

孟婆开车行驶在地府的河边。听说,这水流源头处便是彼岸花盛放的地方。孟婆回忆起上辈子,猛然顿悟,原来这辈子就是上辈子的下辈子。

为了不辜负上辈子的下辈子,不辜负上辈子的自己,孟婆再次加速,驶过雷达测速路口。

 

二.紧急对策委员会

孟婆的辞职并非一时兴起。哪有什么一时兴起,不过都是蓄谋已久。

她干了一百八十年熬汤打汤的工作,却不知道这工作有何意义。

让所有人忘记,然后呢?为了重新开始?为什么重新开始,一定要忘记所有的前尘往事?孟婆看着那些喝汤人的记忆从体内腾空,升起,如肥皂泡般破裂,消失。她只感到自己在毁灭什么,在扼杀什么,却不知这扼杀有何意义。阳间传来一个新名词,没错,碎纸机。

孟婆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角色。工作是破坏,以及一切破坏殆尽后的,空虚。

孟婆或许空虚,但奈何桥管理处绝不。小房间里弥漫着无言的焦灼与胶着——他们已经开了三天三夜的会。阎王府在孟婆出走后,成立了孟婆汤停产紧急对策委员会,以应对奈何桥上由于孟婆汤供应不足而不断积压的孤魂野鬼。刘婆赵婆,不仅效率极低,煮汤的手艺亦人鬼共愤。不少投胎鬼因汤太难喝,与管理人员在桥上爆发言语及肢体冲突,造成奈何桥通行系统瘫痪。

紧急对策委员会最终以32:31的票数,决定用一种新方式消除凡人的前世记忆——电击疗法。

时间就是新生命。一夜过后,八台电疗椅在奈何桥上一字排开。此处说明,由于时代进步,奈何桥已经不是赵州桥的桥,而是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双向四车道,上下高两层,可供多人同时通行。可想而知,孟婆的工作强度有多大。

电疗当然可怕。尖叫,战栗,挣扎,泪水,口水,直立的毛发。排队过奈何桥的人见状自然哄退,把守地府入口处的黑白无常吃尽苦头。终于,一位机智的管理处官员紧急借调来几十顶帐篷,盖在电疗椅外,且加装隔音设施,并为进入帐篷的投胎鬼分发眼罩。后面排队的投胎鬼听不见前面鬼的尖叫,便觉得没那么可怕,自然也冷静下来。经过电击疗法的投胎鬼虽满腹辛酸困苦怨言,想告诉身后来者,但奈何桥是单向通行,他们只能向前看,无法回头。

紧急对策委员会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奈何桥商业中心顶层的旋转餐厅预订了顿庆功宴。饭未开席,便传来坏消息:有人向阎王殿举报电疗的负面效果,并找到地府阎王日报的记者,来奈何桥进行暗访。

副作用,自然是有的。这一点,紧急对策委员会内部都很清楚。经过电疗忘却前世记忆的投胎鬼,都落下胆小、唯唯诺诺、甚至是痴呆的问题。不愿同其他成员交流,总一个人坐在角落喃喃自语,似是念咒。但好歹,没有出人命,倒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更重要的是,不这么做,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要怪,只能怪出走的孟婆。谁让她没事旷工?

也是奇了怪了,孟婆这么个小喽罗,甚至不是高级技术骨干,一旷工,怎么就闹得奈何桥鸡犬不宁?其他技术专家,明明都尽忠职守地待在自己岗位上,对策小半个月,怎么毫无治理效果?

紧急对策委员会不敢继续深想下去,只有派人叫阎王日报的记者一起吃了顿庆功宴,便算了结了。

但一周后,更为严重的后遗症开始出现。一是电击疗法去除记忆不彻底,不少人在经历电击疗法后回忆起阳间之事,大骂地府,“阳间虽然苦,也不会这样折磨人”“都说阴间享清福,现在看阴间完全不如阳间舒服”。虽然这些人马上被当做神经病关了起来,但地府高层深感风评被害,要求全系统彻查此事。

二是,阴间自杀率迎来小高峰。尽管有十八层地府的传言恐吓,但宁愿再死一回也不想再做鬼的鬼还是义无反顾前仆后继。他们其实不知道,阴间的鬼一死,就去阳间投胎重新做人了。但神经病与自杀率带来的最大后果是,本来就丧气的地府更加低沉,且劳动力出现短缺。电击疗法,何去何从?

紧急对策委员会又开了三天的会议。最终决定,废止电击。还是让赵婆刘婆来打汤。

所有帐篷和设备,只花了一个晚上,拆得干干净净。新来的投胎鬼,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哭声。

赵婆是奈何桥管理处工龄最长的老员工。两天后,她抱怨自己肩、颈、腰、背、膝、腿都出现了老毛病,还有些抑郁的倾向,要休息。刘婆则是个花拳,甜言蜜语地向管理处长喊累,两个大眼睛一眨,两行清泪之下,处长只好给她放假。

这时不知是谁,随口说了一句,“好想孟婆啊。”

静谧的会议室里传来一声叹息。

 

三.彼岸花

河的源头处,是地府蔬菜花卉科学研究所。孟婆想,既然要看彼岸花,那便去看最好的。她经多方打探,查了不少网站,发现彼岸花种植界最著名的专家,乃是蔬菜花卉研究所水生花卉科的马海波老师。

马老师的名字来自戚继光的诗: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其人,据说白须飘飘,衣袖招招,因长年研究,长相颇神似彼岸花。他乃业界研究彼岸花种植培育嫁接插扦技术第一人。水生花卉科这个科室,都是为马老师设立的——原来,地府蔬菜科学研究所不研究花卉,因马老师的加入,才改名叫地府蔬菜花卉科学研究所。

水生花卉科,目前只有马老师和他的几个秘书。

孟婆走到一大片彼岸花田中,左侧的花正在盛开,右侧的花正在凋落。

一位老者蹲在花田间,白须飘飘,衣袖招招。

“您在干什么?”

孟婆走近,发现老者手上既无肥料,也无相机。他的指缝中全是彼岸花汁染红的痕迹,手腕处,老皮的缝隙里,也是黑红二色——泥土的味道。

孟婆闻了闻自己的手,有股汤药味,还肿着。腱鞘炎,一时半会儿很难好。这就是职业气质吧,孟婆想。

“你看这一束花,开到了537年。那边那束,是721年。二者的纹路、花瓣形态,完全不同。”

世人皆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能一眼便看出彼岸花年龄的,除了马海波还有谁?

就像孟婆也能一眼看出,投胎鬼喝孟婆汤时有没有悄悄漏几滴。

“开537年的花,和落463年的花,明明外形差不多,姿态却完全不同,你看。”老人又指了指两束彼岸花,孟婆细细看着。

“老师,你看花不会厌烦吗?”

“厌烦,为什么?我看见彼岸花就开心。”老人笑了,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彼岸花,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来黄泉的人,基本上都在哭。如果能把彼岸花培育得更漂亮些,开得更长一些,是不是就可以让他们不那么害怕,多些期待?毕竟,咱们地府也是个美丽新世界呀。”

孟婆愣了片刻,无法分辨这是官方的正式发言套路还是,热爱。马老师脸上的真诚,不像是将自己当成暗访记者,尽管这话非常冠冕堂皇。如果马老师真爱他所做的一切工作,她更敬佩。

自己爱地府这个美丽新世界吗?她爱这里的生活吗?

孟婆悲哀地发现,尽管她比马老师年轻百十上千岁,她的心已干枯得不成样子。

孟婆突然就明白孟婆汤的意义了。忘记不一定就能重新开始,但一定能让你少痛苦许多。孟婆汤和精神鸦片没有区别。定时清除精神厌倦和愤懑,才能让你像永动机一样步履不停。

孟婆想熬碗汤给自己喝。

“谢谢您,马老师。您的话让我受益良多,不愧是专家。”

“什么专家?”老人踢了踢鞋子上的泥,站了起来,“我不过是研究所的看门人。”

“你、你不是马海波老师吗?”

“马主任在那边的屋子里呢。”老人指了指彼岸花田畔的一栋三层欧式洋房,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七点了,我要锁门了。你快点走吧,花田晚上虫子多,咬人。”

“那、您怎么看得出,那个彼岸花的年龄?537年,463年。您可别逗我玩了。”

“这下面的牌子上不写着吗?我每年都要维护这些牌子,当然记得清楚。”

孟婆低头,发现每株彼岸花,根部都挂着一个不锈钢铭牌。1827年种,1532年种,前21年种——已经开始第二轮的盛开。

这个牌子样式十分眼熟。孟婆在骑电动车离开的路上,突然想到在奈何桥上排队的人,每人都戴着这样一个,写着出生年月日的名牌。

 

四.结局

孟婆开车缓慢行驶在沿河大道上,看门人的话给了她震动,但她仍犹豫,是否就这样回到奈何桥旁继续工作。她将车停在河边,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河对岸忽然有人叫,“孟婆,孟婆!”

孟婆抬头,大惊。

她发现自己走错了路。由于过于心不在焉,开反了方向。本来是要回奈何桥的,现在竟来到了河源头上游的何奈桥。何奈桥,是禁地,是阴间通往阳间的路。阴间死去的人们。通过这座桥转世去阳间,成为一颗小小的种子。

叫孟婆的,是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他从何奈桥头排成巨龙的长队里,敏捷翻过栏杆,走到孟婆身前,握住她的双手:“这辈子,我有好好地活。”

“一日三餐,锻炼睡眠,每天都有认真完成。虽然老死了,但你看看我的肌肉!”

老头袖子尚未完全撸上去,两个白无常,便从身后死死扣住他,向上一举,老头便被托起来——鬼都是很轻的,容易抓。

一位白无常向孟婆行了个礼:“最近常有这样性骚扰的案件发生,打扰到孟婆您,真抱歉。”

老头被托着拖着往奈何桥方向走远,仍声如洪钟道,“谢谢你!孟婆!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见到的人,过些年,我下辈子还来找你!咱们到时候再见!”

大叫着的老头被投入往生道。在那里,他逐渐缩小身体,失去记忆。

孟婆看着老头在往生道口变小的背影,在某个定格的瞬间回忆起他是谁。他是多年前的一个小男孩儿。

奈何桥上难得有小孩儿。多的,是老人,和年轻一些的老人。孟婆递给小孩一碗汤,看着他可爱白嫩的脸颊,问,“怎么这么小就来这里了?”

小男孩尚说不出完整的长句。他说,“车车,快,我,疼。”说完便抱着碗,开始咕噜咕噜喝汤。

孟婆拿回碗,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叹了口气:“欢迎你投胎。这辈子,可要好好活下去哦。你应该有很长很长,很好的一生。”

失去记忆的小男孩,傻笑着点了点头。

孟婆在这时想到了他方才说的话,“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见到的人”。她想到那个素未谋面的白无常叫她,孟婆。是的,他们都认识她。他们忘记所有前尘往事预备重新走下奈何桥时,第一个见到的,都是她。

她工作的意义,不是在于让大家遗忘,而是以遗忘为仪式,促成某种新的开始。不是毁灭,是新生。

而自己的每句话,每个笑容,都会给来到地府惴惴不安的灵魂片刻或永恒的温暖和慰藉。那个阳间传来的新词是什么?哦,门面担当。

孟婆向地府蔬菜科学花卉研究所订购了几万棵彼岸花,摆在奈何桥头。从那天起,她会给每个喝完汤的懵懂灵魂,送上一朵盛放的彼岸花。

 

五.其他

上面是一个日式治愈结局。

如果是美国故事,结局则是这样的。

孟婆深感工作强度太大,无法接受,遂向管理处要求改进孟婆汤生产方式。管理处以财政缩水资金不足为由驳回孟婆的申请,并以“女人就爱多管闲事”为由解雇了爱好惹事的孟婆。孟婆失业后被家人扫地出门,住进图书馆的地下室,从《工业基础入门》到《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博览群书后系统掌握了工业自动化生产流程,从而成功提炼出浓缩孟婆汤与全自动化流水线打汤装置,每分钟可提供一万人份孟婆汤。然而,这项划时代的发明却被主流科学界无视,获得的唯一荣誉是搞笑诺尔贝奖。

某日,阳间管理失序造成大量阳间人死亡。数以万计的投胎鬼涌入地府,聚集在奈何桥前。人数远超奈何桥设计承载重量,奈何桥摇摇欲坠。部分投胎鬼趁机拒绝喝孟婆汤,企图将阴间变为自己的殖民地,以阳间的秩序来统治阴间,整个地府危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孟婆搬来了自动化孟婆汤生产流水线,以飞快的速度给所有阳间投胎鬼灌下浓缩孟婆汤,摆平此场危机。

最终,孟婆被阎王授予太阳勋章。

但作为一个纯正的中国故事,结局最可能是这样的。

孟婆回到奈何桥管理处后,毅然辞去公职下海创业(之前只是办理了停薪留职)。这些年虽然工资不高,但奈何桥头人来人往,孟婆结识了不少人脉资源。一位老同学劝说孟婆买些股票,孟婆抹不开面子,只好拿出一小半创业资金放进股市。

孟婆创什么业?创业,自然要做前人从未做过的东西。她决定,在地府里做一项前无来者的生意:卖防晒霜。

地府在地下,终年不见太阳,哪来的人买防晒霜?孟婆通读《卡耐基的100条创业建议》后,认为这不是问题。有商品,我们便可以创造需求。秘诀,在于营销。

孟婆在职业经理人的建议下,开始宣传白炽灯辐射与自然界中各类物理反光。甚至,彼岸花都被证实含有放射性元素,会造成不孕不育。在医学界泰斗——孟婆许诺下次投胎时给他少打点汤,以维持他这辈子的知识,让他下辈子也成为一代医学天才——与女星林魅魅的代言之下,地府首个防晒产品一炮而红。

孟氏防辐射防晒霜,一个月打出知名度,一个季度销量占据日化用品榜首,一年……一年后,孟婆被抓了。

被抓,据说是因为女星林魅魅逃税,而被牵连的。但大家都知道,不会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又过了一年,孟氏集团收归地府所有,孟婆被赶出公司,净身出户。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孟婆决定归隐山林,遂在蔬菜科学研究所旁盖了座豪宅,买下几亩地,与马主任一起专职种起了彼岸花。

她哪里来的钱?

孟婆微微一笑,“那时,我听一位算命先生的劝,投到股市里的钱都买了白酒。”

酒嘛,越喝越有。

责任编辑:讷讷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编辑部微信:oneapp2020。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作者


刘诗璇
刘诗璇  @aoamaya
人生三大目标:吃好睡好穿漂亮
关注

相关推荐


阅读
去大润发
文 / 王占黑
阅读
紫罗兰圆舞曲
文 / 姜尤硕

评论内容


七月
若你也如我一般,独自在清晨梦苏醒的地方,被这些平易的言语轻轻击中,那么,隔空握握手吧~
瓜田里的守望者
写鬼写怪高人一等,写人写事入木三分……
留白
哈哈哈哈哈,这篇文章太有乐趣了,爱了爱了,语言的诙谐,内容的暗讽,很享受。永远可以相信白酒!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