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胖子的


文/午歌

1.

如果一个胖子坚持练瑜伽,他会成为一个柔软的胖子;如果一个胖子坚持跑步,他会成为一个健康的胖子;如果一个胖子每天都节食,他会成为一个虚弱的胖子;如果一个胖子彻底地绝食,不久他就会成为传说中的“死胖子”。

胖子其实有着忠贞不二的职业使命,钱钟书老先生说:“大胖子都是小心眼!”这话起码证明了两条真理:其一是“心宽体胖”的老话基本属于扯淡;其二是大胖子都有颗精细幽微的心,所谓猛虎嗅蔷薇,猛虎能干的事,功夫熊猫也成。

2.

我平躺在折叠升降的病床上,试图不去想关于胖子的一切,可是推我去各个科室检查的两个小护士,分明在用狰狞的表情告诉我,病床上的这枚大胖子着实让她们吃不消。

要进电梯时,我起身示意:“不好意思啊,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自己走两步?”

憋足了气的黑瘦护士,忽然对我的提议报以十分友好的眼神。她正要说话时,白净护士却插话道:“那可不行,苏秦,你的腿伤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肺部还有裂痕,千万别动,不然我可没法向苏医生交代啦!”

3.

白净护士说的“苏医生”,其实是我老姐苏瑾,她是宁波这家李惠利医院里一名从业十年的口腔科医生。我跟我老姐苏瑾有着同样的基因元,说得有科技含量一点,即我们是挂在同一个二元一次方程组里的两个解,仅仅因为xy染色体的配比问题,却造成绝对值的极大差异。

记得我每次从学校放假回来,我那瘦如闪电的姐姐白我一眼后,总是大呼小叫地提醒全家人注意:大家看啊——才几个月的时间,苏秦又胖若两人啦!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一家电子公司里担任程序员,从名称上一看就知道,这其实是适合瘦猴儿干的职业。我挤在一群细竹竿式的“程序猿”中间,风姿绰约的身材实在是玉树临风。

那时《功夫熊猫》在各大院线悄然走火,暗地里,我把阿宝奉为偶像,每天足不出户地躲在空调间里写程序,用虎鹤双形的手法架构逻辑,用弹指神通功法敲击数据。由于终年“不见天日”,人出落得膏腴丰润,玉质白皙,连老姐见了都禁不住问我:“阿秦,这么白净的皮肤,哪个澡堂子里泡出来的啊?”

4.

进医院的事我也感到很蹊跷。本来我是一米八三、一百一十公斤的大汉一枚,除了有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毛病,身体强健得宛如一夜能糟蹋三亩甘蔗田的野猪,怎么好端端的,一睁开眼睛,人就躺在医院里?耳边响彻着我老姐热切的呼唤:“我就说嘛,我弟肯定能醒过来。老天爷轻易不会为难一个胖子的!”

伴着我姐的呼唤,我的意识涨潮一般复苏过来,疼痛开始从头顶向下逐渐蔓延。我姐伏在我的耳朵上轻轻地对我讲:“你出了车祸。不过,醒来就没事了。”

我尽量张大嘴巴,从腹腔疼痛的缝隙里挤出一句话:“伤到人了吗?”

我姐抹了抹眼角的泪痕说道:“阿宝大侠,受伤的只有你,你又一次拯救了全世界!”

我姐后来告诉我,听到没人受伤的消息时,我再次陷入昏睡,口水晶莹地搭在唇边,颤巍巍地滴答着,睡相风骚,气质冷艳。

5.

我和我姐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我姐大我三岁,我俩却在同一个星期里过生日。在我正式出道行走江湖之前,我姐一直担任我的授业恩师和精神教父(或者叫酵母),带我在部队大院里混场子、占地盘、立牌子。她虽然不是御姐型的女人,但是因为人生得鬼马精灵,常让我这个闷冬瓜弟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次我跟我姐到军备仓库去玩,看中了仓库外一根光滑细长的竹竿。我说:“姐姐,咱们偷回家去做晾衣杆吧!”

我姐迟疑了片刻说:“你偷,我给你放哨!”

我扛起竹竿刚要往家里跑,我姐一把拉住我说:“猪头!大白天你就这么偷啊?”

我问:“那还能咋地?”

我姐说:“这样吧,你扮熊孩子往家里跑,姐在后面扛着竹竿追你。”

我问:“为啥?”

我姐反问:“你想不想要竹竿啦?”

我说:“想啊!太想要了!”

我姐说:“想要的话,就听姐的。你给我使劲往家里跑,别回头,能哭多大声就哭多大声!”

就这样,我跑在前面又哭又闹,我姐在我后面挥舞着大竹竿,又打又赶,嘴里还不住地骂着:“打死你这熊孩子!”

岗亭上的解放军叔叔看到我们,远远地好心劝我姐:“小朋友,小心啊,注意安全啊!”家属院的容嬷嬷看见我们,同情地比划着双手:“二胖整天被他姐揍,真没天理啊!”

就这样,我姐追赶着我,一路疯跑,一路嚎啕,一路把长竹竿护送回家,在那个军备物资明察秋毫的年代,居然没引起丝毫怀疑。

这事还没完。回到家,我姐并没有为我家添置新家当的意思,她找来我爸的工具箱,用一根小锯条把细竹竿锯成长短不一的几段。她挑了一截长而粗壮的做金箍棒,顺道用剩下的一截长杆和几截短把绑了一个钉耙给我,并从此为我的人生定制了“猪悟能”的角色。

6.

再次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我老姐苏瑾在口腔科查完房,就赶到我的病房看我。我被安排在一个双人病房里,对面是一位摔伤入院的阿姨,七十多岁,眼神不大好,看我醒过来,便和我姐搭话说:“这孩子命真大,摔得肿成这样还能醒过来!”

我姐说:“嬷嬷,他平时就挺肿,这次一出事,除了脸大点,身材保持得挺好!”

我说:“给我照照镜子行吗?”

我姐说:“照啥?好不容易醒过来,照个镜子再吓昏过去怎么办?”

我问:“我是怎么受伤的,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呢?”

我姐说:“不急,可能是轻微脑震荡,暂时性失忆!”

我好奇地问:“是不是什么时候原地儿再撞一次,就能彻彻底底地恢复记忆了?”

“你丫国产脑残剧看多了吧!”我老姐顿了顿,觉得不过瘾,继续补充道,“你能问出这么缺心眼的问题,证明你脑子基本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准了!”

我说:“是吗?我在你心里就这位置吗?”

我姐说:“姐不吓唬你,核磁共振的结果出来了,轻微脑震荡而已。你的肺部有裂痕,暂时需要卧床休息。”然后她顺势瞄了临床的老太一眼,粲然一笑,“这孩子,命是挺大的!”

接着,我姐向我引荐了小陈护士,我姐说,“这一阵子,姐科室的手术特别多,这是小陈护士,姐姐特别从自己的科室里转借过来照顾你的!你以后要听她的话啊!”

小陈护士就是后来推我去检查的那个白净护士,我当时头上裹着浓重的纱布,并不能完全看清她的样子,只是听到邻床的老太一直夸她长得白净。

我姐把小陈护士拉到我的面前,生怕我会认错人似的向我介绍。其实我当时根本动弹不得,我知道我这个猪头脑袋一定让小陈护士印象深刻,就算人海茫茫,我俩也绝不可能相忘于江湖了。

我姐临走前用手指戳了我的脑袋几下,神色诡异,然后转身腾云驾雾一般驾着她那身白大褂就飞走了,甚至连那句“俺老孙去也”都没来得及说。

7.

说起来,我的人生一直是我姐帮我规划的。高考填报志愿时,我本想像她一样报考医学院,可是我姐说:“医生太劳碌,你这个懒人就甭跟着掺合了。”

我说:“我其实也挺喜欢口腔医学的!”

可我姐说:“你这个吃货,难道这辈子真要跟‘嘴’干上了?”

一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遵从我姐的推荐,我学了计算机,毕业后,本来我是很想去考公务员的,我姐又来劝我:“‘公务猿’有什么好,自以为是活在机构里的人,其实,还不是活在笼子里,被人当猴耍。”

我说:“‘程序猿’不也是猴吗?”

我姐说:“那不一样。首先,‘程序猿’是技术工种,再说‘程序猿’的工作多淡定啊,每天除了动动手指,其他器官都原地休息,这也符合你岿然不动的敦厚气质啊!”

就这样,我在我姐的规划下,顺利地成为了一名“程序猿”。而我的老姐,苏瑾,为了能让她兄弟在胡吃海喝的同时坚守住一副好牙口,毅然决然地在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口腔医生。


在病房里,我问我姐:“我怎么就这么巧又落在你手里了呢?”

我姐说:“你开车到四明山上去看杜鹃花,半道上对面车道有车子冲过隔离栏,你躲避不及出了车祸,人被救护车拉到我们医院。急诊收治的医生来过咱家,亏得你那五大三粗的标志性身材,人家一眼就认出了你,姐姐才在第一时间赶到病床为你检查了牙口!”

我问:“我的牙齿有受伤吗?”

我姐说:“没有啊!”

我问:“那你给我检查这个干什么?”

我姐淡定地说道:“姐姐就会干这个啊,还不抓紧给你救助一下!”

我姐见我被憋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便打趣地问我:“你觉得小陈护士怎么样啊?”

8.

一贯为我规划人生的姐姐,怎么会不在恋爱婚姻这样的大事上积极主动地为我出谋划策呢!

现在能想起来的,我姐起码给我介绍过八个女朋友,这些女孩子加一起,一桌打麻将,剩下的还能凑合一桌四国军棋。当然这些女孩个个都不错,37.5%的人在一面之后就被我岿然不动的冷艳气质折服,从此老死不相往来,50%的在几面之后,为我闷冬瓜一样的才情动容,从此再不愿摧残我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来的意志与品格。

老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完全不顾及自己大龄剩女的尴尬身份,一遍一遍地喟叹:“这个世界的女孩都怎么啦!我这个善良敦厚的好弟弟啊,能有这么好的老公天天欺负着,日子过得也会有滋有味啊!”

可惜时不我与,绝无仅有的第八个出现了。在我姐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善良的八姑娘终于肯多跟我接触几次了。在吃过几回饭、聊过几番人生观、世界观之后,我和八姑娘的爱情故事因飞来的车祸而夭折——时至今日,我已经完全想不起任何关于八姑娘的故事了,甚至连她的声音和相貌也记不得了。至今那模糊的印象就停留在和她一起分享的几餐美食上,只有饥饿来袭时,残存的记忆才会像舌尖上的味蕾一般悄然绽放。

“你觉得小陈护士怎么样啊?”我姐反复地问我。

“已经第八个了,甭跟我谈姑娘了好吗,老姐,我戒了!”

“那你丫就是一真正的猪八戒啦!”我姐说着,驾着筋斗云又离开了。

9.

在小陈护士的照料下,我的身体顺利康复。她是个很细心的姑娘,大多时候都让我感觉很熨帖、很舒心。可是每天上厕所就比较尴尬。起初几天,我卧床不起,尿管插在身上,小陈护士帮我更换尿袋时,我佯装睡着,任由红脸蛋在纱布的包裹下恬不知耻地兀自燃烧。

十几天后,我可以短暂地下床行走了,尿管被拔掉,头上的纱布也逐渐稀薄,我背身小便时,用肥大的身躯将小陈护士挡在身后,小陈护士踮起脚尖,用娇小的身体为我撑起一袋盐水,这个充满青春朝气的造型煞是动人,我每每陶醉其中,欲尿不成。此后,反复地酝酿情绪,随着尿柱在便池中敲击出一串华丽的音符,我的脸颊再次燃烧起来,仿佛关不住的枝头红杏,无限蓬勃地从纱布里拼命向外跳窜。

小陈护士做什么事都是行家里手,尤其是烧得一手好菜,勾引得我姐下班都要来病房蹭饭。起初我认为小陈护士只是烧得一手很好吃的红烧肉,因为在我最初愈合肺裂和骨伤的日子里,小陈护士每天都炖很烂的红烧肉,插上吸管喂我吃。我起初吃得拘谨,就跟小陈护士说:“你做得实在太好吃啦,可我要控制食量,不然我恐怕胖得没法见人了。”

小陈护士说:“胖点儿挺好!胖点儿结实,耐用。”说得我好像是一块防护材料似的。

接着,随着我身体的康复、食欲的复苏,单一的红烧肉已经无法满足我强劲的胃动力了。小陈护士开动脑筋,陆续研发了海鲜菜系、豆腐菜系和蔬菜菜系,并且在休息日为我做好甜点,连夜送来滋润我的胃囊。

我禁不住怀疑,我姐安插在我身边的小陈护士其实本职是一位厨子,而不是一名护士。我姐再问我小陈护士如何的时候,我只是笑嘻嘻地回答:“都好,都好!菜烧得尤其好!”连临床的嬷嬷都禁不住伸出大拇指称道:“个小娘碧,交关赞!”(宁波话,这个小姑娘很棒!)

10.

虽然我嘴上说已经八戒了,心里却禁不住痒痒起来,神秘的第八个,如今情归何处了呢?我让老姐帮我把摔坏的手机重新修好,然后翻出手机通讯录和微信好友,谢天谢地,我还存着她的名字:Eighth!

我翻看了我和Eighth的聊天记录,在车祸之前,我们似乎保持着高频率的互动,甚至一起分享过几次美食。从言语中,我发现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一点儿也没看出她对大胖子有丝毫的讨厌。我想,大约是我手机摔坏的缘故吧,错过了和她最近的联络。

我向老姐取经:“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是应该绅士风度一点儿,主动跟人家姑娘联络一下呢?”

我姐坏笑了一声说:“就你现在这残废状态还绅士?能保住眼下的护士就不错啦!”

我纳闷地问:“什么绅士护士的?”

临床的老大妈看我实在不开窍,便点拨我说:“孩子,深市今天跌了350点,沪市只跌了250点,你不炒股啊!”

我姐捂着肚子坏笑起来,继续说道:“跟姐姐说句实话,小陈护士到底咋样?”

我说:“哪儿都挺好的,就是有点儿小,有点矮啊!”

我姐说:“你不老说要猛虎嗅蔷薇吗?怎么该动真格的时候,就腿软了呢?”

11.

我说过,胖子始终是忠贞的,比如阿宝,他有自知之明,当狗屎运砸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不会觉得是理所应当,总觉得还有人比自己更适合这坨狗屎运。他的内心是美的,一个简单玄妙其实空洞的道理也能激励到自己,他很容易就上进了,就像他很容易又犯懒了一样。他没有使命感,他凑合着拯救了世界,如同他凑合着挤过两张桌子给人端一碗面,什么事情都不求完美,所以什么事情又都凑合着能做完。

总之,这个世界上的胖子就像一碗泡面一样,简单而有韧性。扯了一大篇,明眼人都看明白了,其实我就是一头不撞南墙不死心的死胖子。我已经决定了,不管咋样,我必须要联系一下Eighth,甚至逃出去跟她会一次面,这样,即便被踹,即便撞死,即便引刀成一快,也不负“胖子头”!

我在微信上重新联系了Eighth小姐,我说:“Hi,好久没联络了,最近好吗?”

Eighth小姐说:“最近好忙啊,单位一大堆事情。你过得怎么样?”

我说:“我出了一趟远门,好些日子才能回啊!”

Eighth小姐说:“嗯,有事吗?”

我说:“过几天我回来了,请你喝咖啡吧!”


联系上了Eighth小姐之后,我每每看到小陈护士就充满了歉意,小陈护士一如既往地对我照顾有加。我发现小陈护士其实长得挺文静的,柔弱中藏着一股清丽脱俗的书卷气,正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

12.

我趁小陈护士去帮我取检查报告的时候,偷偷约了Eighth小姐见面。我套上紧巴巴的牛仔裤,穿着招展的大T恤衫,像一面迎风满涨的风帆一样,颤悠悠地走出医院,踱出了天蓬元帅般的八面威风。大胖子苏秦同志,自此重返人间喽!

起初我还犹豫,Eighth小姐是否还记得我?紧接着,考虑到我标志性的身材在住院期间有所升级,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捧起一本杂志,淡定地点上一杯焦糖玛奇朵,开始守株待兔。约定见面的时间过了十分钟之后,我远远地看见我姐,身披五彩圣衣、脚踏七色祥云似的杀气腾腾地冲进咖啡馆,径直向我冲了过来!

我故作深沉地问:“姐,你约了人啊,是不是相亲啊?”

我姐劈头骂道:“相你个猪头啊!你说人家小陈护士刚刚对你有点儿好感,你怎么能玩劈腿呢?”

我说:“你们偷看我的微信,这是我的个人隐私好吗?”

我姐继续彪悍地怒道:“小陈护士就是Eighth小姐啊!你这个猪头,原指望你能早点儿想起来!小陈也真是的,肯定是红烧肉把你喂傻了⋯⋯”

我的智商在这一刻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禁不住打断我姐:“你慢点,再说一遍,我跟不上!”

我姐说:“小陈就是Eighth啊,你老姐给你介绍的啊。出事那天你们去四明山看杜鹃花,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你没系安全带,还好小陈及时帮你止了血啊!”

我说:“怪不得总感觉她好面熟呢!”

我姐说:“赶快回去跟小陈道个歉,以后可不能再劈腿了!买束花啊!买束花啊!”


我又大步流星地走进花店,问老板:“让人久等了要送什么花啊?”

老板说:“啊,黄玫瑰就行,一枝黄玫瑰就代表一心的等待。”

我买了一束黄玫瑰,走进小陈的护士站。小陈低着头,脸颊羞得通红。我姐从身后赶来,把我推到小陈的身边说:“这个傻子又让人忽悠了,买了一束黄月季就过来道歉了!”

13.

关于我和Eighth小姐的那段记忆,我始终无法在脑海中复原。由于国产脑残剧的先入为主,我一直盘算着再次带着Eighth去四明山看一次杜鹃花,如果气候适宜,条件成熟,顺道撞一下脑袋,也许就能找回久违的记忆。

我问Eighth小姐:“那天的气候条件如何呢?听说复原记忆最好是能完全地复原场景!”

Eighth小姐说:“那天啊,真是一个适合自杀的好天气!”

我说:“你具体说说场景吧!”

Eighth小姐不好意思起来,慢慢地说:“那天在四明山上,自始至终你就像个闷冬瓜似的没说几句话。虽然之前我对你有点儿好感,可是在山上,面对大好的春光,那些好感全部被你闷死在萌芽状态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在回去的路上睡着了,当然是假装睡着的。其实我一直在计划着编几句好听的分手理由下车讲给你!”

“接着呢?”

“接着,你看我睡着了,就伸手过来帮我系上安全带!”

“那你为什么不醒过来自己系呢?”

“我完全吓蒙了,我以为眼前这个死胖子要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吻我呢!”

“然后呢?”

“然后你太胖了,隔着大肚子,根本拉不到我的安全带。于是你解开了自己腰上的那条,挤着大肚子,帮我系上了!”

接下来,按照Eighth小姐的说法,国产电视剧中俗滥的那一幕出现了:一辆大货车从旁边车道迎面冲出来,我躲闪不及,车子撞在山崖的石壁上——管他呢,反正那天是撞了车,不管是开上了石壁,还是躲上了石壁,我都成了一个昏迷不醒的死胖子。

交警赶来现场进行事故鉴定,认定大货车全责。交警告诉Eighth小姐,这个大胖子身手极为敏捷,在大货车迎面冲来的一刹那,他出于本能,向一侧打偏了车子,接着,他为了保护副驾驶上的Eighth小姐,又以极快的反应,反打了方向盘,车子撞向山崖时,他又缓慢地踩了刹车,避免了车子侧向滑动过多而滚落山崖。

Eighth小姐满含泪水地说:“苏秦,你知道吗?听完交警的话,我的心都碎了。我想,要是你永远昏迷不醒了,我就照顾你一辈子;要是你还能醒过来,我就嫁给你做老婆,这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14.

出院的前一天,Eighth小姐最后陪我去做了检查。拍X光的那位医师,一眼就认出了我是上个月急诊送进来的那个昏迷不醒的大胖子。他指着我的肺部X光片说:“你可真幸运,这么激烈的撞击,要不是你人长得胖,腹部的赘肉起到了良好的缓冲作用,一切就全完了!”

走出医院时,夕阳西沉,天幕中绯红色的晚霞像满山盛开的杜鹃花,我用手指轻触了下Eighth小姐的肩头,她没反抗,我便顺势箍紧了她。

我说:“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胖子的。” Eighth小姐伸手过去,反扣住我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竟也终身和一只‘程序猿’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

作者


午歌
午歌  @午歌
机械高级工程师,作家,编剧。
关注

评论内容


余妄呐
谈恋爱嘛就得找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单纯 善良 微胖 爱笑易满足 在你面前很奔放 活的很自在 不装逼不做作 偶尔会爆粗口温柔起来会脸红 和这样的女孩一起才叫恋爱 有个这样对象真好想想都甜死了
闲人圆荣
罗素说,一个有勃勃生机与广泛兴趣的人,可以战胜一切不幸。但真相可能是:战胜了一切不幸的人才有勃勃生机与广泛兴趣。
余妄呐
胖胖的女孩子真的好可爱,软软萌萌的,如果你遇见这样一个女孩子,请你好好对她,不要生气时口不择言叫她减肥或者说别的瘦瘦的女生有多好看。在这个以疯狂追求瘦的时代,她能坚持选择自己的体形,无所畏惧的胖着,她也一定能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好好爱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