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爱情里成为工具人


文/陈雪

跟好友们聚会,好友A的情人S正在不远处加班中,聚会结束我们去喝咖啡,A打电话问S下班了吗,S说,可以下班,也可以继续加班,看你们要聚到什么时候。

A问:“什么是可以加班也可以下班?”

S回答:“身体上已经待不住办公室了,但理智告诉我应该继续赶图,但如果你希望我去接你我就立刻下班,不然我就再待一下。但理智跟身体哪一项会胜利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看你希望我怎么做。”

A有点生气地对我说,他又来了,都不自己做决定。举凡吃什么、做什么,S总是要A决定,总是希望以A为主,表面上A好像被照顾,他却觉得好疲惫。


我想过去的自己,也曾经为了照顾情人的需要,逐渐失去判断力。那时交往的对象比我小几岁,性格也是比较文弱的,我饮食清淡,但他喜欢麻辣锅,我三餐定时,可他时常零食度过一餐,每回一起用餐,要选择两个人都可以吃的店就是个难题,为了不让他难受,我总是配合他,心中隐忍了许多委屈,有回我身体状况不好,他照例又问我:“中午吃什么?”我想了一会,突然情绪失控,大声说着:“你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了也没用,因为我不会说出自己想吃的,我会选你想吃的。”他纳闷地问我为什么。是啊,为什么?我心中呐喊着,不就是因为我挑选的地方你都不喜欢也无法忍受吗?

但这不是单方面的问题。

那段恋爱里我一直在勉强自己,举凡饮食、生活作息,甚至相处方式,两人差异太大,过去的我一定早就放弃了,但那时我希望自己有能力维持一段稳定的关系,所以选择了以“隐忍”和“委屈”喂养爱情,却不知道长期下来却造成我对他的不满,以及对自己的嫌恶,我们越来越疏离,到最后甚至连他外遇了我都不知情。


凡事以情人为中心思考,逐渐地失去为自己判断的能力,这是某一类型好情人(或试图当好情人)时常出现的问题,从生活起居的照顾,到上下班接送,假日的安排,逐渐扩散到了生活里点点滴滴的照应,看起来是在照顾对方,但如果爱的能力不够,这种照顾会凌驾自己的意志,出现勉强自己或者逐渐失去自我的状态。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爱一个人不就是要付出吗?怎么爱才不会失去自我?

那次分手后,我花很长的时间思考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我的感想是“我太想当一个好人”,我太渴望在这次的关系里成为一个好情人,那个念头控制了我,而且我也正好遇上了特别擅长“感情勒索”的对象,我们几乎是一起助长了这个关系的失衡,也一起走向了爱情的尽头。

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好人?成为好情人不对吗?

“如何是好的”或“怎样才是好情人”,有一个复杂的判断基准,会随着个人性格和禀赋,相处的关系和情境而有所调整,心里保存着善良的念头当然是好的,但这份善良需要理智加以整合,比如我与当时情人的相处,我不爱吃麻辣锅,就不该勉强自己去配合,倘若两人饮食习惯不同,试着寻找两个人都有可以吃的食物的店是最好的,但如果总是找不到,试着分开各自吃饭也是一种方式,“一直分开吃饭,还算情人吗?”他可能会问,我想,重点是这两个人能不能在交往时找到一种默契,那不是以单方面的隐忍为前提,而是一起找出两个人都可以接受的共识,这需要更成熟的理解,而不只是单纯的体贴。

有些人会把恋人当作专属于自己的“工具人”,帮忙跑腿、买东西、提东西、排队、付账、接送,大大小小的事都要对方来做,好像这样才是被爱,而另一方也被暗示或自我暗示,就是要做到这些,才表示爱对方。

“我要把你当作公主来宠”,这看似一句甜蜜的话,但实际上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灾难。有些人爱使唤人,有另一些人则在这些表现上得到满足,这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但很多时候,这种工具化的爱情,会逐渐演变成彼此对爱情与亲密关系理解的问题,一方总是在付出,另一方则越来越依赖,衡量彼此感情的重点都在物质上,“爱我就应该怎样怎样”,时常造成追求期间特别努力,交往之后就性格大变,结婚前百般忍让,结婚后突然什么都不对劲。

首先就不能把自己工具化,在衡量如何为对方付出的同时,不要超过自己的负荷,不要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当觉得对方提出过分的要求,要有能力分辨,并且能够拒绝,这不但是为自己着想,也是为了关系着想,爱情是两个人主动、意愿、自主而缔结的关系,你的付出不只是为了满足对方,而更是要因此带给彼此成长,不要用宠爱、纵容或忍让来弱化对方,不要以为只要一昧地顺从,就是在爱,举凡接送、赠礼、照顾,前提是“没有因为这样做而让他无法独立”“不会用礼物的轻重来衡量爱情的价值”。

再者,也不要把对方工具化,人是无法与一个工具相爱的,爱情里最美好的部分是你与这世上另外一个人亲密,相互理解,产生连结,这个相处相知相伴的过程,让你突破个人的自我中心,可以去理解另一个生命,并且透过这份理解与交流,认识自己也丰富自己,这个互动的过程如果被工具化了,你得到的只是一个空心的“付出者”,那些鲜花、礼物、接送、无微不至的照顾,如果失去灵魂上的互动,成为仪式与公式,你们的爱情就无法前进,你自己的生命也无法得到更多的启发。

我们可以为恋人做的最好的事,不只是表面上的行为,而是这些行为背后深深的爱,因着这份爱,有时要拒绝,有时要讨论,有时你甚至得自我控制,只为了这样可以让彼此成长,让这份爱更为长远开阔。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作者


陈雪
陈雪  
作家

评论内容


赵中尉
喜欢你真的经历太多委屈,才换来这一身好脾气。
小黑先生
爱情需要势均力敌,并保持同频
楸心各一半
其实爱对了人,纵使我为她低至尘埃,她也会视我为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