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


文/咸贵人

她又哭了。

现在是早晨7点50分,我必须在一个小时内赶到公司,这其中要换乘两次地铁,我看着镜子掐时间,觉得今天又要来不及打卡了。发个语音给胖子吧,拜托他看有没有机会偷着帮我打个卡,不然两百块钱是妥妥的扣定了。为什么要搬到离公司这么远的地方来呢?反正都是租房,住的大点宽敞点有这么重要吗?我把牙刷塞进嘴里胡乱搅动着,从镜子里瞥见她又哭了。

她就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一边低头啜泣一边收拾自己的包,包很小,她非要塞进一整摞A4纸张的资料,我皱起眉头看着她似乎是被难住了,她低着头不停地想要折叠那摞资料,眼泪在睫毛上颤抖,“啪”一滴,掉在了包包上,很快顺着包角落了下去。

“小羊皮,很金贵的,不能沾水!”我还记得刚买这个包的时候,她挽着我的手从店里走出来,絮絮叨叨了一路,说这个25岁的生日是这几年来过的最有意义的,有祝福有礼物有愿望,她那时候许了什么愿呢?她不肯告诉我,觉得说出口就不灵验了,当然,后来在她27岁的生日宴上我知道,她希望爱情地久天长,而爱情的另一方线头上缠着的人是我。我在她公司楼下等她,那天下了大雨,她护着她的包从办公楼里一路和我小跑到末班地铁,我们坐在座位上,她的发梢都湿了,手里还在不停地打理着自己的小背包,我看着地铁的窗户忽明忽暗,一路的广告牌高歌着美好生活需要消费,可是我们两个打工仔,未来只在几十公里外的出租房里,如何消费呢?只是那个时候我真幸福,比现在幸福,女友努力漂亮,偶尔脾气暴躁不算什么,毕竟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没钱。

可现在怎么了呢?眼泪不是水吗?小羊皮不是怕水吗?现在怎么不怕了。我正在想,胖子的消息在手机上显示,“你疯了吧朋友,我都快到了,今天例会头儿来开,你敢迟到?自求多福吧你!”

我吸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今天大领导来开晨会,心下一咯噔,火急火燎地坐在门口开始胡乱穿鞋,抓起手边的双肩包,疯一样地冲出门去。

地铁要换两次,一次很近,上个楼梯就到,还有一次很远。似乎是个十字路口,要上下好几次楼梯加上一个很长的中转通道,早上人很多,我挤在人流里,不一会儿衬衫就被汗渍微微有些浸湿了。

早高峰人太多了,就算再想跑起来,也只能夹在人群中缓慢地移动。我恍惚地想,有时候爱情也是这样,我们特别想努力往前跑,但还是夹在人群中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乱了心智。爱情里有多少个弯道呢?第一个也许很近,只是虚晃一枪,可第二个就远了,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最近能赶上的那班地铁。

早上出门时,我和她说话了吗?我努力想了想,是说了的。她抬头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然后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心烦意乱,只想着要迟到了,这个月再迟到全勤奖直接全部扣完,绩效评定也一定会一塌糊涂,连续三个月了,再是这种情况,我一定会被HR叫去单独谈话,早晨是谈心的时候吗?可能是吧,毕竟这个时间段情绪最稳定最理性,哦不,也不是吧,早上刚醒来的那一刻意志力最薄弱,刚刚入秋,北方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被窝里留着的余温就像一颗糖,谁也不愿意掀开被子去感受外面的苦涩,对比太强烈了。

我和她一开始也是这样,温存。我们刚恋爱的那三个月,我的迟到记录和现在几乎无差。她叫晓雅,是胖子介绍我们认识的。那时候我刚进了现在的公司做设计,每天都是修不完的广告图,一天项目结束的聚餐上,胖子的女朋友带她来一起喝酒。

这种相识,真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意外。胖子说我总是单身,胖子女朋友想凑着自己的朋友一起出街,嫌我是个电灯泡,于是她带晓雅来吃饭,在KTV黑灯瞎火的情歌里,胖子起哄,说你俩都是单身,不如凑成一对吧,看你俩走在一起也搭,郎才女貌啊!

郎我知道,没什么才。女我也知道,貌美如花。至少当时的我看到她笑,就觉得温度升高,她像我高中时后排的女同学,因为她递麦克风给我的时候戳了戳我的后背,“给,你唱。”

我想起后排女生在考试时递给我的那张写满答案的小纸条,她对我有意思吗?我不知道。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有些后悔当初毕业时忘记问她一句。可晓雅一开始对我有意思吗?我也不知道。只是我顺水推舟,开始约她单独吃饭看电影。

这就是都市情侣一般的开展逻辑吧,她同意跟我吃饭看电影,起码证明对我印象不错,我回家查了星座匹配度,额,我是巨蟹,她是白羊,貌似搞不定啊,我像个娘们儿一样翻遍了所有白羊座的喜好,知道她活泼、直爽,我很满意,但我念旧恋家,她能和我在一起吗?说真的,我一开始一点信心都没有。拖拖拉拉了两个月,最后还是她表白的。

想到这我咧开嘴笑了笑,这几个月,我都没好好笑过了。我看到地铁上有一对小情侣,男生用手护着对方,两个人一路笑着,温柔地注视着,我想,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

晓雅确实心直口快,是个爽朗的女孩。我们确定男女关系的时候是个圣诞节,看完电影出来,她说你知道吗?圣诞节的酒店根本就订不到。我心里漏跳了一拍,感觉到下体有些发热,这种敏感话题,是给我暗示吗?正在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路边卖花的少年扯着我的衣角,说哥哥你女朋友这么漂亮,不买束花给她吗?我从来不相信这些节日推销,都是宰冤大头的,可那时候我特别感谢他缓解了气氛,掏出钱来三十块买了一朵玫瑰。我没问她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而是把花递给她,开口说了一句我现在都想不通自己怎么能说出口的话,我说,“今晚你跟我回家吗?”

我一直是个腼腆的人,怎么说,至少表面比较腼腆吧。我从来都只跟图片打交道,不善于和人沟通,说出那句话,可以说是毕业以来最色情的了。可是很奇怪,她似乎很满意,当时就牵起我的手,我和别人合租,我们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地滚了第一次床单。

第二天醒来,我看到她长发散在我的臂弯,手臂有些麻,她的发梢还有香味,她睁开眼睛说,早上好,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低下头笑,觉得自己可能是要转运了,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了一个小小的牵挂。

后来我们也一起坐过很多很多地铁,她在城市的另一边,我总在周末火急火燎地去找她,我们吃饭看电影然后上床做爱,再后来她说不如一起住吧,省房租,我说这种事怎么好让你开口,你挑地方,我都跟着你。

我们的关系,似乎一直是她主导的吧,我觉得自己真的有些迟钝。但我也努力了,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搬过两次家,她想要宽敞明亮的窗户,她不在乎离公司远一些,因为周末是属于自己的,她会做好吃的家乡菜,她说有了舒服的住所,周末就不用上街,省下来的钱,其实很划算。

真的划算吗?也许是的吧。我没有算过,因为总觉得未来还远,只要肯努力,一切都是会有的吧。

我盯着站在我前方的那对情侣,听到女孩子娇嗔的说,晚上下班来接我!你不接我我就不回家。男孩点点头,说好好好,没问题。我站在后面哆嗦了一下,想起她以前也这么说过,但她每次都是开玩笑,她不会故意等我,她会自己回家,她就是她,故意撒娇,然后最后不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样想想,晓雅真的很可爱。

在爱情里,有多少是出自于被爱的绑架呢?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感觉到喘不过气来,她不喜欢我加班太晚,有时候我一个人在公司改图,客户经理提前下班了,我还在听从客户的方向修改,她在电话里怒骂,你们那是什么经理,不负责任,凭什么让设计自己和客户沟通!你就是太好欺负了!

我好欺负吗?也许是有点吧。我时常被她欺负。她说过节不想回家,我就留在我们租来的屋子里陪她,爸妈打电话给我,我说工作太忙啦!她不喜欢吃葱姜蒜,所以每次配料都夹给我,她喜欢我吃鸡蛋说有营养,可我小时候差点被鸡蛋噎死,我讨厌鸡蛋,但她说人总要学着长大,你这个讨厌太虚假。我虚假吗?我不知道。

一路疯跑到了公司,刚坐下就到会议室准备晨会。我一翻包,发现装着资料的U盘落在了家里电脑上忘了拔,顿时两眼一黑,完了。

这种完了的念头,让人浑身冰凉。那个U盘也不一定非要用,但我担心大领导会提起一嘴,我忐忑地坐在椅子上,感觉背后的汗更多了。

我和晓雅在一起三年,这种感觉也曾有过。那个时候我在和公司新来的女同事约会。是的,约会。我承认这件事是自己渣,女同事刚毕业实习,是初出茅庐的设计师,她约我吃饭谢谢我带她,我没有理由拒绝。她喝了两瓶啤酒,在餐厅说喜欢我很久了。

那个时候我正在和晓雅因为搬家的事情冷战,我不想住在城西,就像我不想吃鸡蛋一样,但我同意了,因为离她公司近,她没有谢谢我,而是一直埋怨我不提前收拾好东西,让这搬家的一整天手忙脚乱,她说,“我也是有工作的,不是伺候你的,你能不能生活自理一点?”

我生活不能自理吗?没有吧。在没遇见她之前,我一个人好吃好喝住的离公司近,我每天上班努力工作下班偶尔打打游戏,和她住在一起后,她不喜欢我打游戏,我便不打了,总之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宠着她,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逆来顺受的,除了那一次。

女同事吻了我,她是实习生,下个星期就回学校了,我觉得她幼稚但有些萌,她踮起脚吻上来的时候我来不及躲闪,只是简单地碰了碰唇,回家后她发消息给我,说谢谢这个告别kiss。

晓雅看到了。在那一刻,我就像现在坐在会议室的感觉一样。我担心发生点什么,又担心死寂一般的沉默,我百爪挠心,想道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后来晓雅笑我怂,她说我可能还真把自己当个角了,实习生,年纪小,随便调戏调戏你,你是不是就以为她真的爱你?这是女孩子吃醋的方式吗?我当时觉得有些羞辱。我没有道歉,她也没有埋怨,好像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

哦对,这时候已经她已经26岁了,离我送那只奢侈品包给她已经过了整整一年。她不常背着,有重要的场合才拿出来,我觉得那是珍惜吧,却也没敢告诉她,以后我还会买很多包给她。但我知道,她其实也没那么喜欢那些表面的东西,晓雅单纯可爱,她从来没嫌弃我没钱。

我爱她,也珍惜她,她是我在大城市里第一个牵挂,就像我第一份工作那样,我拼了命的付出,最后老板让我走人,原因是我越做越好,越来越贵,我看到了别的公司伸来的橄榄枝,我想加薪,老板说他不需要做的太好的,这一块没有预算,不如就让我走吧。

第一份工作总是跳板,这是所有过来人说的。就像胖子也和当时的女朋友分了手,那是晓雅的好朋友,有一天晚上晓雅哭着问我,连他们都分手了,我们是不是也不会在一起太久?

我太心疼了,晓雅是个不爱哭的女孩。我坚定的摇头,不是的,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

当时的我真的是那么认为的。

再在后来,我遇到过一阵工作上的上升期,我每天都加班到凌晨,回家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从一开始的撒娇、催促,担心我身体难以负担,到最后的争吵,闹脾气,问出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这样无厘头的问题,到最后一言不发,默默入眠。有天晚上我终于完成了一个棘手的项目,奖金非常可观,我兴奋地站在公司楼下打电话给她想庆祝一下,但她一直在通话中,我坐在地铁上还是继续打给她,想她打完了工作电话可以一起出门宵夜,而她一直通话中,整整一个半小时,直到我回到家,她已经睡下了。

我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但就算扯平了吧,感情这条路,没有什么磕磕绊绊,怎么可能呢?

从那以后,我发现有什么东西变了。我们不再经常一起吃饭,偶尔同桌的时候她一直低下头吃东西,不再叽叽喳喳,我努力想说些什么,居然发现这几年来,一直在说的人都是她,我无从开启一个话题,她不再跟我吐槽同事,也不再提要和我一起回家。

我是个男人,我要对一段感情负责任。我开始多回家陪她,但她话很少,我想和她看电影,她说不想出门。我在家和她看老片子,看到一半她说无聊想睡觉,她总是玩手机,却不再告诉我她的开机密码。

两个人关系的开始,是我们拥有了同一个秘密。第一次从床上下来,她扶着我的腰笑,问我,是谈恋爱,还是一晚就算了?我犹豫了一下这样开始的恋情是否过于草率,我应该诚恳地问她一句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的。只这一瞬间,她就立马接着说道,“好好好,你可以考虑,这一次,就当做我们的秘密。”

我没有考虑,我只是想给你一段更好一点的开场白。

而两个人关系的隔阂,也是因为你和别人拥有了一个秘密。我不想去猜,也不想揣摩,我自己经历过,我知道这样挣扎又难捱,我不想让你也拥有这样的尴尬。

可而后的后来,我隐约不想再和她一起吃饭,我不喜欢吃鸡蛋,她总让我吃,我只想坦诚的说一句,她不听。

那个实习的女同事放弃了更好的工作方向,回来继续在公司给我打下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那个公司没有她想见的人。

我很难堪,是的,难堪,我知道这一句是什么意思,但我不想做那个她想见到的人。可她很温柔,她帮我处理所有的事情,陪我工作到凌晨,她买宵夜给我,甚至陪我在公司阳台抽烟,她不会抽烟,硬生生地咳嗽,在那个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又动听。

我承认,在那一刻,我享受尽了虚荣。我发现有女孩子愿意和我在一起,而不像晓雅那样,总是有无穷无尽的要求。她想要一个家,可我知道我买不起,她问我为什么回来得那么晚,为什么不在乎她的感受,我想告诉她,回来得太早,项目奖金就会拿不到。工作太久负荷太重,我开始经常迟到。

这不是我第一次埋怨住得太远了,我有些后悔,要那么大的窗户干吗呢?我们周一到周五甚至到周六周末,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窗明几净,照亮的只是一块地板而已,不是我们幸福的港湾。

有的时候下了班,我也不想回家,我害怕面对质问,也害怕她正在急急忙忙挂断电话。我时常和女同事一起加班到深夜,我没告诉她,那位实习的女生又回来了。

这中间有一天晚上我和胖子一起喝酒,突然有些委屈,居然红了眼眶,胖子拍拍我的肩膀,说什么都别说,他懂。他像个过来人一样安慰我,说你知道吗?一段感情的结束,也许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剧情,不像电影里演的那么激烈,甚至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就是沉默的离开了,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承认而已。

是这样吗?我问自己。我不知道。

我爱晓雅的,但我发现我更喜欢和女同事在一起,因为没有负担,不谈未来。她后来不会说一些暧昧的话,只是默默帮我做完所有的工作,她不提升职,不谈加薪,她说工作很快乐,我知道,或许不是的。

我很痛苦,我发现自己背离了曾经的誓言。是那个时候我告诉晓雅,会一生一世爱她呵护她,我问她愿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她大大咧咧地说,床都上了,能不愿意吗?我觉得她真酷,像女侠,我要保护她。

可现在我累了,我不是不愿意保护她了,我是不愿意保护自己了。我觉得受伤了,不是她让我受伤了,而是我自己让我自己受伤了,我没能遵守自己的承诺,我开始不愿意回家,我觉得烦躁,我不喜欢她质问,不想看她哭,你是女侠啊,怎么可以经常哭。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会议室的椅子似乎年份太久了,有些晃动时发出刺耳的噪音,大领导突然叫我的名字,“上期的总结报告在你那里吧,你拿出来讲一下。”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终于还是遇到了,本来说想逃过去的,但他还是提出要看了,上个星期不是已经给所有人讲过了吗,只是你不在而已。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时间僵在原地。

我想起来了,早上出门前,晓雅问我的那句话,她说,“我们的爱情还在吗?”我抬起头,看着大领导,回答道:“不在了。”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

作者


咸贵人
咸贵人  @咸贵人
「一个」App常驻作者。微信公众号:xianguiren

评论内容


卡卡卡卡卡卡卡喂
当你被我爱你这三个字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 是不是就该放下了
蝶恋花
又一个罗子君和陈俊生,说爱你是真的,说不爱你也是真的。
bingo
是现实,压迫了爱情,消磨了热情,一句话,还不是没钱?