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谌

当全身湿透的旅人闯进这间昏暗的屋子时,火炉旁坐着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便又各自回归了刚才的姿势与神情之中。

墙上的橱窗里,一个托着下巴的老人望了他一眼,用手指了指炉边,示意他可以在那休息。

旅人并没有挪动脚步,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家售卖镜子的店铺,墙上和地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不同款式的镜子,大的小的圆的方的精致的朴素的应有尽有,在火光的照耀下,倒映出一幅幅纷杂迷幻而又有几分诡异的画面。

“快过来吧年轻人,这边暖和,可以把身上烘烘干。”炉旁一位年纪稍长的老者冲旅人招了招手道。

“你们也是来这躲雨的?”旅人这才缓步走上前去,坐在了炉旁的空椅子上。

“是的,在这种下着暴雨的夜晚,能在荒郊野岭遇到这样的地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另一个穿着考究,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说道。

    “唉,只是不知道究竟还要下到什么时候。”剩下的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男人伸了个懒腰道。

通过几句简单的交谈,旅人这才了解了这三个人的身份:老者是一个诗人,他为了寻找创作素材途经此处;微胖的中年人是一个商人,刚在异地谈完一单大生意后回家路过此处;而黑皮肤的壮汉则是一个车夫,原本在明天之前要拉货到一个小镇,只是不料他们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耽误了行程。

由于出身和经历各不相同,四个人似乎并没有多少共同话题,在与新来的旅人简单交谈了几句后,屋里再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橱窗后的老者似乎是这里的店主,他依然托着下巴一言不发地呆在那里,不知是在默默聆听还是已然睡着。

可距离天亮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屋外的暴雨也没有丝毫要变小的意思,这样漫长而无聊的夜晚真不知该如何打发。

不知过了多久,商人忽然开口提议道:“既然坐着没法睡觉,不如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听说要玩游戏,其余三人原本无神的眼睛里都忽然有了光亮。

“我们一人拿出一个铜钱,放在桌上,然后一人说一个故事,谁讲得最好,这四个铜钱就都归他所有。”

“讲故事?我可不太在行。”车夫摆了摆手表示不感兴趣。

“而且故事的类型这么多,好坏的标准也很难定义,一个寓言故事和一个爱情故事,如何分得出高低呢?”诗人也在一旁质疑道。

商人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继续提议道:“这样,既然我们有缘相聚在这满是镜子的店铺里,就一人说一个和镜子有关的诡异故事吧,谁说得最吓人,能把我们其他人都给吓到,那么谁就赢了。”

思考了片刻后,四个人终于都点头同意参加这个游戏,而商人也表示,既然是他提出来的,就由他先开始讲他的故事。

 

商人的故事

那么就从我先开始吧,这是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真事。

很多年前我的家境并不算富裕,我的父母都是农夫,在镇子上有一个很小的农场,在家里四个兄弟姐妹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孩子,我也因此备受宠爱。

但我生性顽劣,不学无术还肆意闯祸,经常被邻居告状,但我的父母拿我从来没有什么办法。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有天傍晚我偷偷闯进邻居家的仓库,想要从里面找一些值钱的东西去卖,在翻找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了一面小镜子,我将它拾起来擦干净往里头看,发现自己的背后火光冲天,吓得我连忙丢了它四处张望,可周围的一切却平静如常。

我起初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将它揣在怀里便离开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便听说邻居家的仓库深夜起火了,烧得什么也没有剩下,我想起前一天晚上带回的那面镜子,以及在镜子里看到的景象,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再次拿出那面镜子里往里看,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一道伤口,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里却什么也没有。那天晚上我在野外跌了一跤,蹭到了一棵树上,我拿手一摸,发现脸上的那道伤口正巧在早晨看到的那个位置。

于是我意识到这面镜子能预知未来,每当我想做一些事情时,我都会在镜子中看到可能发生的情况,因此躲过了不少灾祸,却没有发现它更大的价值。直到有天我路过市场时,无意在镜子里看到市场上每种商品的价格都和现实中不一样,于是我顿时在里头看到了商机。

我从其他地方大量采购镜子里预言的将要涨价的商品,抛售即将降价的商品,这一进一出的投机行为让我瞬间赚到了很多钱,我从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镇子里最富有的人。

然而我并不满足于这样的财富,妄图成为整个国家最富有的人,我开始带着镜子去各地寻求更大的买卖。我寻找那些即将发生瘟疫或是灾难的地方,这并非是为了提醒那里的人们,而是赶在发生之前前去囤积大量的食物与药品,然后卖给那里的灾民,我的家人提醒我发这样的横财可能会带来极大的不幸,但我执迷不悟,依然我行我素。

后来我用赚来的钱在我的家乡给我的父母盖了一栋很大的房子,希望他们在里面安度晚年。有一年冬天我回到家陪伴他们,夜晚入睡之前我照例看了一眼镜子,却在里面看到了死去的自己,那个画面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青紫的脸像是窒息而亡的。

我怀疑有可能因为曾经的邻居因为嫉妒我的财富而想要在半夜潜入我家将我勒死,当夜我独自逃离了房子,一个人睡在了刺骨的荒郊野地里。好不容易心惊胆战地熬过了一夜,以为终于逃过了一劫,没想到第二天回到家,我发现我的父母却已经双双离世了,原因在于壁炉的煤炭燃烧不充分,导致两人在睡梦中中毒而死。

我感到悲痛又绝望,兄弟姐妹们都没有怪罪我,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假如不是因为自己的贪婪和虚荣,我的父母一辈子在农场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能安享晚年。我靠这面镜子带来的财富最终也给我带来了灾祸,于是我下定决心打碎了这面镜子,不再听从它的指示,一切生死贫富自有命中定数。

现在的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虽然辛苦,但至少算得上是心安理得吧。

 

诗人的故事

虽然不知道你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假,但依然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

现在轮到我了,我想讲一个很多年前曾读到过的故事。

两百年前的欧洲小镇,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一个姑娘相爱了,然而由于战争的爆发,小伙子不得不应征加入国王的军队,前往战场上杀敌。

在分别时,小伙子送给姑娘一面漂亮的铜镜,作为两个人的定情信物,并发誓如果能活着回来,一定会娶姑娘为妻,希望她一定要等他。

可是战争一打就是好多年,姑娘没日没夜地等待着期盼着,一想到自己的心上人她就掏出那面铜镜对着它唉声叹气,保佑他能够早日平安归来。

五年后,国王的军队终于凯旋了,姑娘随着民众到街道上迎接军队,她一眼就看到了骑在战马上英姿飒爽的心上人,她拿着那面铜镜冲上前去,却被他粗暴地推开了,马上的小伙子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假装自己并不认识她。

原来这五年小伙子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被国王册封为了御用骑士,并允诺将自己的其中一个女儿嫁给他,所以他的眼中哪里还容得下当初的心上人呢,他只想着能够在皇宫里过他荣华富贵的生活。

后来姑娘得知了这个消息,郁郁寡欢,最终得病死了,而那一面她天天都要望之兴叹的铜镜最终也不知下落。小伙子最终如愿以偿地在皇宫里娶了公主,过上了不愁吃穿,功成名就的幸福生活。

然而有天他的妻子外出游玩,从集市上买回的一样东西让他惊慌不已,他一眼就认出这是正他当年送给心上人的那面铜镜啊,可是这东西为何会流落到集市上,又是为何刚好就被自己的妻子给买了回来呢。

心虚不已的他想劝说妻子把这面铜镜扔掉,但公主非常喜欢这面镜子,说什么也不肯,他拗不过她,只好勉强同意了。

这天晚上小伙子回到屋里,发现妻子正坐在床边对着铜镜叹气,他看到镜子中的那张脸居然是自己曾经的心上人,受到惊吓的他慌忙过去抢过镜子想要将它砸碎,却被面露凶光的妻子阻止了,她警告他如果再碰自己的铜镜,就和父皇说他欺负自己,他老人家绝不会放过他的。

从此以后小伙子再也不敢去碰妻子的铜镜,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一个更为可怕的事实,镜子中的那个人长得越来越像妻子,而妻子却长得越来越像自己曾经的心上人,也就是说自己妻子的相貌慢慢开始被镜中人取代了。

一天夜里,小伙子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的他发现自己曾经的心上人坐在床上,一边看着他一边发出瘆人的笑容,嘴里不停地重复说着一句话:“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几乎被吓到精神失常的他拿起放在床头的宝剑,一剑刺死了她。

后来的结局你们应该也猜到了,小伙子因为杀害国王的女儿,被极刑当众处死,而那块铜镜后来随公主的遗物永远被留在皇宫的地库中。

可据说很多年后,还有守卫曾在那里听到,从那面镜子中传来的,公主的哭泣声。

 

车夫的故事 

这个故事还真是有点吓人,我本来脑子里一直没有什么想法,但听你们两个说完,也忽然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曾经听到的一个故事。

我们村子有一户人家,一个老妇很年轻时就守了寡,独自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但是大儿子长大后便嫌弃家里贫穷,很早就离开了家,杳无音信,只有小儿子一直陪伴母亲,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直到母亲去世。

在举办葬礼时,消失多年的哥哥却回到了村子,原来这些年他远走他乡后赚了点小钱,娶了妻子,生活也还过得不错,这次路过家乡附近恰巧遇到曾经的旧友,听闻母亲去世,便赶了回家。

不过他回来的目的可并不是为了奔丧,而是想来分母亲留下的财产的,他知道虽然母亲这一辈子不算有钱,但省吃俭用的她必然也留下了一笔不小的遗产,他认为自己有权得到所有遗产的一半。

村里人都很气愤,为弟弟鸣不平,因为哥哥从来就没有照顾过母亲一天,家里的一切都是弟弟打理的,但弟弟却没有说什么,他依然同意把母亲所有的遗产分给哥哥一半。

在分完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后,母亲的房间里还有一面很漂亮的落地镜,弟弟和哥哥说,这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镜子,不如就把它留给我吧,其实也值不了几个钱。但哥哥不让,执意要把镜子割成两半,他和弟弟一人一半。

见百般劝说无效,无奈之中的弟弟怕哥哥闹事影响母亲的葬礼,只好同意了他的提议,可哥哥没等葬礼结束,就带着母亲一半的财产还有那半块镜子再次消失了,伤心的弟弟跪在母亲的坟前哭诉,希望母亲原谅自己最终还是没能保住她生前最爱的一样东西。

哥哥带着镜子走后,用母亲的遗产新盖了一栋房子,并把那半块镜子放在了自己家中。起初一切都很正常,但很快他发现那面镜子有些不对劲,在身边没有人的情况下,他在镜子里居然看不见自己的身影。

他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并不相信他,因为每当妻子陪着他一起照镜子时,镜子总能完整地倒映出他的样子。

哥哥不知究竟是自己的眼睛还是精神出了问题,这天下午,他再次独自走到了镜子前,他在镜子里依然能看到房间里其他一切事物的景象,可还是唯独看不见自己。愤怒和恐惧让他伸手想要砸碎这半块镜子,但万万没想到他刚伸手触到镜面,整个人便失足跌入了镜中。

正巧这时他的妻子听到丈夫的惨叫寻声走入了房间,可左顾右盼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他,当她走到镜子前时,却发现了令她毛骨悚然的一幕:镜子里自己的丈夫居然趴在玻璃上疯狂敲打着,试图想要逃回到这边。

惊慌失措的妻子发出了一声惊叫,一不小心踢翻了那半块镜子,镜子应声倒地后瞬间摔成了粉碎,而从那些残破的碎片中,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并在地板上渐渐蔓延开来。

 

旅人的故事

好了你们的故事都讲完了,最后轮到我了。

在我游历四方的过程中,遇到过数不清的人,也听到过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故事。多年前我路过一个小镇,寄宿在一户人家里,那是一栋很大的房子,装修考究家具别致,一看就是某个富人的房产,但如此豪华的房子里却只住着一个盲人老管家。

管家告诉我,这栋房子的任何地方我都可以任意去参观,但唯独不要去三楼拐角的那个房间,千万千万不要踏入那里半步。

听完这番话我背后有几分凉意,但他越这么说,我的好奇心便越发的强烈,于是那天深夜我还是悄悄地爬上了三楼。拐角的那个房间并没有上锁,我很轻易地就打开了它,借着烛光环顾了一下四周,那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卧室,只不过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霉味,混合着另一种不知名的令人不适的气味。

我发现墙上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正对着床,我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干净得有些怪异,因为房间里其他的东西都落满了灰,唯独这面镜子一尘不染。

我伸手想要摸一下这面镜子,但不同于普通镜子的冰冷坚硬,在我触到镜面的那一刻时,居然感到镜子是热的,而且还有些柔软。

正当我依然沉浸在这种无法理解的触感之中时,我被一声呵斥吓破了胆,扭头一看原来是老管家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他让我赶紧离开这个房间。

从房间出来,老管家拉着我到了客厅,随后跟我讲起了这个房子以及那面镜子的故事。

原来刚才的房间是之前这家主人的卧室,他曾是这个小镇最富有的人,和妻子,母亲还有两个孩子一同住在这栋房子里,老管家十年前便在这里照顾一家人的起居,一家人也算是其乐融融,幸福美满。

直到有天主人收到了一面镜子,他并不知道送的人究竟是谁,自己也从来没有买过,但看这面镜子很漂亮,他就将它摆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可在那之后,主人的脾气就开始变得古怪,晚上总会从梦中惊醒,越来越喜欢对家里人发脾气。而且他每次照那面镜子都会觉得不太舒服,这面镜子上从来不会落灰,干净得从来不需要人擦拭,因此镜子中的那个人总是真实得让人有些恐惧。

直到有一天主人因为和妻子吵架,将一个铜壶扔向了那面镜子,他本以为镜子会破碎,没想到铜壶却被弹了回来,并撞出了凹痕,发出的声音也是金属撞击的声响。随后他试着用各种各样的坚硬物品去砸那面镜子,最后都不能摧毁它,每次发出的声音也随着使用物品的变化而变化。

他用手摸了摸镜子,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暖而柔软的触感,就像在摸另一个人的手一般,他被这种感觉吓得坐在了地上,几乎不能动弹。

于是他开始意识到,或许这并不是一面镜子,镜子的背后是一个和这边完全镜像的世界,只因为两边的世界完全同步,才会显现出镜子的特征来,因此每次照镜子时看到的并不是自己倒影,而是另一个完全真实的自己。

这个事实让主人感到恐慌,他无法接受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自己,他在晚上越来越难以入眠,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最后甚至开始产生幻觉。

他一心想要杀死镜子对面那另一个自己,但因为两个世界完全同步,他俩的想法也是完全一致的,即使用刀刃也无法穿透到镜子背后的那个世界,他明白想要伤害到对面的那个人,唯一的办法只有伤害自己。

最后主人精神失常了,他在那面镜子前杀死了自己的所有家人,然后面对着镜子用刀刃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可在他将刀刃刺入自己心脏的那一刻,镜子对面的自己却竟然没有动手,而是对他发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站在门外的管家目睹了所有的这一切,随后便昏厥了。醒来后的他看到主人的尸体躺在镜子前,可镜子对面的那个主人却消失了,无法接受这一切的他在默默料理了一切后弄瞎了自己的双目,让自己永远也无法再看到那一面镜子。

听管家讲完,我万分惊恐的同时却也感到将信将疑,但亲手摸过那面镜子的我确实感受到了它的特别,或许一切只是心理暗示,或许杀死主人一家的正是这个管家,他编造了这样一个吓人故事以便掩藏自己的罪行,但无论真相是什么,都足以让人夜不能寐。

因此第二天一早我就匆匆离开了那栋房子和那个镇子,从此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旅人说完他的故事,所有人都正襟危坐,被惊得说不出话来,最终大家一致认可他是获胜者,并把铜钱交给了他。而就在这时,屋外的雨似乎也已经停了,见天色开始蒙蒙亮,众人相互道别后,便先后走出了这家店,再次踏上了各自迥异的旅途。

作为最后离开的旅人,刚走出门的他想到应该感谢店主昨夜的收留,于是便又独自回到了屋内。

可当他走到橱窗那里想要和那位老者店主道谢并告别,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橱窗,原来墙上镶着的,也是一面镜子。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四枚铜钱放在了那面镜子前,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

作者


陈谌
陈谌  @陈谌CC
90后作者、吉他手。「一个」常驻作者。@陈谌CC

评论内容


玛德琳和粉红情书
其实最可怕的,都是平常事。贪婪的自己,易变的人心,镜子里你所以为的肮脏,其实都是自己,未发现之时是人生顺境,发现之后便是人间地狱。
高大硬同学
温州人表示在玛利亚台风天里听这样的故事万分惊恐。
肥宅
前文第二段–––墙上的橱窗里,一个托着下巴的老人望了他一眼,用手指了指炉边,示意他可以在那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