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


文/阿缺

对小双来说,这种被人搭讪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197号悬轨线很偏僻。从交通路线图上可以看到,城市密集错杂的悬轨线路里,只有它像是一根长错了的枝桠,偏离主城,孤独地伸向西郊区。因此到了终点站,车厢就没多少人了,车门打开,一股冷风灌进来。她抓紧手机,走下悬浮台阶,这才发现已经到了秋天。郊外冷风乍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男生快步走到了她身边,打算说话。

小双对这种搭讪很反感。

就是嘛,认都不认识,在大街上看了一眼,就过来要联系方式。通常会以“气质好”、“觉得投缘”这种名义,但说到底,不就是看长相吗?

也正是这个原因,小双跟闺蜜一起走在路上时,从来都是闺蜜被搭讪,而她只能尴尬地站在一旁——没有这种经历的人,很难想象这种尴尬有多么难受。

所以她有些戒备地后退一步。

男生连忙停下,说:“我知道这样有些突兀……但我一路上都在想,有什么别的方式可以认识你,就是,正常一点的方式……比如跟你一起排队,自然而然地说上话,比如吃饭坐在邻座……但下了这站,我们就要分开了,下次遇见你,不定是什么时候。很有可能不会再遇见了,这座城市太大。所以我现在就过来跟你说话,我叫小聪,你、你好。”

这个叫小聪的男生说话时,语气嗫嚅,满脸通红,显然并不擅长这种搭讪。他长得很一般,脸有点圆,个子也不高,丢在人堆里就会消失不见——这一点跟自己很像。所以小双的戒备心一下子消失了。

“嗯,你好,”她说,“我叫小双。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认识你一下。”

“你现在已经认识了。”她看着他。

男生看了一眼四周。在悬轨站外,有一条长而幽静的道路,路的尽头有电影院,以及简单但温馨的饭馆。

但他想了想,还是习惯性地亮出手机,说:“我能加一下你好友吗?回头可以在网上多聊聊。”

透明的手机面板上,投射出一个安静旋转的二维码。

加了好友之后,男生就离开了。小双缩着肩膀,走上了那条幽长的道路。她其实很希望有人陪她走这条路,但路灯拉扯出的影子,从来只有她脚下那孤零零的一条。这个晚上是她无数个繁忙夜晚中的一个。她回家后还要继续加班,ANNI给她安排了一个电话会议,加完班要为接下来的自考做准备——到时候ANNI会准时跳出来,帮助她复习。通常放下手机,关上ANNI的时候,这一天也就结束了。

但她现在揣着手机,走在路上,嘴角和轻盈的发梢都微微扬起。这肯定是一个不一样的夜晚,只要手机里响起消息。 


隔壁租房的情侣又开始吵架了,小聪把房门关紧,盯着手机,思考怎么发出第一个消息。

“你好”?太生疏了。

“刚刚都在想你”?太浮夸了。

一个笑脸的表情?太僵硬了,而且让对方不好回复。

他懊恼地拍着头,念叨着:“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有事情,找ANNI。

手机屏幕上光影凝聚,投射出一个穿着短裙的少女影像。这就是ANNI,每一款手机都会安装的智能助手,虽然只有巴掌大,但能解决所有问题——尤其是在这个手机支配一切的时代。

他的手机摔过一次,镜头不太好,空气中的ANNI有些掉帧,一闪一闪的。但看到她,小聪一下子就放下心来了。

ANNI听完小聪的话,在空中轻盈地转了一圈,说道:“那交给我吧,我可以帮她跟她聊天,让你得到她的好感。”

“谢谢你。”小聪由衷地说。

“只是……”

尽管知道这只是系统程序故意做出的欲言又止的模样,小聪的心还是又悬起来,身子前倾,问:“只是什么?”

“我需要安装一款插件,”ANNI身影涣散,空气中的光点由蓝色变得粉红,“这款叫做’丘比特’的插件,是专门为跟异性聊天而研发的。”

粉红色光点旋转成形,显出一个心形图案,随后一支虚拟的箭射过来,正中红心。柔媚的广告音响起。小聪想着小双,有些心不在焉,大概听到“丘比特”利用了什么大数据技术,精准分析人类思维,能在线上聊天中,辅助使用者得到聊天对方的好感……巴拉巴拉的。然后是一些成功案例,情侣们靠在一起,感谢丘比特的帮助。这些画面倒是让小聪有些心动,不禁想象了一下跟小双站在一起时的样子。这时,广告到了尾声,全息影像里,是这款插件的购买价格。

3000虚拟币。

他脸上,刚刚浮起的笑容又凝固了。三千虚拟币,换算成现金——是他两个月的房租。隔壁情侣的吵架又升级了,开始砸东西,砰当砰当地响。他环视着逼仄的屋子。他早就想换地方住了,但手头一直不宽裕,好不容易省下点钱……

手机摄像头检测到他表情的变化,ANNI及时跳出来,挥挥手,“丘比特”的广告烟消云散,说:“当然,我们永远不会怂恿任何非理性消费,你再考虑考虑。我们换个话题吧,”顿了顿,她换了个语气,“今天你遇到的女孩子,特别美丽吧?”

小双的脸从记忆里浮现出来。

“额,”小聪说,“刚刚那个插件叫什么名字来着?”


手机震动一下,打断了她的复习。

“嗨,小双同学,睡了吗?”

这句话后面,跟着一个贱贱的动态表情。

她笑了笑,退出了自考复习界面。一身干练职业套装模样的ANNI从空气中显现,提示她今天的复习进度没有完成。她摆摆手,手机识别到了手势操作,ANNI优雅地弯腰散开。

新消息是小聪发来的,那个来跟自己搭讪的男孩。想起他憨憨的样子,小双就觉得好笑。她拿起手机,回复道:“还没。”

消息发过去了,又觉得是不是回复得太生硬了,于是加了一句,“你呢?”

“我也还没有啊,想着过来跟你问个安。”顿了顿,手机上又跳出一行字,“觉得在今天结束前,还是要跟这一天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问个好。”

她的第一反应有些脸红,然后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因为这句话很轻佻,但不知怎么,就是气不起来。她不得不承认,没有女孩子不喜欢被夸漂亮。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例外,但脸上的红晕和翘起的嘴角出卖了她。

她收敛笑容,准备回复,突然一下子不知道回复什么好了。跟异性聊天这种事,对她而言,非常陌生。她能执行领导的命令,与客户唇枪舌剑,每个条款都据理力争,但回复一条明显对自己有好感——显然,自己对那个男孩也有好感——的消息,让她为了难。她怕自己的无趣和不善言辞吓退这个男孩。

“怎么办呢?”她握着手机,喃喃自语。

怎么办呢?有事情,找ANNI。

ANNI跳了出来。听完她的诉说之后,ANNI沉吟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可以帮你跟他聊天,保持和加深他对你的好感。”

“好呀。”

“只是……”


小聪惊喜地发现,丘比特果然很神奇,取得聊天权限后,很快就跟小双聊上了。他拿着手机,看着跟小双聊天的对话框界面,新消息不断地跳出来,而丘比特也逐一回复。

比如小双在那边问道:“你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呀?”

丘比特会停顿一下,然后回一条消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天晚上,都不愿意轻易结束这一天。”然后停下来,等着对方回复。

小聪明白,先前的停顿是故意的,留出恰当的“反应时间”,让对方察觉不到这是程序在聊天。事实上,丘比特偶尔还会停顿更久,有一次过了三分钟还没回复小双的消息,小聪干看着,自己都开始着急,怀疑丘比特插件是不是崩溃了。这时,丘比特才有条不紊地输入,“不好意思哈,刚刚去刷牙了。”

消息发过去后,对面说:“没事的。看来你很注意健康呀,这么关爱牙齿。”

“哈哈,是啊,关爱牙齿,更关爱你。”

小聪看到这条消息发过去后,一愣,赶紧去点击这条消息,打算撤回——哪怕他不会跟女孩子聊天,也知道这句话过于轻佻。这才认识几个小时,说这种话,小双一定会反感。但在他点击撤回键之前,ANNI跳了出来,对他说:“丘比特这么说,一定有自己的道理。等一下哈。”

果不其然,对面也顿了顿,然后说:“你也看过那个广告?”

“是啊,小时候很喜欢用那款牙膏。”

“我也是。”

……

然后话题就围绕着童年,欢快地进行下去。

小聪这才想起,“关爱牙齿,更关爱你”是很早以前的一款牙膏广告语,

“这种问话,用了老广告的梗。通过刚才的聊天,丘比特采集了她的不少信息,对她进行了建模,分析得出,她知道这款广告语的概率非常大。所以这句话很可能会博得她的认同感,从而获得好感,也方便进行下一个话题的转换。”ANNI解释说,“如果对方没听过,丘比特也会有备选方案。”

小聪点点头。这种半真半假的对话确实高明,如果对方接受好感,自然最好;如果生气,就说是玩笑话。简直进可攻退可守。他对丘比特彻底放心下来了。

而另一方面,小双居然还真记得以前的广告语,说明是个念旧的人呢。他笑起来,对小双的好感增加了一分。


小双也佩服丘比特的强大。她给ANNI安装了这个插件后,果然跟小聪的聊天,就变得和谐默契起来了。

丘比特能采集网络上所有的数据,知识点全,博闻强识,小聪的什么话题,都能游刃有余地接下来。有一次,小聪刷完牙后,对她说了一句“关爱牙齿,更关爱你”,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丘比特就回复道:“你也看过那个广告?”并顺着这个话题聊到了童年。

在丘比特聊天时,她也没闲着,在网上查了下那句话,发现它出自很早以前的一个牙膏广告。她没有用过这款牙膏,甚至都没听说过,如果没有丘比特代她聊天,并顺畅地接过了聊天的梗,自己的回答肯定会让小聪失望。

说起来,丘比特真的跟广告里描述的一样,善解人意,很容易博得聊天对象的好感。如果不知道是智能程序在代聊,恐怕小双都会喜欢这个能说会道的“自己”。

这样一想,她对丘比特完全信任了。

她看了眼屏幕,丘比特正跟小聪聊到童年,偶尔逗趣,偶尔怀旧,氛围非常好。她满意地点点头,一股睡意袭来,她把手机放在床边,自己陷入梦乡。


小聪一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翻看聊天记录,发现昨晚自己睡着之后,丘比特依然在和小双聊天。到了深夜三点,才互道晚安,结束了聊天。

这就说明,小双对自己的印象,一定很不错。他高兴地想。

他滑动手机屏幕,聊天记录如流水一般,虽然很多,但他还是一字不落地查看。通过跟丘比特的聊天,他发现小双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而且见多识广,丘比特聊的很多话题,他都感到陌生,但小双每次都顺畅地将话题接过去。他越看越佩服,甚至都有些自卑——这么有见识又有趣的姑娘,真的是自己配得上的吗?

想了想,他又释然了——这不是有丘比特在帮自己吗?只要这么聊下去,很快,小双就会对自己产生好感。

接下来的几天,小聪都在心不在焉地工作,只要有间隙,他就会拿出手机,看一下丘比特跟小双聊天的进展。

进展很顺利。

丘比特很准确地把握住了聊天节奏,在上班时,跟小双联系的频次就降低了——这是为了不让小双觉得自己不务正业;而到了下班后,丘比特会主动跟小双发一些生活照片,有些是丘比特合成的——这是为了向小双展示自己的生活状态。小聪心里很清楚,还会感到惭愧,因为自己实际上又宅又废,生活空间逼仄,完全不像丘比特所营造的那个热爱运动、生活质量高的男生模样。

但恋爱嘛,肯定真真假假,哪能什么都往实了说呢?他这么告诉自己。

聊天记录里出现“哈哈哈”的频率越来越多,说明小双被逗得很开心。其实岂止是小双,他看到丘比特用的那些俏皮话,自己也忍俊不禁。按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很快,小双就会爱上自己吧。

这一天晚上,ANNI又跳了出来,告诉小聪:“现在聊天进行得差不多了,该见面了,不然,再聊下去,小双会失去对你的好奇心。”

小聪深以为然,说:“嗯,是该约出来见一见了。”

“但如果要进一步获得小双的好感,约她出来,就要使用丘比特的Pro款功能。”

而要解锁Pro版功能,需要增加付费。

又是2000虚拟币。

小聪愣了愣,长久地看着这个数字,又划动聊天记录,突然拍了下自己的脑门——丘比特已经帮自己聊到了这份上,难道自己还不能使最后一把力气,约小双出来吗?

一念至此,他果断退出了付费界面,拿着手机,打算给小双发邀约消息。

他的手指放在屏幕的虚拟键盘上,想按下去,但眼前的打字界面突然变得陌生。

他的手指长久地僵在空中,微微颤抖。

他的脑子里空白如纸。

半个小时后,他重新调出了付费界面。


这几天,小双一直在关注跟小聪的聊天。根据丘比特的反馈,他们聊得很顺利,显然对面那个男孩很喜欢自己。

说起来,不聊不知道,聊了之后才发现,小聪原来如此风趣健谈,热爱运动,注重生活品质。这样的男孩子……她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面色暗淡,头发杂乱,不禁有些自卑。

不过有丘比特帮忙,应该能弥补吧。

她由衷地感谢丘比特,五百虚拟币虽然不菲,但能够换得一份合适的感情就很值得了。

果然,一切都朝着顺利的方向走去,不久之后,小聪就开始约她见面。

这是个好信号,说明对方愿意往下一步发展。但丘比特却回复说,最近比较忙,见面的事过几天再说吧。她感到诧异,因为ANNI知道自己的行程,明天就有空跟小聪见面。这时,ANNI跳出来,解释说:“这是欲拒还迎,也是考验,矜持一点,免得他以为你很好约出来。”

小双连连点头。

“等他再发消息来约,就可以同意了,不过,到时我们会做一个小游戏。”


“这是女孩子的常用招数,欲拒还迎,也是对你的考验,”收到小双婉拒的消息之后,ANNI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女孩子都这样的,不会让你第一次就轻易约出来,显得矜持。不过别着急,过几天再约就好了。”

小聪不由叹服,果然是升级版,更加有效了。他完全放下心来,过了几天,ANNI提示他,对方已经答应了和他见面,一起看场电影。

老套而经典的约会方式。

但小双提出了一个要求——她把最近上映的几部新片都发过来,做成了一个线上投票。然后,两人都选一部,如果选的是相同的电影,才能一起去看。

ANNI说:“我推测,这是为了增加默契度和情趣——很有意思的女孩子呢。”

“但万一选的不是同一部呢?”小聪担忧道。

“不用担心,这些天丘比特一直在跟她聊,知道她的爱好偏向艺术类。这几部新片里,正好有一部文艺片,《地球永夜》。有95%的几率,她会选择这一部。”

小聪自然信任ANNI的推断,但还是看了下其它新片,发现除了充满小资情调的《地球永夜》,新一集的《星球大战》居然也刚刚上映。他一直是星战迷,只是这些年碌碌工作,几乎都淡忘了。此时一看到这熟悉的名字,心里不由触动,很想看这部电影。

“但是,女孩重要,还是看电影重要?”ANNI及时阻止了他。

“可是我不喜欢看文艺电影,容易睡着……”

ANNI说:“那也绝对不能去看科幻电影,因为……”她停顿了一下,谨慎地说,“爱好科幻和追求女孩子,是两个极端。”

他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小双看着这些新片的名字,手在《星球大战》上顿住了。她想起很小的时候,自己迷恋那些奇形怪状的飞船,收集了许多贴画。这个爱好还被其他女孩子嘲笑过。

“我可以去看《星球大战》吗?”她小心地问着ANNI。

ANNI的身影投射出来,沉默了一下,说:“我当然不能阻止你去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但根据丘比特的推算,小聪是一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不会太喜欢打打杀杀的动作片。他肯定会选择另一部《地球永夜》,我建议你也选择这部,毕竟,电影可以再看,但第一次约会更重要。”

小双低下头,“嗯”了一声,选中《地球永夜》,然后点击确定。

投票之后,便可查看结果。小聪早已提交。果然,两个选项都投给了《地球永夜》。

明明结果是朝着预想的方向去的,但不知为什么,小双觉得有些失落。


小双和小聪约在悬轨站外。

这时候已经没多少人了,夜晚寂静,一条漫长幽深的道路延伸向远方。电影院闪着迷离光晕,隔得老远看过去,像是一个童年的梦。

在这样美好的氛围里,小聪先看到了小双。 他高兴地走到小双身前。小双看到了他,也笑了起来。

一切都跟丘比特预料得一样。

只是……

小聪正要打招呼,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里冒不出声音来。他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声带坏了,但看着小双近在咫尺的脸,又低下头,看到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才意识到——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小双说话。

小双也是满脸通红,握紧手机。

他们在夜色下站了很久,直到ANNI提醒电影快开场了,才转身,一起走向电影院。


在看《地球永夜》的过程中,他们直直地看着舒缓唯美的画面,手机都快捏出汗了。喜欢的人就在身侧,转头就能看到,但他们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他们都希望ANNI能跳出来,但这时,ANNI静静地待在手机里,仿佛在沉睡。

看完电影后,他们走向不同的路,朝着各自的家走去。

这个夜晚,小双回到家里,还要继续加班,加完班就得复习新划出的自考内容。今天已经浪费了一晚上,她想,恐怕得熬夜才能补回来了。

这个夜晚,小聪回到家里后,隔壁情侣的例行吵架又会穿透薄薄的门板,传到他耳中。他躺在狭窄的房间里,又得在吵闹中翻来覆去,很晚才能睡着。

再次路过悬轨站的时候,小聪突然停下了,他想起第一次跟小双说话时的情形。那次他跟她搭讪,虽然笨拙,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了话,消除了她的戒备。那是一个不坏的开头。他想,那天如果他不是找她要号码,去网上聊天,而是直接陪她走完这条幽静绵长的道路,事情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

这么想着,他不由失笑。丘比特肯定比自己更懂女孩,怎么能怀疑它呢?他握紧了手机。


后来呢?

小聪和小双见光死,再也不联系了吗?

并没有。

正如丘比特的广告语,小聪和小双在一起了,他们成了这座城市里无数对情侣中的一对。

小双依然有打大量的工作要做,要熬夜复习自考;小聪依然缩在狭小逼仄的房间里,隔壁情侣吵架的声音每天都传到他耳中。

但现在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他们每天都在聊天,言语之间,情意绵绵。每一个看到这些聊天记录的人,都会被他们之间的深情感动。他们自己也很庆幸遇到了对方,看着对方发过来的消息,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当然,他们从未再见过面。


责任编辑:金子棋 jinziqi@wufazhuce.com

作者


阿缺
阿缺  @阿缺SF
阿缺,青年科幻作者。

评论内容


YH2
ANNI应该是腾讯出品的,不充钱……不存在的
棠宇
我所有的欲言又止,暗度陈仓,她都装疯卖傻,一一避开。
北半球的少年
越来越智能,越来越便利,真不是什么好事。 有了网上购物,少了三五好友逛街的乐趣。 有了网上订餐,少了做出喜欢吃的美食时的乐趣。 有了网上聊天,少了面对面的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