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文/专三千、张拉灯、都禹桥、陈允皓

自由早晚乱余生

文|张拉灯

世上本无自由,人多受限,故得自由。

宇宙洪荒,斗转星移,各循其矩。玉盘绕地,地球环日,金乌偏安银湾一隅。天川遥望万物牵扯,见光阴漫步,叹逝者如斯。

余幼时不解自由意,荒唐度日。后年至舞象,困于教室围墙,囿于试卷题海,渐有所悟。及至初入江湖,身不由己,口不随心,方晓自由可贵。寄望于精神世界,劈山拓海,建乌托邦。然则心灵如筝,低云徘徊,凭风而动,总有现实绳缚,脱离不得。

《黄帝内经》有云:“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奈何你我生逢现代,所遇之事,光怪陆离,花样繁多。所谓“财务自由”,层出不穷,铺天盖地,目不暇接.....

一言以蔽之:物为上,财为根。

友人早年闯荡社会,阅尽各路牛鬼蛇神。曾问其多年所悟为何,复得八字:自由奢侈,终日难寻。

忆及父母长辈,日夜汗流,只盼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像。余曾以为老人迂腐,不知变通,然自身年岁渐长,方觉自惭羞愧。

此处奉劝各位,唯脚踏实地,诚恳于心,勤勉于事,方窥得自由之门。若成日无所事事,好高骛远,终将一无所成,蹉跎到老,徒自嗟叹。道理古已有之,可惜年少顽劣,不得真章。

正如《郭源潮》词曰:“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忠于自己

文|陈允皓

其实,我们没有真的那么喜爱自由,只是因为痛恨束缚。

以前,我以为失去自由就是被禁锢身体,《肖申克的救赎》里安迪用一把小榔头挖了18米的地道只为获得自由。

后来,我发现能够限制自由的不仅仅是监狱,还有心灵的围城。迪安用生命危险为渐渐体制化的狱友换取啤酒,而他自己却不喝。在4平米的房间度过18年却从未放弃自己的伙伴瑞德。

生活中的监狱又会是什么呢?或许是某种标配的人生,或许是来源自家庭,或许是违心的处事方式……它们限制了我的初心,让我们变得身不由己。

而别人怎么做怎么说,不关自己的事,掌握自己内在的起起伏伏,不受世俗的影响,才能够获得心灵的自由。

在我看来,自由的前提是忠于自己的内心。内心越强大的人越自由。

渐渐我也就理解了康德所说,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全然的自由

文|都禹桥

如果你能得到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

我希望是:飞。

总觉得会飞,就离自由更近。

小时候写同学录,梦想一栏总是写着“环游世界”。

但要是现在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大概会考虑很久,大脑中从“一夜暴富”“变瘦变美”到“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想了一大圈回来,最后挤出来一句“全然的自由”。

全然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我并不全然地理解。因为自由本身就是一个看似明晰实则晦涩的哲学概念。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你姓名性别身份如何,从古至今,对自由的讨论和追求从来没有消失过。

裴多菲说他关于爱情和自由的取舍:为了自由,我宁愿牺牲爱情。(兴万生译版本)

鲁迅提出得自由之法: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章太炎的话则最有哲学味儿:天下无纯粹之自由,亦无纯粹之不自由。

这东西向来就没有一个既定的标准,只要愿意,万物皆可自由。

你觉得想买就买是自由,我觉得困了就睡也是自由;

你觉得只有学习知识,才能拥有自由;我觉得简单生活,至纯至净也很自由;

你觉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自由,我觉得能抬头看看蓝天,就是自由。

 

 

洪水猛兽

文|专三千

最近南方一直下暴雨,老家几座堤坝倒了,全市大部分学校停课,对象工作的学校被淹了一层楼。

只有面对洪水才会明白“洪水猛兽”是什么意思。

“洪水”在“猛兽”之前,是更可怕的存在。

没经历过洪水的人以为水是一点点涨起来的,事实上,河水一旦漫过堤坝,地势低的房屋被淹没的速度是肉眼可见的。

对象工作的学校,一楼在短短一两分钟内就被淹没了,学生和老师们很快转移到二楼。

而在门卫室的保安们就没有那么幸运,门卫室只有一层,保安们一开始站在凳子上,很快凳子就被淹没了,只能爬到窗户上,眼看窗户也要被淹,几个体育专业毕业的老师游过去把他们带到了教学楼二楼。

救援来得很及时,民警和消防很快到达带来了救援物资,并且用小艇不断转移学生和老师。

她不断感叹,面对自然灾害才知道人类究竟有多渺小。

当然,在面对自然灾害的时候,我们也能最直观地感受到文明的发展对我们信心的增强。

我记得,早些年,老家发洪水的时候,完全是另一幅模样。

土砖房在洪水中倒塌,大家聚集在全村最高的建筑——祠堂,爬到祠堂的屋顶等待救援。

唯一的经济来源稻田也被淹没,哭天喊地的声音日夜不绝。

而且当时发洪水的频率远高于现在,三四年就淹一次。种地靠天吃饭,奈何老天爷经常不赏饭吃。

现在,每个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都不再是种地,土砖房也被几层的火砖新房代替。

起码,我在千里之外,不用担心家里长辈住的房子忽然塌了。

各个地方也建了水坝,小洪峰都可以调控,三四年一次的洪水,现在已经十几年才出现一次。

这些改变都让我们在面对洪水时多了一丝自由,让我们不那么绝望,不那么恐惧。

我们从树上到地上,从爬行到站立,从毛茸茸变得光秃秃,为的就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多一点反抗的能力,这样就能多一点自由。

南方的雨还在下,愿南方受灾的同胞们早日脱险。

责任编辑:张拉灯 zhangchi@wufazhuce.com

作者


专三千
专三千  @专三千
一个App编辑。
关注
张拉灯
张拉灯  @本人张拉灯
一个App编辑。
关注
都禹桥
都禹桥  
一个App编辑。
关注
陈允皓
陈允皓  @陈允皓Mars
一个App编辑。
关注

评论内容


叫叫
你以为你要的是自由 你只是没有找到让你心甘情愿被囚的笼
周末有味
我一直奉行可控的自由!在努力工作挣钱的同时偶尔自由一下。比如我们摩旅的人,都视骑行西藏为人生追求。很多人请假数月骑过去,更有甚者直接裸辞去追求自由。我不是这样,我只挑节假日,用有限的时间体验一小段,然后迅速撤退。继续工作挣钱。在苟且中寻找诗和远方。
白小白豆白
若为自由故,万物皆可抛。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