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超能力者


文/孔龙

1.何云生

事实上,我们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超能者,而世人对他们的存在毫无察觉,只是因为这些超能力看起来毫无用处。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超能力是可以把时间放慢一百倍,可是这个技能只会在他扑街的时候被动触发。十四岁那年,我们在尘土飞扬的球场上踢校际足球联赛,他因“踩波车”而失去了最后一个单刀的机会,我们因此痛失冠军。散场的时候,他对我说,“每次扑街的时候,人生的苦难都要漫长一百倍。”我以为他突然变成了哲学家,后来才知道他每次扑倒在地上的时候,时间都会像面条一样被拉长。

“什么?难道你们扑街的时候,时间竟然不会变慢?”在这次交谈中,他才知道原来不是所有人在扑街的时候都要忍受时间变慢之苦。我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世界上存在超能力者。

“那你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还是要在扑街中忍受着人生的苦难吗?”坐在沙发上的李女士问我。她约莫三十岁,穿着干练的黑色西装,微卷的头发优雅地落在肩上,肩上轻微有一些白色的头屑。

“十九岁,他与女友在一栋烂尾楼里约会。他们走上烂尾楼的第三十三层,在那里可以看到日落的最后一抹余晖,可是一块久经风霜的木板被他踩断了,他失足掉下楼去。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用6.6分钟经历了自己的死亡。”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她说。

可是她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同情的意味。我想她还对我的叙述心存疑虑,我继续说下去,“还有一个人,他的超能力是可以静止时间,可是在时间静止期间他自己也无法行动。唯一的好处是,在时间静止的同时,唯有他的思维不会静止。这个人就是柏拉图,他终日在浩瀚的时间里思考。也正如此,后来他成为了伟大的思想家。”

“有近代的例子吗?”

“有一个人,他的超能力是可以预见未来,但是预见的未来仅仅是3秒后的未来。”我说,“德国足球门将奥利佛·卡恩正是这项超能力的拥有者,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他凭借该技能带领德国队进入决赛。最后,他被绰号“外星人”的巴西前锋罗纳尔多连进两球痛失大力神杯——只因为罗纳尔多也是超能力者,他的超能力是可以预见3.5秒后的未来。尽管如此,卡恩还是成为了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拿下世界杯金球奖的守门员。”

“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传言。”

“那是自然的,这些都是极少人知晓的秘密。”我说,“就算有人知晓,他们也未必相信,因为这些超能力在某种程度上看来是无用的,并不是很起眼。”

“有现实中的例子吗?看得见摸得着的,不是传说中的,或者已经……死了的。”

“你们集团面临的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我说。最近,本市最大的企业朝阳集团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商业危机,八座商场的手扶电梯在三天前全部停运,稍后他们收到一封勒索信,要他们交付两百万的赎金,才会让商场电梯恢复运行。他自称“电梯客”,是一个超能力者,可以让方圆三十公里以内的手扶电梯变成不能动的楼梯。这位女士是朝阳集团的总裁助理,正是无计可施之际来求助于我的“超能力侦探社”。

“我们还不大确定勒索者是否有这样的能力。”

“可是你们已经排查过所有的电梯,它们不存在任何物理故障。”

“我需要确信你的能力,以便我们押对筹码。扶梯停运以来,我们的客流减少了35%,还有进一步减少的趋势。我们必须尽快作出决定,是交付赎金,还是请你去对付勒索者。”李女士端起茶几上已经凉了的咖啡,喝了一口,皱起眉头,“而据我所知,你不过是一所普通高中的数学老师。”

“事实上,我有个社员正是超能力者。”我说,“小南,出来吧!”

穿着蓝色短裤白衬衣校服的小南端着一盘芥末青瓜,用那永远都那么惊慌失措的语调说,“老师,冰箱里的芥末用完了!”

“没关系的,把青瓜放下吧。”我说,“她,陆小南,就是我们侦探社的秘密武器,拥有最强大的超能力。”

“真的吗?”李女士放下手中的咖啡——事实上,这杯咖啡就是刚才小南给她冲的,站起来打量着面前这个戴着圆框眼镜的女学生,“她有什么超能力?”

“小南的超能力是可以让方圆五米内的超能力者超能丧失。她的超能力在三个月前狮子座流星雨爆发时获得,有证据表明,目睹流星的生物中会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可以获得超能力。章鱼保罗就是在目睹象限仪座流星群后获得了预测足球比赛的超能力,并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八猜全中而名声大噪。三个月后,章鱼保罗被一名愤怒的荷兰球迷谋杀于奥博豪森水族馆。”我说,“基于概率,每有流星雨爆发时,是最有可能会诞生新的超能力者,而有时候还不止一个。电梯客,很有可能就是和小南一样诞生于狮子座流星群。”

“有办法验证她的超能力吗?”

“现在附近没有超能力者,没有办法验证给你看。”

李女士瞪大眼睛看着我,眼神大意是:我真的好想打爆你的头可是这有损我优雅的身份所以我在内心已经打爆了你的头一百零一次多出的一次是附赠的谢谢。一分钟后,我在门口送别她。她毫不留情地对我说,“何老师,雇佣学生压榨劳动力就罢了,还带着她跟你一起招摇撞骗,你有没有搞错?”

“如果贵公司改变主意,务必第一时间来找我。”

“望你好自为之。”她扔下这句话便走下了楼梯。我不知道她为何这么生气,可能是因为觉得我浪费了她宝贵的时间吧。

 

2.陆小南

“超能力侦探社”设立在何云生的单身教师宿舍里,水墨毛笔书写的匾额歪歪斜斜地放在墙边高耸的书堆上,甚至都懒得钉挂起来。社员只有陆小南一个,有客人上来的时候,她忙上忙下地冲咖啡切冰镇青瓜。当客人走后,她和老师一起坐下来把青瓜条吃完,老师总是说,“小南啊,总有一天我们会接到一笔大生意的。到那时候我一定会把你的工资都补上!”

“别说这些了,快来给我补习数学吧。”小南总是打断他。

“好好,小南可是要考复旦的人呢。”何云生说。在他的辅导下,小南的数学成绩从三个月前的全班倒数第十名上升到了目前的倒数二十名,可算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正因如此,小南才甘愿每天放学都来“超能力侦探社”。

这一天,她来和平商场买辅导书,才发现商场的手扶电梯果然全都静止了。人们在升降电梯那里排起了长队,她只好踏上停运的手扶梯,往六楼的新华书店走去。她不禁想起,如果昨天老师能接下朝阳集团的单子就好了,她也想要很多零花钱来买一些漂亮的衣服和鞋子。

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超能力是在上个月的学校运动会上。那个隔壁班的高二女生拥有瞪谁谁尿急的超能力,于是在女子800米长跑上,选手们中途纷纷跑出赛道,弯着腰跑去旁边的女厕所。如此,小南轻松地拿下了长跑冠军。当她跑出赛道终点,才发现后面只有一个女生跟了上来,这位亚军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白眼都快翻上云霄了。小南还以为她仅仅是出于嫉妒呢,直到洞若观火的数学老师何云生找到了小南,她才知道自己拥有了超能力。尽管如此,她并不认为自己所拥有的超能力有多了不起,她加入侦探社完全是为了免费的数学辅导。

“滚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推了小南一把,险些让她跌落电梯。这个男人慌慌张张地跑下扶梯,硬实的皮鞋底踏在梯级上发出沉重的响声。小南嘴里咒骂了一句,又转身往上走,却又有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男人冒冒失失地冲下来。小南连忙让开半个身子,在惊诧的照面中,他看到男人的脸上犹如猩猩一般满是浓郁的毛发。电梯骤然启动了,奔跑中的毛发男向前扑出,而小南因紧紧抓住了扶手而幸免于难。在下行的电梯中,小南看到毛发男腾空跌落,在六米以下的瓷砖地板上快速地向前滑去。然而定睛一看,她却发现他并不是在地面上滑去,而是在飞翔——他在离地五厘米的空中作低空飞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他是超能力者!何云生曾整理出从古至今有据可查的超能力者,总结出人类曾获得过的一万两千三百五十七种超能力,过目不忘的文科学霸小南记下了上面的每种超能力,所以她马上就认出了他所使用的超能力是离地五厘米超低空飞行。

小南马上追了上去。

毛发男在商场的走廊上贴地飞行,紧随着西装男的脚步。在短短几十米的路程中,他撞上了一块蕉皮、一个易拉罐和一辆遥控玩具汽车。眼看他就要追上的时候,他套上了一个废弃的肯德基纸袋,失去方向的他轰然撞上旁边的垃圾桶。一块写着“请勿乱丢垃圾”的牌子恰好砸在他的脑壳上。他气得发抖,扯下头上的肯德基纸袋,狠狠地把它撕成碎片。西装男跑进了走火通道的楼梯。

小南跟随毛发男走进楼梯。寂静的楼梯间里回荡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声,一个冷酷到底,一个惊惶失措。

“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有两种超能力?”一个男人说,“五厘米超低空飞行,还有毛发快速自由生长,一个超能力者是不可能拥有两种超能力的!”

“你错了。”另一个男人说,“我拥有三种超能力,还有一种是可以攫取你的超能力。只是,需要你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

“什么代价?”

“死亡。”

小南探头望下去,只见两层楼梯之下,毛发男持刀架在西装男的脖子上,他露出的手背上也满是茂盛的棕色毛发。倒在楼梯上的西装男脸色煞白,“大哥,不是玩得这么大吧?而且你看我这鸡零狗碎的超能力,你也看不上眼,对吧?”

“聊胜于无。”毛发男说道,“毛发快速自由生长是从一位女会计身上获得的,她正为自己骤然获得的超能力担惊受怕呢,获得了她的能力后,实在是太方便我易容了;五厘米超低空飞行是我从一个两百三十斤的胖屠夫身上获得的,这个能力,呃,如果在一个人均素质高的社区还挺好用的;至于你的能力,你不是还用它换来了两百万吗?”

“我根本就没有拿到钱。”

“本来你今天可以拿到的。”毛发男说,“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在准备赎金了。”

小南捂住了嘴巴,楼下发生的一幕令她惶恐不已:毛发男按住西装男的头颅,嘴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脖子。这是致命的一吻,犹如黑白电影里的吸血鬼咬住了少女的脖子,西装男双腿乱蹬一阵,没过一会身体就像泄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来。他的双腿松弛了下来,两手下垂,空洞的眼神预示着他已在这个世界逝去。

毛发男站起来,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巴,就像刚在饭桌上进餐完毕一样从容。他没有再看倒在地上的男人一眼,便拾步走上楼梯。

凶手离她越来越近了,可是小南的脚步却一步也迈不开。毛发男手上的毛发迅速地往后褪消,裸露出黄色的皮肤,那正是小南的超能力在发挥作用。凶手站在原地,困惑地抚摸着自己毛发渐少的脸庞。惊慌之中,小南终于也看清了凶手的本来面目,那正是她的数学老师何云生。

小南跑开了。在商场的走廊上,有个小孩正捧着破碎了的玩具遥控车哭泣,任凭她的妈妈怎么劝慰也没有用。小南疾步走了过去,她唯一想着的是:千万不能让他发现她。

 

3.何云生

小南已经好几天没来侦探社了。当我坐在沙发上吹着风扇吃着冰镇芥末青瓜的时候,不禁感到有些寂寞。果然还是别人切的青瓜条更好吃些啊。难道那个丫头谈恋爱了吗?以前我就跟她说过,如果谈恋爱了一定要把男友也介绍到侦探社来,现在侦探社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而且可以作为初始社员加入侦探社,以后一定前途无量。

“除非我的未来男友数学也很差吧。”

“为什么?”

“如果不是来这里补习,老师你一点价值都没有啊。”

现在的学生都这样目无尊长的吗?我不禁对我们的时代发出了这样的拷问。

“一年后我要考复旦,根本就没时间去谈恋爱。”小南说,“我觉得应该谈恋爱的是老师。”

我捶她脑袋,“轮不到你来操心大人的事!”

“那样的话,对我们都有好处。不用再担心我出入单身男教师宿舍的避嫌问题。”小南说,“而且也可以减少我的危险。老师天天面对这么青春可爱的我,十分有可能会喜欢上我的。”

我看着她足足有五秒钟,然后滚在地上大笑了起来。

“已经有五个同学给我递过情书了。”小南说,“本来好好的同学,突然间就变得尴尬了起来。真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

我坐起来,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水,对她说,“放心好了,老师喜欢成熟的、富有女人味的女性。”

“是吗,那太好了。”她看起来松了一口气。

明明前几天还这样开开心心地聊天来着,昨天在校道上偶然遇见小南,她却对我说,“老师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好吗,我很害怕。”她垂下眼帘,连看都没我一眼。仔细端量,柔弱的肩膀正在六月的阳光下打颤。这还是那个目无尊长又十分自恋的陆小南吗?怎么好像完全变了模样?我还来不及问个究竟,她就飞快地跑开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回头望去,一个穿着蓝色短袖制服的年轻警察探头问道,“请问何云生在吗?”

我请他进了屋,给他沏上斯里兰卡进口的菊花茶。警察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我打量着他,心里想到的却是这位警察长得真是气宇轩昂。我觉得他不应该去做警察,应该去做演员。此刻,他正坐在矮矮的布艺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不自然地弯曲起来。

“我叫江左,是刑警支队一大队三中队的民警。”他开门见山地说,“你有听说市里最近发生了几起连环杀人案吗?”

满城风雨的诡异连环杀人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4月15日下午,一家服装公司的女会计去银行途中在一条小巷内被杀;5月23日晚上,一个猪肉屠夫死在屠宰场的尸堆里,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前几天,一名男子死于和平商场的楼梯间。据报道,他们颈上都有人类牙齿啃咬的创口,体内失血量为3%到5%,远未达到致死量。这也正是诡异的地方:他们真正的死因是心肌梗塞。

江左拿出一叠资料,从里面抽出几张照片,是监控的截图,“你看看这些图片。”

照片上的都是我,是我插着裤兜信步走在小巷、街角和商场的照片。可那又不是我,因为从不喜欢插着裤兜来走路,总认为那是十几岁的叛逆期小子才喜欢这样做的,而且照片上的人穿的衣服也不是我平常的衣服。

“你看这些监控的时间。”江左说,“4月15日15时37分,你出现在女会计被杀的巷子尽头;5月23日20时18分,你出现在与屠宰场相隔两条马路的路口;前几天,监控录像也拍到你出现在和平商场,同样是凶案发生的时间前后。”

“不可能。”我快速翻动手机,微信群里4月份的排课表已经被清除了记录,但是可以找到5、6月份的,“你看,5月23日晚我监值夜修,班上的学生都可以为我作证。还有——”

“是的。”江左说,“但那晚你离开了教室10分钟。”

“10分钟?”我打开手机地图,从教学楼到谋杀小巷相距4公里,“我从教学楼下楼,骑上我的小绵羊到达小巷,单程最快也要12分钟。10分钟根本不足以我去杀人后再回到教室,我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刑事侦查不是推理小说,我们不靠那一套推理。”江左被我认真辩解的样子逗乐了,“我们不用推理也知道你当晚不在场,因为我们看了教室走廊的监控,离开教室的10分钟你在走廊抽烟来着。10分钟内你往隔壁教室瞥了13次,换了7个抽烟的姿势,从深沉到忧郁再到洒脱不一而足。我想,你这都是为了隔壁班的英文女老师,可惜对方似乎完全留意不到你的存在。”

我尴尬地干咳了几声,给他的杯子里添上茶。

“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江左说,“事实上,这几天我们对你进行了大量的外围调查,已经排除你的嫌疑了。我今天来是想了解一下你有没有双胞胎兄弟,或者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哥哥或者弟弟?”

“绝不可能的。”我斩钉截铁地说,“在推理小说中,犯罪案件的规则是不能出现双胞胎的!”

江左扶额,“何老师,我说了,刑事侦查不是推理小说。在现有的线索下,我们必须排查这个可能性。我建议你电话问下你的父母,毕竟很多家庭秘密子女不一定知道的。”

十分钟后,打完电话的我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怎么样?”江左满怀期待地问。

“我妈妈说要上吊,我爸爸说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苦笑,“因为我问了他们大不敬的问题。”

“是个好消息,不是吗?”江左笑道,“至少以后没有兄弟会分掉你的遗产。”

“算了吧,我老爸又不是何鸿燊。”我说,“这一切都太诡异了。我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问父母自己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其实前两起案件都有目击者,第一起的目击者是一个流浪汉,第二起的目击者是一个六年级的小孩,他目睹了凶杀案后吓得失语了三天,三天后我们才取得他证词。两个目击者都说凶手是一个毛发茂盛像猩猩一般的人,我不知道他跟总是出现在凶案现场的‘你’有什么关系。可是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

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好一阵。他环顾我杂乱的屋子,指着那个斜放在书堆上“超能力侦探社”的匾额,问道,“这里真的是侦探社吗?超能力是什么意思?”

“超能力就是——”我突然醒悟了过来,“对,是超能力!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我翻开我的笔记,上面是我整理记录的一万两千三百五十八种超能力,最后一种是我最近才考据出来的,能力是二重身,获得此超能力者会在无意识下分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只是性格与本体截然相反。

三个月前的狮子座流星雨夜,有一颗绚烂的流星也曾在我的眼眸里消逝。

 

4.陆小南

数学课的时候,何云生总爱走下讲台,站在桌与桌之间的过道,一只手撑在同学们的桌子上,另一只手捧着讲义授课。近来他总爱站在小南的桌子旁,她从不敢去注视他的手,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长出浓密的毛发来。讲到关键的知识点,他还会轻敲几下桌子,更是让她一阵胆战心惊。

现在他终于走开了。小南看着桌子上留下的白色粉笔手印,不禁想他是否洞察到她已知晓他的秘密。不然为何最近总能感觉到他在跟踪自己?她想,也许他只是在等待时机。

“陆小南,跟我出来一下。”站在讲台上的何云生叫她。

同学们都望向她,饶有兴味地观望着她的表情、态度与行动。她假装镇定地站起来,跟着老师走出了教室。众目睽睽之下,谅他不能对我不利。她心里想。

“小南,我需要你的帮助。”站在走廊上,他说。

“什么帮助?”小南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何云生笑道,“我知道你对我有一些误解。”

“我能对老师有什么误解 。”

“在这个城市的某处隐藏着另外一个我,他是我的二重身。你是不是已经见过他?不然你对我的态度不会这么古怪。”

小南没有作声。她在掂量着,这是否是他的诱供?

“古代也曾有过二重身的先例。刘禅,公元258年分离出二重身并被其杀死取而代之。二重身刘禅宠信宦官黄皓,五年后蜀汉亡国。”何云生说,“小南,我需要你帮我找出我的二重身,以侦探社的名义。”

何云生伸出手掌,眼神里饱含着一如既往的热烈。

“好老土好九十年代啊!”尽管嘴上这样嘟囔,小南还是和他击了掌。

“真是令人担心啊!二重身与本体的性格完全相反,我这么纯洁,又这般善良,那么他应该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人了。”何云生感叹。

“真不要脸。”小南没有理会他。在她转过身的时候,她的嘴角却悄悄地扬了起来。原来何老师还是何老师,真好。

又一次,小南在放课后来到侦探社。她站在橱柜前切青瓜条,窗外霁云初散,明媚的阳光在树叶的边缘晃动。与老师在一起,她仿佛突然有了盔甲和盾牌,去面对那个犹如梦魇般的男人。

只是没来几天,与老师一起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汽水吃青瓜条的日子却像暌违了许久一般,就连摇头风扇吹在肌肤上的触感,也蓦然觉得亲切了起来。尽管上了高二,放学在家看电视,仍然会被父亲认为是缺乏自律而加以严斥。只有在老师这里,她才可以这样放松下来,而且还有免费的数学补习。马上就要升高三了,她必须在数学上加把劲,好歹尽量不要拖总成绩的后腿。

“老师,现在你不爱蘸芥末酱了吗?”青瓜已经吃了一半,可是挤在碟子旁的芥末酱还没有动过。

“芥末太呛了。”

“奇怪,明明以前是没有芥末酱就不会去吃青瓜条的人。”

他又拿起一条青瓜条,嘎脆嘎脆地咬了起来,“现在我觉得清清爽爽的青瓜条也不错。”

房间里传来窸窣的响动,好像有什么物件摔了下来。

“可能是野猫爬进了窗台,我去看看。”老师说。过了一会,他在里面兴冲冲地喊道,“小南,快进来,保准你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猫咪。”

“是吗?”小南好奇地跟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猫。老式的红漆双开窗大开着,傍晚半明半暗的阴郁天色流泻而进。地上有一盏磕破了的台灯,其中一块碎片落在床边,有一个透明胶带封着口的男人躺在床底下。她恍惚地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床底下那个男人的面孔和站在她背后的男人一模一样,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天晚了,我该回家了。”小南后退了两步。

可是一把刀抵在了她的腰间。这个不爱蘸芥末酱的男人将她的手脚绑了起来,把她放在墙角,然后把床底下的老师也拖了出来。老师呜呜呜地叫着,眼神满是哀求。他将他口中的胶带撕开,老师说,“有什么冲我来,不要害我的学生。”

“你倒是无所谓,你又没有超能力,只是个不值一提的赝品。她不一样,她可以让超能力者的能力丧失,是我的死对头。所以她一定得死。”凉凉的刀刃在小南的脸颊上游走,“可惜了,这么好的脸蛋。”

“不对不对,你还是得死,要不我永远都是二重身。这有什么道理?”他又改变了主意,“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你看到流星雨后分离出我,我又看到流星得到了获取别人超能力的能力。这是天降大任于我的先兆,我才是天选之人。”

在高高举起的刀刃前,小南闭上了眼睛。

突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何云生用尽力气撞向二重身,将他撞出了房门外。“救命!”他大喊了起来。

门被踢开了。门外的人闯了进来,他大概只看到摔在房门外的二重身,问道,“何老师,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二重身爬起来,将刀悄悄藏在身后。

躺在地上的何云生挣扎着把头伸出门外,“快抓住他,他是个危险分子!”

“妈呀,你真的有个兄弟啊!”来人叫道。二重身举起刀冲过去,大厅里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小南也挣扎着挪出门外,她看到一个蓝色制服的警察正挥舞着一个立地风扇与二重身搏斗。警察边打边说,“不行了,这风扇太他妈的沉了。”

“枪!你的枪!”何云生提醒他。

这时候警察才想起自己原来有配枪过来,他把风扇丢向二重身,拔枪对准了他,“别动!后退!把刀扔了!”

“到底是要我不动,还是后退?”二重身举起了手。

“把刀扔了!”

二重身扔了刀。

“现在后退!”

“好,我后退,后退多少都可以。”二重身慢慢地后退,退到了大厅最远的一个角落。与此同时,他的脸上浮起了狞笑。

“糟了!”何云生惊呼。只见二重身双眼一瞪,警察的手枪哐当掉了,他痛苦地跌跪在地上。“怎……怎么回事?”警察疼得在地上卷身抽搐。

“妈的,又是这一招!”何云生说,“前天晚上,他就是用这招轻易抓住了我。”

“让你们这些人拥有超能力简直是暴殄天物。那个女会计当时正为自己可以骤然生长的毛发而发愁呢,那个高二女生也只会将超能力用在校运动上这样无聊的场合。现在,只要我再施点力道,这个警察的膀胱就会因为过于膨胀而爆炸。嘭!就像插在牛粪里的爆竹一样炸开!”二重身瞪圆了眼,眼球里布满暴烈的血丝,“从来都没有无用的超能力,只有不会用超能力的人!”

小南在地板上蠕动,倔强地向着大厅的方向靠近。二重身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小南同学,现在你离我大概七米,挪动一米的时间需要十秒。没有用的,在二十秒内,我可以让你们三个变成三响炮。”

可是我知道小南的目标不是五米以内的距离,而是跌落在椅子后的手枪,那里刚好是对方的视线盲区。还有五厘米、三厘米、一厘米,小南终于拿起了那支六四式手枪,对准了角落里二重身连开数枪。砰砰砰砰,一阵电光火石之后,二重身仍然在角落上岿然不动,他激动地吼道,“妈的,吓死我了!你妈妈没告诉你小孩子不要玩手枪吗!”

砰!最后一发响了。咔嗒,手枪空仓挂机了。二重身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胸膛,左胸的位置迅速渗出大片的血迹。他倒了下去。

“不要叫我小孩,我已经十七岁了。”小南说。

 

5.尾声

后来,警队来了,救护车来了,许多同事和学生在我的屋子外头探头探脑。二重身被戴上眼罩抬上了救护车,他的心脏中枪,怕是凶多吉少了。

警察在学校的储水池发现了一个高二女生的尸体。江左来找我就是要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没想到差点因此膀胱爆炸。“以后我再也不敢忍尿了。”他说,“那种感觉这辈子再也不想体验。”

小南惊魂一场,在心理机构做了多次心理辅导。失去几天消息后,她打电话给我,“我还是喜欢爱吃芥末酱青瓜条的老师。”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吃芥末酱?”

“这是两回事。”

“早点来我家吃青瓜条吧。”我说,“你还会来吗?”

“当然要来,不然谁帮我补习数学啊。”她说,“而且,我是侦探社的社员嘛。”

“侦探社第一次登场,竟然让你抢了风头。这怎么可以,我才是社长才是主角啊!所以我一定要再登场一次才行!”

“不要,那样惨烈的事我才不要再经历一次。”

“不会再有那样惨烈的事了。”我说,“我相信我们的世界终归是美好的。”

我这话真是大错特错了。此时我不知道的是,往后侦探社所经历的很多事件比这次残酷得多了。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

作者


孔龙
孔龙  @孔龙loong
警察,青年写作者,微信公众号:孔龙故事。
关注

评论内容


李成真
因为五月天《超人》歌词进来的打卡
孔龙
大家好,我是作者孔龙。关于坠楼的时间,假定人体从33楼坠落的时间是4秒,放慢100倍是:4×100*60=6.666666分钟。正打算写续篇,如果有有趣的无用超能力设定,欢迎大家留言~
闲人圆荣
我有一项“超级无用”的超能力,就是“我能预知我自己的死亡时间”。这项超能力成了我生活的困扰。首先,它只对我自己有效,其次,除非我死亡,不然我不能证明它有效。这是一项多么奇葩的超能力呀?它似乎除了让人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以外,就没有任何能利用的价值了!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位已故超能力者说的名言:“从来都没有无用的超能力,只有不会用超能力的人!”。此后的几十年,我每天早上都会对着镜子自问:“既然我知道今天是我生命的倒数xxxx天,我还会去做我今天要去做的事吗?”最终我成功了,我的名字叫“史蒂夫·乔布斯”!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