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游艇


文/吴惠子

张小等泡面的三分钟,翻着手机相册里几百张桃桃的截图,做了一个大决定:给自己直播平台的账号充了一千块钱。加上首充的系统赠送,总共一千三百一十四个钻石币,谐音一生一世,正好够给桃桃刷一艘“游艇”。他确认付款后掀开泡面碗上压着的鼠标垫,从碗缝里偷看了一眼:还没泡好。张小饿得有点不耐烦,从塑料袋里掏出一根火腿肠,当场就撕开了。他狠狠地咬了一口,心想:老齐嘴真狠,泡面和桃桃,都让这孙子说准了。
以前在警校住寝室,半夜大家都吃泡面,唯独张小不吃,他跟老齐说自己小时候坐绿皮火车吃泡面吃吐了,这辈子都不想再吃了,老齐说那是他还不够饿,饥饿会让人失去理智,饿急了别说吃泡面,吃什么都不一定。张小当时信誓旦旦,说,吃什么都行,但绝不可能是泡面。老齐端着泡面连连摇头,乜斜着躺在上铺的张小,说,兄弟你路还长,等着瞧,这辈子你肯定还会再吃的。

张小很不屑老齐这种“过来人”的态度,他比自己还小半个月,却总爱在自己面前洞晓人生未卜先知,也怪当年自己疏忽,让老齐那头少年白发的沧桑感给唬住了,不然指不定谁是谁大哥。如今老齐都参加工作好几年了,大哥当得越来越上瘾,只要逮到机会,就会“点拨”张小,臭屁得要死。但张小自己嘴也挺贱的,这些年遇到什么事,心里根本藏不住,总爱找老齐聊。半个月前老齐找他谈公事,当时张小喝了几口酒,嘴快就说了桃桃的事情。


老齐,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别跟别人说。
老齐是个警察,职业病,以为张小惹了什么麻烦,赶忙关心道,怎么了,犯事儿啦?
不是,不是,想哪去了。张小端起酒杯欲言又止。
老齐坐不住了,说,赶紧的,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
张小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继续说,我最近不是帮你们搜集证据吗,不是老上那些个直播平台吗?
老齐眼睛一亮,追问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不是,不是,不是说你们那案子。张小不往下说了,又咪了一口酒。老齐把筷子往桌上一扔,不怒自威,吓得张小赶忙说,我看上个女主播。
老齐一听没什么劲,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问,你具体交代一下,什么叫看上了。
有病吧?我没偷没抢没犯法,跟你有什么好交代的?你自己看吧。张小拿起手机点开桃桃的个人主页递到老齐跟前,说,就她,桃桃。
老齐瞄了一眼照片,把咽了一半的酒全喷出来了,呛得脸红脖子粗。
张小吓了一跳,擦着脸上的口水,有些得意,炫耀着问老齐,惊着了吧?
老齐仔细确认了一眼桃桃的照片,若有所思,挤眉弄眼地说,行,你小子行。
张小以为老齐在夸他,抢回手机自我陶醉道,我跟你一样,第一眼看的时候,也惊着了。
可老齐突然变严肃了,说,唔,不错,嗯,可以,无聊看看也行,别陷太深,可别学别人充钱送礼物。


张小当时就不乐意了,他觉得老齐这个人不解风情,很没劲,顶了一句,哥你逗我呢?我现在虽然比你挣得多,但我又不是个二百五,怎么可能蠢到给陌生女网友打钱?我什么样的女的没见过。

老齐饶有兴致地看着张小,故意抬杠说,你这么有本事,还看什么女主播啊,我告诉你,我们经济侦查科这些年接到的类似的案子多了,大学教授智商高不高?还不是照样被女网友诈骗百八十万?兄弟,爱情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你还是抓紧找个正经女朋友,马上都过年了,你妈不催啊?看你这德行,今年怕是又要躲到我家吧?

张小把面前的碗一推,理直气壮地说,那行啊,我去找正经姑娘谈恋爱,人你们自己去抓,还找我干什么?

老齐理亏没话了,他知道张小虽然没进经侦队,但这些年在体制外也帮了他不少忙。现在互联网产品越来越发达,经济犯罪都开始大肆转到移动互联网了,有些案子棘手,不懂些“旁门左道”,还真是找不到实锤。张小上学的时候就机灵,警校毕业没考上公务员确实可惜,现在这种关键时刻,没他真不行。老齐见势头不对,赶紧安抚张小,说,正经姑娘我让嫂子帮你物色,你先专心配合我们办案,来来,喝一口。

张小端着酒杯嘀咕,说,老齐你不能因为办着女主播帮忙洗黑钱的案子,就戴有色眼镜看所有人,我看桃桃就挺正经的,她跟那些女主播不一样。
老齐笃定地点点头,说那是自然。


桃桃确实不一样,她单眼皮婴儿肥,胸小肩薄,穿得保守从不卖弄风骚。
别的女主播胸前有“料”直播化妆,动辄就是几百万的点击量,有些女的哪怕妆化得不行,对着镜头直播吃胡萝卜蘸蜂蜜也有呼声一大片。桃桃却像一股清流,她端坐镜头前素面朝天地写毛笔字,不说一句话,要不是研墨的时候偶尔抬头笑一笑,真挺像一尊活化石的。有些无聊的人点进直播间看桃桃,发的弹幕也是毫不客气,不是说她“奇葩”,就是“穿太多没看头”。
张小看不惯,碰上说话更流氓的,他就换小号发弹幕让对方“不看滚”,其实用不着他护着桃桃,那样的下三滥早就自己先滚了。只有张小“情人眼里出西施”,每次都从头看到尾,他私心觉得桃桃没有人气也挺好的,似乎“直播房间”的人越少,他和桃桃相处的时间就越多,况且桃桃的毛笔字确实写得挺好,笔势雄奇跌宕遒丽,让张小打心底里佩服,因为他的字真的写得挺丑的。

张小脸长得干净,戴一副很斯文的细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可字如其人这四个字在他身上并没有奏效,他的字写得太丑了。当年他和老齐从警察学院毕业后一起考公务员,老齐一次就通过,进了市局的经济侦查科,而张小吭哧吭哧考了两年,他爸关系都找好了,就等他考过了安排工作,可他最后还是差了几分,张小他爸气得直接住进了医院。老齐当时甚至怀疑过,是不是因为张小的字写得太丑,影响了判卷。

出成绩的那天,老齐找张小喝酒,本想安慰兄弟,没想到他站在大排档举着瓶子庆祝自己落榜,非说卷子是故意没写完的。那么冰的啤酒,张小仰着脖子就吹了,他喝醉了跟老齐说,自己根本志不在此,要不是他爸非让他当警察,当初打死他也不会上警察学院。他两眼通红拍拍老齐的肩,说,你头发白了不起?骗我当你小弟这么多年,今天你也叫我一声哥,来!让我爽爽。老齐从盘子里捡了颗花生米,边嚼边说,也行,我叫你一声哥,今天的单你买。老齐知道张小那段时间没什么钱,故意逗他。张小一听就怂了,赶忙端起杯子敬酒,说,哥,我自罚一杯。老齐心满意足,说,有前途,哥以后罩你。

老齐说话算话,前几年确实一直罩着张小。
张小考公务员两次落榜后,他爸被迫妥协,开始帮他找其他工作,可张小死活不去,就算去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气得他爸把他从家里赶出去,彻底不管他了。张小兜里揣了把牙刷,跑到老齐的宿舍挤了三个多月,吃老齐的穿老齐的用老齐的,每天缩在椅子上对着电脑敲代码。

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号对老齐来说像天书,他虽然看不懂却也不多问,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张小天赋异禀,成功是早晚的事。但有一件事让老齐哭笑不得,就是张小都这么落魄了,依然不肯吃泡面。那一阵老齐也刚谈恋爱,工资本来就不高,除了要接济张小,还要约会,看两场电影就是一百多,到了月底哪还有钱。他提议吃几天泡面挺一挺,可张小死活不吃,说自己每天用脑耗费精力,起码吃一套豪华煎饼,要加三片鸭肉两个蛋,吃完还要喝一罐酸奶。

老齐实在没辙了,买煎饼的时候,偷偷给张小他妈打了个电话,说,阿姨,人在我这儿呢,瘦了好大一圈。回到老齐的宿舍,张小煎饼都还没吃完,他妈就推门进来了,吓得张小鸭肉都掉地上了。老齐还继续演戏,问,阿姨你比我们警察还厉害啊,你怎么知道张小在我这儿的。张小他妈立刻明白了,说,我局子里有人呗。

张小当天晚上就被他妈带走了,她背着张小的爸爸在外面给他租了一间房子,给了点生活费,劝张小别老是玩电脑,钱不够可以要,但怎么也要赶紧找份像样的工作,说完给张小留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走了。张小拿了钱立刻给老齐打了个电话,喊他吃宵夜,两个人痛痛快快吃了顿好的。吃饭的时候,老齐第一次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张小说他想好了,边搞开发边做点别的事情,家里的钱铁定没脸再要了。后来老齐起身去上厕所,张小偷偷在他的外套里塞了几百块钱。


张小对互联网风向很敏感,他一直想创业,但为了曲线救国先解决温饱问题,他决定一边研发自己的互联网产品,一边发挥特长做“线上私家侦探”。张小筛选了几个热度高的网络社区发布了小广告,真的很快就有客户来找他,需求五花八门:有帮忙找人的,有帮忙要债的,但最多的,还是让张小帮忙搜集丈夫出轨的证据。只要客户出钱,张小都照单全收,慢慢也有了一些口碑,生活过得越来越滋润。

老齐一开始也八卦,问张小都是怎么操作的,其实是担心他触碰法律的禁区,可张小只字不提,说为了老齐好,他知道得越少越好。后来,老齐他们接到的互联网诈骗案越来越多,有些跨省跨国特别难追踪,也会私下请张小出马。警民联手,破案率明显提升,张小卖弄说自己是热心群众,惩恶除奸不收老齐的钱,老齐不买账,斜瞪着张小说,兄弟别嚣张,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查。张小老实了,老齐总能一句话制住他。


一个月前,老齐又来给张小“派活”了。
他们经侦队这两年一直盯着市里一家皮包公司,对外说是搞电影的,但成立四五年了,一部电影作品都没有。据说公司签了一批七八线的模特,不演戏也不唱歌,把她们包装成女主播,每天花枝招展在各大直播平台上露脸,光是靠打赏分账一个月就能赚很多钱。他们老板还在外面给自己扣帽子,声称公司主营业务是“互联网优质内容提供方”,吹得有鼻子有眼。

但老齐知道,这家公司不过是专门利用直播平台的打赏机制和签约女主播,帮客户把非法收入合理化,作案手段一旦查实,涉案金额足够老板把牢底坐穿了。但这案子不好办,“洗钱”原本就是多方获益的勾当,何况还牵扯到了移动互联网,目前没有实打实的证据,直播平台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也不肯配合。老齐带着人好不容易找到本市一名疑似涉案的女主播,可姑娘连门都没开,隔着防盗门反问老齐:靠脸吃饭到底犯了什么法。
老齐实在没招,这才找到张小,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老齐说,小兄弟,你这次真得帮我,这案子一破,我至少能记个二等功,开春提干就靠你了。
张小最烦自己这个名字,什么便宜都占不到,正着念叫张小,反着念叫小张,哪怕叫张小强都比张小强,他对此格外敏感,一听老齐喊他“小兄弟”,立马坐不住了,跳起来问,你骂谁呢?要不要我们现在脱裤子比比?
老齐比他还拽,掏出手铐就扔桌上了,说,痛快点,帮不帮?
张小坐回凳子上,默默扒了几口菜,老齐给他倒了点酒,语气软了些,又说,你嫂子怀孕了,刚查出来,双胞胎。
张小抬起头看老齐,竖着大拇指笑着吐出两个字:牛逼。


张小之前也看过直播,不过都是玩游戏的。老齐走后他赶紧补课,注册了一大堆账号,每天游走在各大直播平台:化妆的,吃饭的,喊麦的,闲聊的,看得张小对着手机屏幕直犯尴尬。他分析了一下,发现只要女主播底子不错,会打扮会发嗲,陌生人的弹幕打赏便应接不暇。

桃桃底子也不错,至少不化妆看着都挺顺眼的,但相比之下,她既不打扮也不发嗲,毛笔字都写完厚厚一摞了,粉丝也才刚刚过百,其中还有六个是张小的小号,虽然他庆幸桃桃没什么人气,但也担心她因此没了兴致,再也不直播了。
如果桃桃不直播了,那他不就再也见不到桃桃了吗?


张小用叉子叉起一大坨泡面递到嘴边,烫得脑袋一机灵,让他短暂清醒,反省了片刻:现在自己不仅吃着泡面,还专门为桃桃充了一笔钱,到底是饥饿让自己失去了理智,还是爱情呢?应该是饥饿吧,因为张小抱起碗喝了一口热面汤后,突然有些心疼自己刚刚充的钱,一艘“游艇”可以买多少泡面呢?张小觉得自己像一个猥琐的单身宅男。但也可能是爱情吧,因为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傻傻地盯着桃桃主页上灰色的头像,张小又忍不住胡乱猜测起来:今天是情人节,桃桃还会上线直播吗?如果桃桃上线,是不是说明她没有出去约会,也是单身?

明天就是除夕,送外卖的差不多都回老家了,他本来中午点了外卖,可过了两个小时老板才给他打电话问能不能取消,说没人接单。大过年的,张小也不好发火,只好叫楼下小卖部送了盒泡面上来,他实在太饿了,狼吞虎咽,头快要埋进碗里。张小喝掉最后一口面汤擦了擦嘴,觉得现在的泡面好像比以前的好吃些,他看了看泡面的牌子,还是香港的,顿时决定过完年买一箱囤着。
或许是吃得太快大脑缺氧,张小觉得眼睛有点晕,他躺到沙发上刚想休息会儿,手机就弹出一条特别提醒:桃桃上线了!张小瞬间精神抖擞,心跳加速,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他在胸前蹭了蹭双手,捧着手机时刻准备着为桃桃送出“那艘游艇”。

他早就想好了:桃桃的坐标就在本市,说不定送“一艘游艇”,还能跟桃桃要个微信。其实凭张小这几年混在互联网的本事,人肉一下说不定也能拿到,可他觉得变态,他像是着了魔,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害桃桃,包括他自己。张小有自己的底线,在桃桃这件事上,他很克制。他想要光明磊落。

比如现在,张小想要光明磊落地送桃桃一艘“游艇”,而且让他惊喜的是,桃桃今天居然张嘴说话了。她穿着桃心领荷叶袖的白衬衫,展开红红的空白春联,看着镜头笑笑说,怕你们看太烦,今天就不写毛笔字了。
张小突然对着手机哈哈大笑,他一改往日的矜持,兴奋地发出一条弹幕:姑娘你是不是傻,春联不还是得用毛笔写吗?说完一直盯着桃桃的反应,见她愣住了,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怎么能说桃桃傻呢,真是钢铁直男说话不过脑子,刚才明明就是想说她可爱。
没想到桃桃咬了咬嘴唇认真地回答,不一样,写毛笔字不能讲话,写春联可以。说完又对着镜头笑了笑。


张小受不了了,桃桃的声音和笑容都太甜了。她有半只酒窝,每次笑起来都像是盛满了蜜,张小觉得那亮晶晶的甜甜的蜜,裹挟着,翻滚着,快要从自己的手机屏幕里溢出来了。他把老齐叮嘱他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别说送一艘“游艇”,就算再送一艘也没问题。

可张小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算到,一向人气寥寥的桃桃,突然变得很抢手。他刚刚送出自己的“游艇”不到两分钟,就有另外一个陌生账号给桃桃送了两艘同样的,那个人还在弹幕里留言,夸桃桃字写得好看,问桃桃能不能把这副春联卖给他。
张小有点懵,心想:什么意思?在抢吗?他有点吃醋,说,先来后到你懂不懂规矩。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很快挑衅说,谁有钱谁买,谁不懂规矩。
桃桃看着两个人在弹幕里互掐,有点不高兴,说,大过年的别吵架,卖不卖我说了算。张小服了,桃桃就连生气都这么甜,真要命。


张小豁出去了,他给账号充了几千块钱,一口气又送了两艘“游艇”。没想到对方跟他一样势在必得,迅速追加了三艘。桃桃的春联快写完了,张小彻底丧失了理智,心一横,决定赌一把,继续刷了四艘,只见对方在弹幕里丢了句“算你厉害”便离开了直播间。
桃桃放下毛笔想都没想,直接宣布,这副春联归张小强了。
张小强是张小的账户昵称,桃桃让他用私信发个地址过去,等字迹干了就寄出去。桃桃下线的时候还专门祝张小强情人节快乐,狗年大吉。


张小虽然得偿所愿买了桃桃写的春联,可他花掉将近一万块钱也是事实。他突然冷静下来,变得很沮丧,原因有三:给陌生女网友送七艘“游艇”是其一,桃桃写的春联太贵是其二,其三,老齐拜托他的事情至今还没进展。奢侈消费让张小的脑袋变得很清醒,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三点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关联。张小躺在沙发上掐着自己的眉心,试图理清所有的线索。


张小复盘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突然睁大眼睛坐了起来,懊悔自己被男人的面子冲昏了头脑,遗漏了最关键的一点:刚才那个给桃桃送“游艇”的陌生账号根本不是真粉丝,应该就是皮包公司的“星探”,他一定是想物色像桃桃这样一开始没什么人气的女主播,签约后再进行包装,留为己用,替公司“洗钱”。因为那些一开始就人气爆棚的女主播,自给自足众星捧月,未必会乖乖听公司的话。桃桃被人盯上了!


啧啧啧,难怪案子一直没进展,原来是方向错了。张小觉得自己想通了,不禁为自己的脑回路点赞,翻身刚要找手机告诉老齐,手机就响了,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我正准备给你打呢。张小有点得意。
老齐说,那行,正好,你过来吧,你嫂子说你单身可怜没人管,喊你来家里吃饺子。老齐在电话里笑得止不住,说话都在喘。
张小听出来了,说,我操,看我过得惨你是不是特高兴。
老齐说,别废话赶紧来,上楼买瓶醋,家里醋都让你嫂子吃完了。老齐突然压低声音问,你说你嫂子该不是给我怀了两个儿子吧。
张小幸灾乐祸,说,那你可得好好伺候我了,案子的事我有眉目了,电话里不方便,见面说。
挂电话的时候,老齐竟然还在笑。
案子的事情,张小的确猜对了,但只猜对了一半:桃桃确实被人盯上了,但刚才跟他抬杠的人却不是皮包公司的“星探”,是老齐。


大哥永远是大哥,张小能想到的,老齐早就想到了。


既然涉及女主播,当然女的比男的方便,老齐原本是跟领导申请,请求从市局宣传部借调一名懂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女警员来协助办案,但正逢年关,那边正忙着宣传春节烟花防火治安,迟迟没有答复,他走投无路才去找的张小。说巧不巧,张小前脚刚答应帮忙找找突破口,老齐后脚就接到消息:申请批了。领导还叮嘱老齐说宣传部也很重视这件案子,毕竟直播平台有些内容伤风败俗,一直不好管,正好趁这个机会也摸摸底。
桃桃来找老齐报到的时候,老齐问了她三句话:


之前没见过,新来的?
要是让你直播,你都会些啥?
有男朋友吗。
桃桃老老实实回答:嗯,刚毕业。会写毛笔字。没有男朋友。
老齐用手指敲了下桌子,说,行,挺合适。他给桃桃安排工作,让她什么都别管,什么都别问,就直播写毛笔字,肯定会有人来找他的。
桃桃天真热情,说,我明白了,是不是让我当卧底的意思。
老齐嘿嘿笑,觉得这个姑娘真逗,跟张小倒是挺配的,就吓唬她说,电影《无间道》看过吧?就是那个意思。他哪能料到,桃桃临危受命刚刚半个月,第一个上钩的人居然就是张小。


老齐站在他家厨房包饺子,笑得太用劲,饺子皮儿都捏破了,他挂了电话给桃桃发了条语音:你晚上也过来吃饺子吧,顺便带着刚才直播写的那副春联。信息发过去后他想起点什么,又补了几句:还有,我给你刷游艇的钱,你可得还给我。
桃桃也是认真,请示老齐,问,那张小哥哥的七艘游艇钱怎么处理,是充公还是还他啊?
老齐下午在桃桃的直播里逗张小意犹未尽,这会儿包着饺子还继续逗着桃桃,说,你张小哥哥都买春联了,钱你自己揣着呗,要不咱俩偷偷分了也行,你就把春联送给他,再加个微信。
桃桃当真了,惊讶地说,这不合适吧。


老齐像个神经病,满砧板饺子被他包得东倒西歪,他觉得没什么不合适的,他觉得张小跟桃桃还挺合适的。

责任编辑:金子棋 jinziqi@wufazhuce.com

作者


吴惠子
吴惠子  @吴惠子
作家、编剧。「一个」常驻作者。

评论内容


山林小猎人小新
开始看成了张小等,又看成张小饿,后来发现叫张小😂🙈🐒🐒
梨子先生
然后居然就没有了 从悬疑推理小说变成了狗粮小说?
小确幸
医学生值夜班中,一共睡了两小时。醒来就是情人节,我却没男朋友。我还是下了夜班早点回去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