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与你相遇


文/陈雪

再次见面,是分别五年后,一个朋友的葬礼。

你还记得你们在一起时,住在一个多风的城市,那时的风,吹乱长发,吹散步伐,也把你们吹得渐行渐远。

他模样变了很多,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反而显得精神,他好像瘦了很多,身材似乎有锻鍊过,你仔细看他身上的衣物,感觉可能是有品味好的女友帮他打理吧。他以前是标准科技宅,每天上班写程序,下班打电玩,他衣柜里就只有几件衣服,笑说他走的是贾伯斯路线。他挺幽默的,还能逗你笑,但也时常惹你生气。他总忘掉你的生日,记起来时会送防毒软件、计算机工学椅这种毫无情调的礼物,那时你喜欢浪漫,想要轰轰烈烈的爱,他一样也提供不了。

丧礼过后大家去喝咖啡。你与他同桌。

“你头发留得好长啊!”他说,你预料他不会赞美,以前他是连你换了发型都不会留意到的那种人。没想到他说了,“长卷发真适合你,好柔美。”

感觉他里里外外都改变了。

你们一起回忆已逝的朋友,那人是个工作狂,就暴毙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他心有戚戚地说,“我是三年前一场大病,让我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我以前都窝沙发打手游,看电视,后来我一下班就往健身房跑。我现在一天能跑十公里。”他说。“你呢,有运动吗?这年纪大家都在健身啊!”

你说起已经练了很久的瑜伽,假日也常去游泳。

“分手后,我才知道你以前承受了很多。”他说,“我回看自己,都觉得跟我生活在一起也太枯燥了。亏你还能忍受三年。”他笑了。

“半斤八两吧,我自己以前也很不会打理生活。”你也苦笑。

你已经忘记他的笑容是那么天真,即使已经过了五年,即使他从阿宅变成雅痞,那一脸天真的微笑,洁白的牙齿,门牙大大的,显得特别可爱,这就是你当初爱上他的理由,好看的男人很多,笑起来这么天真的少见。

他数算着自己过去的不是,你反倒想起一些他的好处,他脾气好,包容力强,对生活没啥主见,但是脏的累的活他都不让你碰,他洗碗,丢垃圾,打蟑螂,每次购物,重的东西他也都自己扛。他不记得情人节,却记得你一些生活小细节,你每次说到要吃什么,大半夜的,他也出去买。当然,现在可以叫外卖了,想吃什么都有,可是你记得他顶着大风,深夜去帮你找热豆花,寒冷的冬夜里,他回来时,捧着豆花还一脸傻笑。

一个猝死的朋友,勾起你们的伤感,当时恋爱,没想过未来,但也没想过分手,大吵过后,说分就分了,你们先后离开风城,又不约而同到了一个城市,却没再碰过面。

“人生真无常,以前想那么多,可是如果生命都没有了,那些顾虑有什么用。”他感叹地说。

“你有女朋友了吧,穿着打扮都不一样了。”你的感叹与他不同。

“这个啊,我网上学的穿搭啊!还行吧。”他说。

“没交女友?穿那么好的衣服干吗?”你说。但听到他没女友,心里却有一点窃喜。

“前年交过一个,太会花钱啦,供不起,她就把我甩了。不过她倒是教会了我欣赏好的衣服。”他说。

你想象他被女孩带着去逛街的样子,想起以前你们好节省,那时你虽然喜欢浪漫,在意的却是他的用心。你后来也学会了买一些好的衣服。你们的品味如今一致了。

“我也交过一个男朋友,是个渣男,跟我公司同事劈腿呢。”你说,当时你哭得那么伤心,如今想来还真庆幸没跟那人结婚。

“怎么这年头要找个知心的人这么困难。”你说,似乎是把他当闺蜜了。你想起以前姊妹到家里来聚会,他总在一旁玩自己的游戏,但是热茶没了,他会主动泡好端出来,那时的好姊妹都叫他“小动物”,觉得他很可爱。

“有时是错过了,有时是我们没有好好珍惜。”他说,你们两个突然都安静了。

 

你这时想起来了,有一段时间,你被新来的主管刁难,工作非常辛苦,那段日子,他常回老家,家里妈妈有忧郁症,发病就把他叫回老家去。你不清楚他的状况,却是因为自己身心俱疲,不免常抱怨他对你无心。那时你应该做的是离职,可是因为无法离职,生活里不如意的事无法解决,你压力一大就跟他吵。有一天他对你说:“我好累。你多体谅我行不行?”那时你一下子脾气上来,说了难听的话。如今想到这句话时,你心里突然听懂了他的意思,老天,过了这么久,你才知道,他不是在怪你,他是在向你求助。

“小动物啊,你现在不像小动物了。”你说。“你像个成熟的大人。”你鼻子一酸,哽咽了一下。为什么那时我没发现呢?为什么人总是只看到自己的痛苦,而忽略了伴侣的脆弱?为什么我们总是想要,而不是想给?为什么我们会以为自己应该受重视,而忽略感情是双向的,真正亲密的恋人,他们是祸福与共,忧喜相关的。你想着,知道这些,似乎太晚了。你与小动物分开后,思考过他的种种,你再遇到的其他人,有他没有的优点,却谁也没有那种让你开怀大笑,真心感到放松的特质,别人没有那种小动物才有的真纯。

“我希望我还是小动物。可惜我也老了。”他笑笑说。

 

离开咖啡店时,他拥抱了你。你们站在街边上,抱了对方好久好久,葬礼上没有哭完的眼泪,又哭了好一阵子,你很想问他,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可是不是有人说过“我们回不去了”,不是有人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当初就是你提的分手,过了五年,你们各自变成了怎样的人?你们可以一起走到哪里去?

“我一直都爱着你。”他动情地说。你哭得更厉害了。

“可是我们回不去从前了。”你说。

“那么一起走向未来呢?”他说,“我一直在期盼这样的时刻,我们都长大成熟,我们走在街上,突然地相遇,我期盼我们还爱着对方,我们有机会跟对方说,过去没有做好的,我们还有机会修正。”

“如果这次又行不通呢?”你哭着问,你不敢想象,再一次失去他,那会多痛苦。

“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他说,“给小动物一个机会。”

 

你们沿着街灯一盏一盏走过漫漫的长街,感觉是那么熟悉,又有很多不同,以前他常自顾自地往前走,而现在他懂得留意你的脚步,以前你总是在看橱窗里的衣服,但现在你更多时间是在聆听他的声音。

很少人拥有第二次机会,但如果你们真的拥有这种机会,你想勇敢试一试。

路很远,是熟悉的路,也可以有新的走法,他握着你的手,你们的步伐终于一致了,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开始。

责任编辑:讷讷 onewenzhang@wufazhuce.com

编辑部微信:oneapp2020。定期发布活动,赠送签名书和周边,欢迎添加。

作者


陈雪
陈雪  
作家
关注

相关推荐


阅读
习得复忘掉
文 / 吴晓乐
阅读
光尽头
文 / 肖睿

评论内容


半袖清风
只要你敢联系我,我就敢再勇敢一次,重蹈覆辙也无妨。你不联系我,那就顺其自然。实不相瞒我想你,但能克制! 这句话在便签里面收藏了一段时间。
103
文章开头写:再次见面是五年后一个朋友的葬礼。 意思就是:这是一个童话故事。
Liar
那天我看向你山河尽在我眼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